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醫氣機導引第166期電子報 2019.12.10

近期電子報

【東醫家族采風錄】

從忍受、承受到享受

素非

攝影/氣機導引攝影組

第一眼在會員大會看到美玲師姐,便深深被她那雲淡風輕的氣質所吸引,聽一旁的學員介紹,才知道她就是氣機導引所有刊物的文編,當下為她的文學素養和遣詞用句所折服。進一步認識,更感受到她雖然面對身心的苦與痛,但對環境人類有一份超乎常人的責任和關懷,對老人與孩子的關愛也常常在言行中表露無遺。

 

美玲在接受《生活掃描》節目訪談時說:「老師從一開始就認定我的成就不會在身體。」但是同班多年,我看到的是,她比同學們對功法的體會更深,做得更到位,而且不吝與同學們分享。也許是老師的這段話,挑起她不服輸的個性,讓她可以下課回到家,一個動作兩、三個鐘頭做到有感覺才作罷,那種鍥而不捨的個性,造就她不只是身體的,更多的是教學時展現的素養與風格。

 

老師看到的是更深的層面:「身體只是個工具,從這個工具可以啟發更多其他領域的專業,像沙盤推演出內在的想法,或內心的感受及做人的一種整理。美玲本身學問很好,在各種經典文化裡面有她的底蘊,在人生修煉上有她個人的遭遇,那些遭遇都很精彩,而且發生的事情對人有非常大的震撼力,在她生命裡都是鮮血淋淋的過程,從外表上卻看不出來,這就是道行。」

 

「她從身體的修練,從感覺裡,從起心動念裡一直壓抑著,這完全和她的原生家庭有關,爸爸是校長又是客家人,客家人自我要求很嚴格,家風很嚴,所以她從小夢想當秋瑾行俠仗義,對身體有一種嚮往想有所成就。但因左腿髖關節小時候開過刀,在行動上有些不便!還好目前已經練到平衡,不會成為她的罣礙。」「其實她突破人生罣礙的地方可以說太多了!都是靠不斷的透過身體面對自己,一次又一次的修改自我、鞭策自我!再加上外面加進來的無常,她的人生是『爬』出來的,她在練功也常常是痛到用拖的,卻還是熬過來了!」

 

難以想像如果美玲師姐沒有進入東醫,她的人生又是如何?她在《生活掃描》節目中說:「我最早以前是在時報服務,是家庭親子心靈版主編,中心主任帶老師到時報辦公室,老師從我背後走過就說:『這個人不練功會死掉!』主管轉述我就進了東醫大門。」

 

「因為當時我狀況很糟,先生剛剛空難,時報為了撫卹遺屬而進了中國時報工作,那時身心狀況非常不好,可是我有一個就像老師講的特質,從小就對國家社會有非常強烈的責任感與濃烈情懷,在時報我投入工作,讓我很快的忘了自己的遭遇,所以工作對我來講是一個很重要的救贖。可是我深層的很多東西是我自己沒有看到的,因為在報社工作寫文章引起很大迴響,那時候那種驕傲自滿,很容易自我感覺良好,那個東西就遮蓋了我自己內在一個非常深層的自以為是,就是我被我從小認定的價值觀蒙蔽了!我認為那是這個世界很重要的標準。」

 

「開始學氣機導引以後,因為工作的關係,我跟張老師就有一些工作上接觸,比方說我幫老師整理文稿或者安排一些活動,一般的記者、編輯,有這樣的工作關係,老師應該要對我百般奉承或照顧,可是並沒有,張老師對我非常嚴格,我心裡就開始覺得很受不了!而且張老師最擅長的是當眾...我用羞辱這字眼是有點沉重,但是當時感覺確實是這樣!我從小是那種縣長獎第一名,代表學校參加各種才藝,我是備受榮寵的,包括我遭受生命的打擊失去所愛,報社對我也是百般的照顧,我當時的表現,也受到很多社會大眾的讚許,對我自己的評價一直都是非常高的,可是沒想到站在張老師的面前,我常常是一無是處!」

 

「我做了很多的事情,老師依然把我罵得狗血淋頭,張老師最擅長的是在公開的場合罵人,我常常被老師罵到當眾強忍著眼淚,回家痛哭整夜輾轉難眠。但是一路這樣過來,最近這種情形也還常常發生,可是面對每一次發生,我卻越來越感激老師!我的人生中,我一直認為我經歷了這麼多事情,我的覺悟應該是夠了,可是沒想到,我還有埋得更深的東西是沒辦法掏乾淨,沒有一個人可以幫我洗滌透徹,只有張老師,而且張老師用的這種方法,真的是雷霆棒喝,老師曾經說我是千年糞坑裡的石頭又臭又硬,這些話是永遠不會忘記,老師說的越狠我是越感激,尤其是現在 。」

 

老師有他的用意:「每個學員只要本身氣息已經到了有力道時,那就是要被盯上的時候,我不盯她,這社會有一種無常無明會來盯她,就是那些縣長獎讓他變壞,大家公然的用具體的方式頒獎給她,最後轉為她記憶中的驕傲,成為一種自負,那種自負會越來越硬,就像我們的椎間盤一樣,年紀越大時間一久就會鈣化,這種鈣化很可怕,它一受到挫折、推擠馬上就崩裂。人也是一樣,小時候一路順風,就更容易變成他自己的障礙。」

 

進入時報是她最期待的工作機會,但是她覺得也有一些很奇妙的緣份在裡頭,好像她延續了一些她先生的情感,他生命的一些期待和沒有完成的東西,讓她活出自己也為了他。就在這個同時她遇到了貴人張老師,否則她生命進行的方式,或者她想要延續她先生的一些東西的方式,會是非常個人,非常短淺的,而且一直是自我蒙蔽的!

 

美玲說:「遇到張老師的時候其實我以為已經走出來了,而且那時我還寫了一本書叫《遠離悲傷》,我覺得我已經完全醒悟了,我那本書還引領了很多有同樣遭遇的人,所以我真的覺得我已經完全走出來了!但是只有張老師看到我埋在深層裡面的東西,而且那個悲傷好像是我生命底層的東西,連我自己都沒有覺察到,因為有那麼深層的悲傷,所以我才會遇到一件讓我輸掉摯愛的悲傷,而且被那份悲痛鎖住!一直到後來跟著張老師學習,幾次被張老師當眾點撥,痛徹心扉深夜閉門思過,那種深層的東西才慢慢浮現出來,我才看到我自己那個部分。這樣翻過幾番之後,走到這個階段,對我來說,我就可以如同孩子一樣沒有畏懼了,人生是走到什麼樣的狀況都很好,都很享受,最後就是自在。」

 

沒錯!最苦的日子已經過了,美玲已經走到她所謂身體自覺過程裡的第3個階段,我們都樂於見到真正清心自在的美玲師姐,如同老師所說:「美玲的內涵已經是社會很好的導師了,她的存在是可以幫助很多的人!」我也深信不疑,而且衷心的祝福她!

Please reload

  • Facebook - White Circle
  • YouTube - White Circle
  • Blogger - White Circle

10046台北市漢口街一段3號9樓

電話:02-23111166  傳真:02-23757878

電子信箱chiji.taoyin@msa.hinet.net

中華氣機導引文化研究會 著作權所有 © QIJI-DAOYI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