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專題  / 疑義相與析・之二    

煉什麼?化什麼?

莊朝傑

木材花

圖片來源 / Wix

作者聲明:本文觀念不一定正確,請斟酌參考。

 

修行的次第由具相的身體,無實質的精神,以至於虛、空,繼而達道、自然。道與自然層級太高,我難以體會,連個方向的蛛絲馬跡都無從得知。今謹將前三部分依老師上課內容,自己加以臆測,自湊成一個構圖,分享如下。

 

「煉、爐」好像是指動力的源頭,我們操作的部分。「化」應該是要被消減;要被解除作用力的部分。「鼎」大約是要被改變的標的物。

 

一、煉精化氣:
 

爐在身體,鼎在腦、意識,要變化的是中丹田心的整合。身體做動作的時候(煉精),我們的意識(神、腦)常受到心的干擾(因痠痛而囫圇混過動作、動作不熟一直在回想、覺得配樂喜歡或不喜歡、掛念下課後將要做的事⋯),而不能專注在身體的各個小空間裏。這階段就是要消除心(氣)的障礙,把腦意識「煮」成「專注」。這時心的作用是存在的,但必須存在於「不干擾意識專注」之條件下,此階段煉的是「專注」。

 

二、煉氣化神:
 

爐在中丹田(心),鼎在意識、腦(神),要化的是意識的分別。我們無法讓五根(眼耳鼻舌身)不接收訊息,接收到的訊息(五塵;色聲香味觸)總會刺激意識(第六識),依累世而來的先天意識或後天學習與經驗而成的後天意識,做出種種分別,藉由神經和內分泌系統下指令給心及身體,產生怒恨怨惱煩⋯。「煉氣化神」從字面上粗看,好像是先「煉氣」再「化神」,其實是先「化神」以「煉氣」。心氣乃自主神經與內分泌系統,主管心跳、血壓、呼吸、臟腑的活動、⋯,具有獨立作用性,它是配合意識而表現,而不被意識操控,所以無法單獨地只煉氣,而是藉由改變意識(化神)以減低心氣的反應(煉氣)。例如嘗試站在對方的立場考量,或告訴自己所認為的不一定是真相。說服自己,讓意識被訊息(境、五塵)刺激的程度降低甚至轉成正面的意念,以逐漸減少後續對心及身體的影響力,以上是化神的「化」,化掉意識的力量,使它成「空」。另也可同時從「心」著手、當「心」受到自主神經與內分泌的作用時,意識會刻意新生另一意念警告自己:如此衝動會讓情況更糟——而試著壓抑衝動;如:深呼吸、等待幾分鐘或幾天,盡量消減心的力道,此是「煉氣」、「爐在心」。這階段心的作用也是存在的,但只存在於「讓意識不造成影響」的條件下,煉的是「空」,把腦意識煮成「空」,面對世間的人事物互動,提高維度、擴大心量,以達「意識空」、「不要想」;但是想要「不要想」也是一種「想」,仍然是意識的作用,所以不要奢求直接就要到達「不要想」,仍然要從「有想」開始,要練習「換個角度想」、「站在對方想」、「可能自己是錯的」,搭配三思而後行,漸漸再轉成「一旦發現有想,立即脫離那意念」,亦即斷絕該意念的養分,讓它枯萎,無法下指令作用於心。日積月累,希望逐漸可以到達「不想」的境界。

 

三、煉神還虛:
 

在第二階段已將腦意識(神)煉空了,只剩下身體(精)和中丹田(心、氣),所以爐回到身體,鼎下移到心。腦意識仍然存在但已經煉空了;訊息依舊進入,意識卻不起作用,只有「覺受」沒有「分別」,就不會下指令給心,即不會產生自主神經與內分泌的變化,當然不會引起心的波動,達到「中丹田心的空」,內心是安靜(空)的,腦意識也是空,心空、靈空即是處虛(還虛)。此階段的心是不起作用的,是要將鼎內的「心」煮「空」。階段三實際上就是階段二的終極狀態。

 

「道、自然」我無法體會,「意空」、「心空」也無法被人立意直接到達,所以我決定放棄以「不要想」、「空」為目標,退而求其次,單求動作的「嫺熟與專注」,藉著做動作或日常事物中逐漸培養專注的能力,希望隨著專注力的提升,使得專注的地方消減以「趨近於空」。另外,若一味地講求專注,可能會走偏到執著,所以只能講求當下的專注,亦即「當下的覺察」,過了就放走,嚴守自己與內、外境的接觸點只在當下的那一剎那,就如同鏡子呈像一般,物來則受之而顯像,物去就捨離而不留痕跡。目前我只向「專注」和「當下的覺察」努力,「空」、「不空」不在我的能力範圍內,根本無從下手。

 

 

作者附註:

累世永存的第八識(阿賴耶識),猶如宇宙雲端大資料庫,含藏我們累世以來的習氣、果因、⋯等種子,其中因緣成熟的種子於受胎時發起第七識(末那識),以類似潛意識的形態發展成初步的第六識(先天意識)。先天意識於出生後再經後天當世的教育、自修、風俗文化、環境變遷、生活經驗⋯等影響,隨時做改變而形成個人完整的第六識(意識),它直接對五根所接收的訊息(色聲香味觸;五塵)做認知與分別(好壞喜惡),決定我們的思想與行為。這些思想行為和意識之間,隨時互相影響而變化,並經由第七識上傳第八識留下記錄,即所謂的「種子」,如此循環地影響我們未來每一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