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專欄二 心田集 】   

道的應用,行道分陰陽

文稿彙整/鄭雅靜

2206-6心田集_edited.jpg

​圖片來源 / 鄭雅靜

修道是為了行道

世間的福報、報應都是自然的天道,道的應用在分陰陽,讓自己選擇定義何為陰,何為陽,繼而決定自己的態度,前提是必須保持清明的覺知。

 

道是最初始的投影源,統攝的法則,德是道的樣子。數是道的計算,作用萬物的平衡。道透過數的不同計算,投影形成天域、地域、人域、自然。道投影在天,有天文、天象、四時節氣運算的天數,結構成善惡吉凶。道投影在地,有木火土金水五行,風水堪輿的地數,形成陰陽寒熱。道投影在人,則有命理、八字、紫微斗數的人數,體現了一個人的個性、外型,甚至執著。

 

道在人域,前有古人所講修身、齊家、治國、平天下,今有個人法理、家庭倫理、工作倫理、人際、社會關係等。道中有理。天有天理,地有地理,家有家規,公司團體也有不同的規章倫理,使其成員受到有形、無形的理的罣礙或制約,讓人在慾望下進行思考,選擇計算,卻無法超越人性的慾望,造成心的不自由。道的應用是行道,修道是為了行道,讓人回到沒有陰陽的道體,自己決定分陰陽,不受理的規矩或牽絆,才能本心自在。

 

數是道的計算

道在數的計算中,行道必須懂得分陰陽,陰陽變化反映出萬物生命過程的能量消長。人處道的時候,不分陰陽,自會客觀,但遇到事情的時候要能分清陰陽,而要分陰陽,必須能鬆,鬆是對空間的掌握感。所以要學習數,數是計算,不是計較,目的在讓自己脫離理的罣礙與制約,最終以量化來表達。

 

數的計算涵蓋有形與無形,有形計算是物質數量的數值運算,無形量化是感覺、陰陽、道的作用。每個人的天賦秉性都不同,性與質都不一樣,但所用的道的公式與盤算籌碼,卻決定了生命的維度。

 

我們的人生常常都輸在計算上,內心有罣礙,腦有想法,侷限在理中用個性去計算,往往無法計算出真相。原因有二:第一,拿不定主意要用哪種計算公式,算不出自己真正想要的價值。譬如,汲汲營營追求金錢的背後,不知道自己真正想要的是尊嚴;經營感情的背後,看不清自己的想正是人性的貪念。第二,計算的內容錯誤。每個人在意的東西都不一樣,如果在意之物越趨於物質,計算量化的內容就越物質化。如果在意的越趨近精神,計算量化的內容就會越抽象。

 

其實任何事情都有得有失,問題在於無法調整自己內心的狀態。若不用想而能分陰陽,量化出「失」的價值,人生自有另一番光景。以新冠疫情為例,如果只衡量新冠疫情的物質性,執著在理上,如計算每日的確診數、死亡率,量化的結果自然是凶。如果能換算到疫情的精神性,思考大自然可能在暗示人類要學習與自然和平共處的自律模式,養成自我生活規範,體會到旁人好自己才會變好,人才能見素抱樸,少思寡慾,維持精氣神的良好狀態。

 

從人算到天算,道理由人心而定

道的計算要清楚知道用哪個界域,域有不同界面與級別,如天道、地道、人道、物道,不同級別各有不同的籌碼,是天算、地算還是人算?重點在於覺知自己靈魂存在的狀態,不能使其受到意念或想法所包裹阻礙。人的靈氣遍布全身,總主宰在上丹田。靈魂是沒有想法時的腦的狀態。

 

所謂「人心惟危」,不同的維度,有不同的計算內容。不同的關係,也有不同價值認同的算法。「善數不用籌策」數的計算要客觀,就不能一味地計算自己的條件和立場,但盡人事後,有時還得計算無形之數。天算是人的業力、精神力。地算是心算,心定與否。人算則是人性慾望的一切數據。

 

從人算、天算,算到人心,將心比心、初衷,都是「玄之又玄眾妙之門」的算中有算,叫做「玄算」。有時算有,有時算無。有時算陰,有時算陽。有生萬物,無生變化。真空生妙有,一切都從虛無中誕生,有從無中來。

 

天道之心是天心,地道之心是地心,人道之心叫做人心。行道算到人心後,才能轉換成人間各種道理。道的一切算法,最後都在道心中。道的理,不受天理、地理而定,而由人心決定。

 

人有道心,內心清明,心「厚德載物」,會形成各種不同的天意,自然浮現道的理(非大腦所想),即為陰陽之道。「道法自然」指道把自己算成各種不同的樣貌,不管是有情或無情眾生,動物、植物、蟲魚鳥獸,我們都是道計算而形成的樣子。如此,人要執著於認識自己樣子的那個你,還是回歸生命的計算,道的應用去認識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