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醫氣機導引第160期電子報 2019.06.10

近期電子報

【專欄/心田集】

你是知心人嗎?

鄭雅靜 

畫作提供/郭娟秋

學員提問,人的思維究竟是要多想,還是讓腦多休息?如果不想,如何修改自己可能的偏差識見?張老師答覆,人要滅想。

 

生命不是定型化契約

人在成長過程中透過讀書、識字,學習知識、訓練技術,提升自己競爭能力的背後,不知不覺凝聚了名利權情慾食睡的共識。人生的一切得與失都源自於自己的思與想。思從腦,屬於腦的思考。念存心,是內分泌變化的作用。心念相通大腦的思想,促成了人為的聰明,也構成煩惱的源頭。工作、家庭、人際關係、生活瑣事,寥寥閒語,不經意的影像,不自覺的碰觸,都會啟動自律神經的作用,挑起內分泌的變化。

 

每個人都有屬於自己的身心靈垢病,任何起心動念都會啟動感覺器官、腦的意識、心的言語,透過身體的動作、行動將之展現。腦的訊息不只來自眼耳鼻舌身五種根識的作用,還包括虛無縹緲的感應。因此,意根的性質有別於其他五根。意是大腦皮質本身的總合,由感官接收訊息進入人體,形成自己的覺知,譬如,大腦皮質的額葉區相關高級認知的功能,頂葉處理視覺、軀體感覺的整合,邊緣系統處理情感作用。

 

人活著就會感覺身體內外環境的波動,生命不是定型化的契約。人要滅想,必須消除自己的執著,面對得失之心。因為剎那生滅的無常是為自己而來,落在內心變化的緣由。心的作用屬於中丹田的生命空間管理,也是人要「成為」的過程,要避免無常總是來敲門,就得讓得失的緣由不存在。

 

心認知世界的運作模式

東方哲學探討生命的意涵,重視可執行的實踐力量。五蘊是佛教用語,源自印度哲學所提出的色、受、想、行、識(五蘊),是關照生命的運作法則。其中,色屬物質,受想行識屬於心理作用。[1]

 

心識覺知的作用需要各種因緣條件的聚合,包括:感覺器官及其連結的對象。「色」是眼、耳、鼻、舌、身與之對應的五種外境,如色、聲、香、味、觸等五塵。當根、境對應時,五根會生起眼識、耳識、鼻識、舌識、身識的心理作用,人通過「識」形成了對世界的認知。

 

人認識世界後,一念生起分別心,感受隨之而來。當一方出現立場後,就會產生與之對應的另一方,主體和客體互相呼應,人的法則就是根、塵對立之後所產生的境。人心對境界的接納與承受是「受」。不同的受會出現不同的心境,如忍受、承受,也會兌現在喜怒哀樂或憂思悲恐驚的不同情緒中,既影響人的覺知,也衍生心的無窮變化。

 

因為人往往無法明白現象的真實性,「無明」始成為煩惱的根源。所以,大腦開始進行刻意取相的「想」,啟動認知的作用。在大腦的經驗、記憶資料庫中進行比對,判斷,產生定義,形成各種概念的堆疊,心隨之產生進一步的行動。「行」是心的習性反應作為,不僅會衝擊心的變化,也會引起後續的連鎖效應。

 

「識」泛指人心對一切所緣境可以分辨、理解的作用。所緣境指六根的處所連結了某對應之物。「所」泛指住處,六根存在眼所、耳所、鼻所、舌所、身所。「緣」是所的連結。心和感官所連結對應的對象約分為色、聲、香、味、觸、法六塵。如果任由六根追逐六塵,人就會充滿煩惱。

 

「識」的內涵包括眼識、耳識、鼻識、舌識、身識、意識、莫那識及阿賴耶識。人的感官均有神經傳導機制,眼、耳、鼻、舌、身具備了攝錄外境與心識的作用,持續建構大腦所有的認知。以眼根為例,視神經聚焦物體的投射影像是其基本功能,當眼根投射在物體,會形成眼識的作用,人由此認知事物。但眼識還有屬於本能的根性,眼識往心連結,便成為它的根性。如果連結腦中的知識,又投射在識,堆疊成為「識識」,屬於第六根的意。譬如,練動作時,如果缺少心感覺的連結與對應,依賴記憶背誦的制式動作就是「識識」。

 

