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專欄一 / 體證道德經 】   

為道者惡作之,神靈自現守則六條通

管窺老子在身體的道與德

文稿彙整/賴鈺晶

幼苗

​圖片來源 / Wix

第24章 不處篇

企者不立,跨者不行。

自見者不明,自是者不彰,自伐者無功,自矜者不長。

其於道也,曰:餘食贅行。物或惡之,故有道者不處。

只有螺旋沒有多餘

生命的練養是一輩子的人生大業,所謂百日築基,就是以身體為基礎,以身體為生命練養的起手處,透過下丹田的空間開發,修練身體的觸,轉身體的動能、動覺,通往上丹田的靈覺,出神入化,返還自性,最後聖人抱一,修練者自現無分別、無二分、無對立的道體,如明鏡通透,融自然一體,讓與生本有的神性、佛性,不因大腦的認知,第六識意識的想法、觀念、知識的綑綁繫縛,弱化了神靈之力,遮掩了佛性之明。

如何練成大腦不認知,不要進入大腦皮質區作用,不落於六根訊息皆為第六意識主導對焦的無明呢?透過煉精化氣、煉氣化神、煉神還虛,轉化「覺」的層次,從感覺由動作帶動肌肉產生的痠痛麻…的有相,去看到看不見的存在,以靈覺洞見恍惚之物,無狀之狀,無物之象,氣的波動(波粒二象的波包)的無相。透過無極啟動靈覺,故當身體在無極中時,身體處在螺旋的宇宙基本能量狀態下,氣泛流於百脈竄行,身體不斷流動,一氣運行,於是超越了任督陰陽。螺旋之外,都是多餘。故老子說「其於道也,曰:餘食贅行。物或惡之,故有道者不處。」對道來說,一切的慾望、知識、複雜的心念…都是執著,都蓋住了生命的核心、本體,都是畫蛇添足,多餘的,有智慧者、有道者會嫌惡遠離,損之又損,不會犯這種錯誤,而掉入那樣的陷阱,迷蒙了自性。

呼吸動作不企不跨,自見自是自伐自矜皆是障道陷阱


會遮掩神靈自現的「餘食贅行」有六,是練功要避免的陷阱。

 

一「企者不立」。

人踮腳尖,乃是為求高度。因為企是強力的呼吸喘息,腳跟是踵息,故從養生的角度,不能常常為之,身體要保持平衡。人不可以每次都想著看高看遠,人類已經把自己站起來了,不要因為自私而提腳跟,貪圖方便。

二「跨者不行」。

跨是速,追求快。呼吸強力、動作快速都是無法長久的,對人沒有太大好處,有道是「飄風不終朝,驟雨不終日」(道德經第23章)。

三「自見者不明」。

練功時切勿ㄧ直想讓自己的外形顯得鮮明、流利、好看,想要透過身體表現什麼,有目的。那反而看不到內心真正的目的,反而離開了功法的意義(明)。所以老子在道德經29章說「為者敗之,執者失之」。所以愛表現自己,強調動作的外在感覺,即是求外形。求外形者就是企者、跨者。人一直追求外在就無法看到裡面的自我,所以要修掉,修掉浮誇。練功的每一個步伐不是故步自封,而是要讓每一個動作都是在找尋內在之存在。

四「自是者不彰」。

練功時不能執著,不能自以為是地認為自己已經是如何,覺得自己就是這樣,看法就是這樣。以為自己最聰明,自己已經足夠,那就永遠沒出息。要不斷的學習、改變,我不是這樣,要更好。

五「自伐者無功」。

自伐就是自誇,很有定見,做動作覺得優雅、美麗、很酷、很快。加油添醋,很誇張,故意很有樣子,明明是「大」有為,卻裝著是「無為」,這就無法進步。外形誇張,內在無有東西。老子講無為講處虛,講以退為進。要不斷的退、藏、隱、沒,心得要藏在裡面,外面要一團混沌。有方法就不好,有想法就學不會。大音希聲,大象無形,最高的高度是深度,要湧泉生根,多深就多高,但是看不見高度。人求高,最有用的是有多深,深是藏出來的,越藏越深才有功。自伐者自誇,不藏不深,就無功。

六「自矜者不長」。

驕傲者以為自己很高,不能長久。因為不會改變,所學就無用。

「其於道也,餘食贅行。」以道的觀點,企、跨都是多餘的,是畫蛇添足。最後自己也不像自己。人、身體、一切的邏輯都是如此。「物或惡之,故有道者不處。」所有知道「道」的人物,有智慧的人,有道者都不會犯以上的六種錯誤陷阱。所以練功做動作,不要過度。或行或隨,跟著做,呼吸慢勻細長,不要企不要跨。直通內在虛空的存在,所有的贅為都是知識,都是人的認為。人的認為要滅掉。因為眾多的知識、欲望只會搶走人真正核心的東西。客搶主位。人核心的神靈,人性本質的東西,自性的東西就會顯現不出來。故老子已同時在第22章反語面命:「不自見,故明;不自是,故彰;不自伐,故有功;不自衿,故長。」語重心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