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專題  / 疑義相與析・之一    

略說身心靈修練次第

一晚班的討論與分享

​彙整紀錄/范家豪

截圖 2022-06-10 上午9.23.35.png

點擊圖片即可放大
圖片來源 / 范家豪

一趟累世的修行

氣機導引的練功階段,「百日築基、練精化氣、練氣化神、練神還虛、練虛合道,道法自然」,以三個區塊環環相扣,分屬下丹田的「身」、中丹田的「心」、上丹田的「腦」,過程中包含「爐」、「鼎」的變化,更蘊含著解剖學、心理學、哲學、宗教學的交替運用。


百日築基

築基,意指一步步紮實的實踐,建立基礎,打好基底,除了築「身」的基,亦是築「心」的基,築「腦」的基,每一階段的精進,有著不同時間性的發酵,百日,意指要花很長的時間,十年、二十年,甚至是一輩子的修行,修行「身」、「心」、「腦」的精進及整合。


練精

起初的「身」,在肉體上是僵硬的、心是不安定的、腦是充滿雜念胡思亂想的,這一階段的修煉以肉體為主,將僵硬的肉體放鬆,在「引體功法」的動作中「螺旋、延伸」,所作用到的部位,透過運動神經帶領感覺神經的拓展,藉由感覺神經回傳的訊息,探索肉體的領域,了解身體的基本結構,肌、骨、筋、膜、腔,九大關節,踝、膝、胯、腕、肘、肩、腰、胸、頸,從肌肉、骨骼的鍛鍊到與之連結,再進而探索到筋膜、腔體的「空間」。

此時的心是不安定的,腦是充滿雜念的,所以我們試著在大腦下一個指令,「專注」,以專注這一念來替代紛亂的思緒,專注在感覺肉體上,肉體為「爐」,腦為「鼎」,藉由爐與鼎的「專注,感覺你的感覺」,腦袋不再胡思亂想,慢慢也減緩了心的浮躁,此階段為「有形」的肉體修煉,所能看到的是肉體這座「山」,「見山是山」。


化氣

當「身」的修煉,肉體不再那麼僵硬,身體動作的協調穩定度有一定的程度後,接著,我們開始探索「呼吸」,發現身體除了肌肉、骨骼、筋膜外,呼吸與肉體有密切關聯性,呼吸急促時與平緩的呼吸是截然不同的作用。而影響呼吸的變化,一是物理性作用,如激烈的、快速的運動,另一就是情緒造就的化學變化。不同的情緒,身體會產生不同的張力作用,這張力作用背後,就是「內分泌系統」的作用變化,交感神經與副交感神經觸發的樞紐——「心」。所謂「心息相依」,心的起伏狀態,影響了呼吸的變化。


練氣

那「心」是什麼?有次慧可請達摩祖師安他的心,達摩祖師只說:那你把心拿出來。它摸不著又看不見,我們要怎麼練呢?「觀心波」,「  F’ F x N123... x X123.. 」,是張老師提出藉以檢閱當下本心的方程式, F’為當下本心,F為心理空間(原始心理空間/心事佔用空間),N為情緒反應(情緒的種類及強度),X為心事經由大腦向外連結的強度。F’當下的本心,由大腦進入的訊息,事件的不同,牽動喜怒憂思悲恐驚等不同情緒反應(N1、N2⋯)及不同的情緒強度(N值大小),不同的事件所形成的心事,將會透過大腦往外連結尋找消弭事件對心理造成的壓力(X1、X2⋯不同的事件,X值大小為連結強度)。也就是當眼耳鼻舌身意六根的訊息,經過腦,再往下download 到心時,我們起了什麼反應,激起了多少的震盪?心理空間的大小決定了心能量的強弱。

觸發自律神經作用的樞紐點在「心」的起伏,但要啟動哪一自律神經系統運作的開啟點在「腦」。自律神經的控制中心,在「下視丘」,位於視丘下方,通過腦垂腺連結神經系統及內分泌系統。

外界的訊息進入先到大腦前額葉皮質區制約處理,若無法破解,大腦便將事件下載到心裡,成為心事,期待日後加以解決,便日思夜想,往外尋找消弭心事的可能。心事多,大腦的念頭也多。心的起伏影響自律神經系統,由身到心在動作上的訓練,當「身」的階段,鬆開了肉體干擾,由「內臟」功法的「開闔、絞轉」,活絡腔體,按摩內臟,平衡了內分泌系統,透過「慢、勻、細、長」的呼吸,穩定呼吸的頻率,平穩心性。此時操作功法時,搭配的音樂曲目,目的是訓練隨著音樂的旋律起伏,但只是感受其節奏頻率,而不是被音樂情緒帶著走。當你出現情緒反應時,不用壓抑,一方面是讓你看到情緒的存在,就只是觀著,然後在鬆開的身體「空間」中,把情緒轉化掉,一次次,心的起伏也就消停了。


化神

當心不再劇烈起伏,也就不再透過大腦向外連結,尋找消弭心波起伏的法門,大腦便能慢慢的「空」掉。這個階段,我們將原本修煉肉體的「爐」,移到心的位置,主要在修煉「心」;將原本在腦的「鼎」,將專注換掉,換個演算法,換成「空」的腦,這是「移爐換鼎」。