莫那識也稱傳鍊意,係由眼耳鼻舌等帶入訊息而干擾,腦中浮現的念頭。莫那識的作用是執著,記錄眼耳鼻舌身意的一切活動狀態,並將紀錄傳輸至阿賴耶識。阿賴耶識也稱第八意識,作用是「落印象」。錄製人的一生。人的念頭、想法或造作的潛在作用力,最終都會被收錄到阿賴耶識中,成為日後的種子。而被收藏在阿賴耶識過去生命中,所有一切發生的對應邏輯,也會輾轉重複過去的執著,人就此執著造境,循環不已。

 

意的內涵

心常被形容成心猿意馬,無法安住,其實都是意根在作祟。意有五根之意和第六根根性意的分野。五根之意屬於後天意,如眼、耳、鼻、舌、身經由學習而養成的認知、習性、執著等。第六根意根的根性意則源自人類的DNA演化的簿錄,是與生俱來的先天本意。根性意和五根後天意兩相結合後,形成莫那識的作用,既是意識的根源,也是我執的所在。

 

基本上,意存在四種內涵,包括:外緣意、覺醒意(白日夢)、睡眠意(睡覺做夢)及壓制意。

 

第一種是「外緣意」,泛指受眼耳鼻舌身意六根勾引外界訊息入大腦,所牽連生成的想法。外緣意存在很多的執著和念頭,特別容易形成「識識」的作用,引發觸、作意、受、想、思的循環,導致心的變化。

 

第二種是「覺醒意」,覺醒的想意,人在清醒時的本意。內心之中本就存在覺醒意,屬於人清醒時的存想,不受到感官牽引而產生的想法,如白日夢。

 

第三種是「睡眠意」,睡眠時的本意,如作夢。人在睡眠時,眼耳鼻舌感官處於休眠狀態下的本意。做夢有時也是白天生活的潛意識,或是內心念想的反射。

 

第四種是「壓制意」,人在某種壓制或制約之下所萌生的想意。壓制下所產出的「意」是念頭持續縮小的過程。譬如,身體或心理感覺受傷,但無法立即處理或解決時,人可能會採取刻意竭力的壓抑,稱為壓制意。

 

心的變化作用

意所產生的動能為念,相關心理的活動,其作用歷程可歸納為作意、觸、受、想、思等五種最普遍的活動,以下簡而述之。

Please reload

說明:「觸」和「作意」的引發可能互有先後。如果來自外緣,觸引於前,作意在後。如果萌生在內,作意先行,觸再發生。但兩者都會引出受、想、思的歷程。

「觸」是根、境對應時,內心的反應所形成識的整體作用,引發一連串心的作用與變化。「作意」是注意力的轉移,連結到大腦的認知、判別,與大腦的觀念或想法產生呼應,激發心的作用。觸和作意的引發互有先後。如果來自外緣,觸會引動於前,作意跟隨在後。譬如,開車時如果聽、看到救護車的閃燈鳴笛,駕駛會配合腦中所想的讓路而付諸閃避的行動。如果萌生在內,便是作意先行,觸再發生。譬如,練功時內心想要達到某種目的,注意力轉移到身體的內在流動或刻意做出鬆柔的外形。

 

「受」常尾隨在觸或作意之後,屬於情緒的作用,包括喜、怒、憂、思、悲、恐、驚等七情。人有「受」之後便會開始「想」。想發生在腦的念頭中,是人對世界的認知、想法。從情緒的受到腦中的想,人最終會採取許多行動以為因應。「思」是身體的行動或作為,也是導致心波再起的種子,而行動又會再度形成想的動力。

 

下丹田身體訓練所開發的覺察是對應在「受」,而非「想」,因為受是心境的狀態。眼耳鼻舌只是人的訊息門戶,外在境界也無法因人而改變。所以,人要滅想,重點在於眼耳鼻舌的感官連結對應到境的時候,不致放大或過度對焦心在識的對焦與執著。

 

中丹田練功是修煉如何面對、滅掉內心罣礙的緣由。在動作中看見自己的起心動念,修正六根識的作用。通過呼吸的調整訓練,降低交感神經作用的敏感度。開發心量的空間,使心波瀾不起,擴大自己的承受力。一切因外在變數而影響的意,都屬於假意,真意是連結內心的洞察真相。人如果能將心念改變為心意,將會有截然不同的境界。

[1] 參考印順法師,《大乘廣五蘊論講記》。

  • Facebook - White Circle
  • YouTube - White Circle
  • Blogger - White Circle

10046台北市漢口街一段3號9樓

電話:02-23111166  傳真:02-23757878

電子信箱chiji.taoyin@msa.hinet.net

中華氣機導引文化研究會 著作權所有 © QIJI-DAOYI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