【 專欄五/導引采風錄 】   

從瑜珈轉氣機,南北通勤20年

陳碧玉看見自己的「我認為」

​黃坤瑛

2206-9導引采風錄.png

圖說:上圖左二是碧玉師姐。另三位女士是她的高中同學,男士為高中同學的先生。
圖片來源/陳碧玉

看碧玉師姊的身形及神情,很難想像她已接近「從心所欲而不逾距」之年,也是三個孩子的媽。更難能可貴的是,她雖住雲林虎尾,卻台中、台北持續南北通勤上課逾二十年。現她每周四北上,除了上周四下午種子班的課,還上周四晚、周六早種子班的課,周六下午又跟老師一起南下去台中會館上課,周五在八德會館當一日館長及莫仁維教練的入門班助教。周一至周三在雲林也開班授課,幾乎每天都有練功,難怪她看起來如此年輕及神清氣爽!

 

從瑜珈轉與氣機結緣

 

與氣機結緣前,碧玉師姊練習瑜珈已十幾年,也是瑜珈老師。有次回高雄「達心瑜珈」參與師資研習,正好他們請張老師去上授課,那時她看到張老師的功法及肢體動作就驚為天人,覺得太奇妙了,並決定不能錯過與張老師進一步學習的機會,打聽到張老師也在台中授課,就與其他二名瑜珈老師,一起結伴開車從雲林去台中會館上課至今。

 

問她已身為瑜珈教練,比較瑜珈與氣機的主要不同是什麼?她認為二者是平面與立體不同維度的肢體動作。氣機導引是百日築基、練精化氣、練氣化神、練神還虛、練虛合道的修真之道。瑜珈縱使有八步功法修行之道,卻只著重在肢體及肌肉拉伸的體位法上。但人的肌肉就像橡皮筋一樣,必須保持彈性;拉伸久了,很容易失去彈性。而氣機功法卻是立體的,是全方位的身體開發訓練,八大功法原理統攝所有的肢體運動,又以引體、內臟、導氣等18套功法,強化關節骨骼並開發身體空間,活化臟腑的傳鏈機制,從內分泌的調理到心性的改變,從大腦不想到迥脫根塵一靈獨耀。另外張老師教授的功法及心法,從道教煉丹術、易經、老子、進而融入太極、瑜珈、導引、武術、禪宗、解剖學、心理學、哲學等等,可謂集各家大成,漸漸她就將教學及生活重心由瑜珈轉至氣機導引。

 

不要想,做就對了

 

退休前,碧玉師姊除了白天在銀行上班,每晚下班又開班教授瑜珈,周六還到台北上張老師的課,光想都覺得累,她卻說,白天上班的疲累,剛好藉由晚上練功紓解,反而不累。她深刻體會到想跟做的不同,空想沒用,要實際做了才知道結果,與張老師上課常提醒要我們「不要想,做就對了」不謀而合。

 

問她為何會上這麼多班的課又持續這麼長的時間?她答說,既有的知識讓人變執著,對張老師的說法,大腦經常打結,只好多聽幾次。好在張老師會依各班學生屬性及程度,上課內容或詮釋方式有所不同,尤其現在講上丹田的心法,第一次聽可能不太明白,透過上不同班的課及筆記,去揣摩張老師為什麼這樣講,試著去感覺及去做,漸漸就愈聽愈明白。更能體會張老師如何透過不同方式訓練及整合我們的六根,或為什麼要我們不要想,因為想多了,心就會亂,無法定,也無法鬆!

 

看到「我認為」並應用在與老公的相處

 

上課這麼多年,碧玉師姊直稱自己最大的收穫,是看到自己的「我認為」!也比較能從容看待生活發生的大小事,不會輕易生氣。問她有沒有什麼具體的例子,她提到與老公的相處。她事先幫老公規劃好退休生活,因為老公不愛動,怕老公退休後每天坐在沙發前看電視,剛好長輩有塊地,就安排老公去上修剪盆栽等相關課程,讓他活動筋骨預防老人癡呆。但後來發現老公的做法與她當初的規劃想法不同,她「認為」老公有點本末倒置,不是以種植或修剪盆栽樹為主,卻隨性種起不同的果樹,她因及時覺察到自己的「我認為」,轉而想只要老公高興就好,不要把那麼多的「我認為」加在老公身上,反而可以留給彼此更多的空間及自由度。

 

建議從站樁開始,更深刻體會無極功法

 

碧玉師姊建議初學者要認真學好「站樁」,站椿是一切功法的根本,透過站樁收攝六根,覺察自己的身體是否中正,透過關節把骨骼肌肉的力量傳導到腳底,真的做到氣下湧泉,身體就鬆了。整個站樁的過程不只是與身體對話,也是與心及腦對話,訓練自己不用想,不起心動念。

 

碧玉師姊每天會練無極功法,天旋地轉及腕肘肩鬆開的動作,她認為只要每天好好做這幾個動作,就可以避免筋膜沾黏,並可深刻體會九大關節之間的環環相扣,很多人對身體及關節間的連結不是那麼清楚,以為自己有放鬆,其實沒有,如果那裡沒鬆,用力硬轉就會痛。如同張老師常提及,為何我們學不好無極,學無極不只是學會肢體的動作,故意做得很鬆的樣子,更重要的是要學會心法,學會真正的鬆是對身心靈空間的掌握與控制,她期許自己哪天可以真正做到什麼都不要想,只要去感覺身體及感受當下的起心動念就好了!

 

採訪後記:

人生的機緣真是很奇妙,學氣機之前,原來我已準備去上瑜珈課,因為那時一起學阿根廷Tango的朋友,很多也同時在學瑜珈。但有個朋友當時正好有學過瑜珈及氣機,她跟我分析,覺得學氣機比較好,我因此而踏入氣機之門,至今也十多年了。我們有不少同學遠從新竹、台中、甚至台東,舟車勞頓前來台北會館上課,想想我們在台北的同學,應該要更珍惜這份可以就近上課的因緣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