以「有形的肉體」訓練「無形的心的作用」,「以有練無」。而心這座山,是肉眼看不見的,此時的訓練,是「見山不是山」。


練神

腦中的意,有幾輩子累積的訊息,加上後天的教育、社會規範,形成了「識」,也就產生了定義、設定。有了「識」,對應到六根,形成了「識識眼、識識耳⋯」,我們往外看或吸收就不再純粹,也成為形成執著,產生妄想的關鍵所在。把「識」破除了,「轉識成智」,才能還原出其本來的「性」。

初期,在「導氣」功法時,經由「靜心」,氣在其中才能「旋轉」,再透過空間的「壓縮」,進而將氣機「共振」至全身。至後期,動作已經熟稔,不再依記憶及指令執行,大腦就不再忙碌;動作流暢,也就不會使心產生波瀾,始而進入參悟「無極」的階段。

肉體「鬆」開,有了空間,心不再起伏,是「靜」的,腦中是「空」的,心即是腦時,動作中一切只「覺受」,覺受無中之有——「無中生妙有」的運行。還是肉體這座山,卻已經可以覺受到「空間」的運行,「見山還是山」。


還虛

當不再是肉體、關節的鍛鍊,透過「精、氣、神」階段性的修煉,修煉出「元精、元氣、元神」,回歸到四象之氣「天、地、玄、黃」,「黃」,是子午周天卯酉周天,也就是下丹田的結丹,「元真之氣」,屬「有」,元氣會耗損,所以需要一股在空間中運行的真氣運行補氣。「玄真之氣」屬「無」,兩者為「有無相生」,「天」就是靈氣,屬「陽」,由靈魂帶來的氣,是何其自性本自俱足的存在,「地」是心氣,屬陰,虛靜之氣。靈氣投影了心氣,練神還虛,不用想了,迥脫根塵,一靈獨耀,自性出來,還虛了。靜是了解內心是虛的,心若無事境自遷,心若有事境自困,外境隨心而變。我們現在做不到,是因為我們還有種種妄想,身體沾黏,所以我們才要從練精化氣開始修煉,逐步把元真之氣、玄真之氣、心氣、靈氣找回來。

從身體開始不斷往上精進,若以「日日勤拂拭,勿使惹塵埃」,來表述肉體的修煉,那「本來無一物,何處惹塵埃」,就是心的本然狀態的寫照。心就像一面鏡子,經過什麼,它就照映什麼,原本就是一個「虛靜」的狀態。

識的存在,讓我們看到對方時,在腦中運算出一個對方,進而以為這個運算出的他,就是真的他,殊不知所運算出來的他是「幻」,當腦中沒有識,返還出了「性」,一切只有「覺」,覺對方的存在,是真,我腦中的是幻,才能「覺真」。


界域之主

每個人都能成為「界域之主」。我們原本看待事情會有主觀,不斷修煉,慢慢沒有了主觀,可以用更高的維度,看到「域」的境界,才能在不同的場合,不同的領域,做出最適合的行動。到了高階維度才會知道,不能太有想法,不需要每件事情我都要去接觸。場域是個生態,就觀著,覺察到該出手時才出手。

在練「無極」時,沒有在想手要怎麼動,也不會設計好等一下要怎麼動。當你沒有想要怎麼動時,身體這個域怎麼動?我們就是在觀這個部分。

疫情教我們的,不就是「他人安全了,你才安全」,假如周圍的人都染疫,你是慶幸自己沒有染疫,還是反思著自己又能有多好?人與人的場域中,他人好,環境好,我也才能好。


一層層的投影

眼耳鼻舌身,第六識是「意」,再往上,還有第七識莫那識,第八識阿賴耶識。我們試著以電子訊息來看,第八識的阿賴耶識像是雲端硬碟,是虛無的存在;第七識莫那識像從雲端輸出的訊號IP,這輩子的肉身只是載體。

當莫那識從阿賴耶識輸出lP值,這IP進入肉身這載體,便開啟了第六識「意」,並開展了這輩子的一切行為模式;反之,當我們從這載體逐步往上修改時,脫離了肉體的IP值也隨之修改,回到阿賴耶識。到了下輩子,修改過的阿賴耶識,輸出修改過的IP,再進入另一載體,便再次踏上修煉的旅程,另一個十年、二十年乃至一輩子,進行累世的修行。


修「當下」

下輩子,聽起來好遙遠、很難產生連結,而又如何知道自己在什麼功力階段呢?我們在「法界」悟道,終要回到「世界」,離開了動作功法的修煉,生活才是根本的修煉。即使平時多麼理智,當事件到來時,剎那間,真正的根性,表露無遺,張牙舞爪。有段時間在照顧家人,本來是很痛苦的應對,但有次突然感應到對方的苦難,也純粹回應出我此時能做什麼使其更舒適,當回頭覺察「我怎麼了」,發現到「啊!原來我的功夫還不夠!」我們付出修行,檢視身的狀態,心起了什麼反應,大腦裡的迴路,三個區塊的一統江湖,最後對決的是「當下」剎那的功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