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醫氣機導引第167期電子報 2020.01.10

近期電子報

【年度盛事】

東醫氣機導引第一屆《武林大會》幕後秘辛

(劉惠瑛/蕭怡萍/陳宜—— 三早種子班學員,武林大會籌劃小組)

攝影/氣機導引攝影組

一場遊戲一場夢

劉惠瑛 

《武林大會》結束的當晚回家後,我傳訊息給團隊工作夥伴的話是:「一場遊戲一場夢」。如今夢醒了,遊戲結束了,但是在每個學員共同參與互相成就的過程中,應該也是受益不少吧!

 

回想幾個月前被張老師指派為工作小組成員之一的我,這一切的過程真覺得如夢幻泡影、如露亦如電!其實2019《武林大會》圓滿落幕,應該也是一個偶然、也是一個必然。

 

武林大會的緣起,是因為張老師想說歲末年終不要老是每班聚餐、吃吃喝喝。於是發想聚集全部學員,辦類似年終聚餐的形式。無奈當初登記人數不踴躍,張老師得知後發飆,在週三早班的課堂裡説要廣發英雄帖,要學員參加,並且要辦武林大會,而後又隨口說一些流程和執行細節。然後怡萍、陳宜和我就被雷劈到,共同被指定籌備與執行武林大會的工作。

 

其中,每個種子班學員真誠認真的一分鐘錄音檔是面對自我、年度自我檢測與反省的聲音記錄。這也是立下東醫家族的傳統,以後年年都要舉辦。東醫家族是一個很棒的團體,這次武林盟主產生的時程,前後歷經三個月,而我們籌劃訂出的選舉步驟時程,每個參與的學員都能準時配合遵守,我看到一種無形養成的紀律、與學員們替工作人員著想的體貼。也在《武林大會》執行過程運作中,體會到大家互相成就對方的好,也共同成就家族的好!

 

第一屆的《武林大會》,集結北中南學員大會合,相信當天參與的學員們應該都感受到屬於我們東醫家族的熱情!這是我們家族的大喜宴,李春盛大哥是上半場大會執行的靈魂人物,森巴舞嘉年華的進場,應該也是跌破很多人的眼鏡!不論是走紅毯的盟主候選人們、或是護衞候選人進場的森巴勇士與美女,大家拋開形象、博君一笑的演出,令人難忘。

 

我記得張老師當天發飆時曾說過,武林盟主不用是武功最高強的、也不是招式比劃最厲害的。在籌辦《武林大會》的過程中,團隊夥伴們也很好奇誰會是最後出線者。但是我萬萬沒想到,最後的武林盟主竟然出現在我家~莊醫師不但功法不行,連八大原理與功法都說不清楚。真心感謝張老師給我機會參與,我是沾光的籌辦者。也謝謝大家的不嫌棄,莊醫師才能有此福報,當選武林盟主。

 

這場武林大會是一場好玩的遊戲,如今夢結束了。我們回歸生活日常,期待下一場遊戲!努力一切的經歷與發生,然後改變就成真了!

Please reload

攝影/氣機導引攝影組

一切自有天意

蕭怡萍 

惠瑛是《武林大會》籌辦小組成員之一,開始時,她總是緊張的對我說,她會是個「拖油瓶」 阻礙我們的籌劃工作,說她自己什麼都不會!其實,我感受到她內心那滾滾的熱情及坦蕩的真誠,覺得這是何等寶貴的特質。我安慰她,人生一切來到面前的事,就把它當成一場遊戲去經歷,不要把它當成一份工作去執行。我們就一起玩呀!

 

這一起玩的結果就是,惠瑛、陳宜和我,三個人在十月國慶假期時,就直接殺到屏東去找節目主持之一的李春盛師兄。因為這樣的機緣,我們才得以第一次踏進氣機導引的屏東會館,和主持會館的阿懋師兄及其他屏東的師兄們見面。我們笑稱屏東會館比台北會館更像一個總會館,因為場地獨棟、有花木扶疏的庭院,寬敞舒適。我們也到了春盛師兄充滿藝術氣息的家裡和工作室小坐,見到他溫暖好客的太太。他還帶我們去參觀了個私房景點,是他設計的利用大自然素材建造的庭院豪宅。師兄們晚上請我們三人去一家私宅料理,滿桌的好料理,一人卻只要價⋯⋯(不能告訴大家,想去的等我們揪屏東氣機導引會館參訪團再一起來)。天龍國來的我們看到這品質和價錢,覺得這裏真是人間天堂。

 

因為陳宜的老家在屏東,很感謝陳宜讓我們得以晚上留宿她熱情好客的姑姑家,過一晚熱情的南國之夜。我們一早醒來,外面庭院桌上已經有李春盛師兄買來的早餐,我對這中南部特有的無微不至的貼心熱情,充滿感恩。

 

這種來自內心的溫度與熱情,不就是武林盟主所需具備的嗎?

 

一路過關斬將被選出來的最終三位候選人,鄭雅靜一直在協會默默支持、協助完成許多事務而不居功。莊朝傑多年來一直默默做眼科義診無間斷。謝式冰多年來無償提供場地給氣機導引台中會館使用。這些事蹟,他們並沒有在3分鐘的Youtube影片上提起,但微妙的是,他們都成了最終候選人——都是熱心而有溫度的人。張老師說,自己很好的人,最終並沒有被選上,而是那些默默一直在讓別人好的人被選出來了。(不是其他的候選人沒有付出,只是被選出來的最後三位都是這樣的在默默付出及成全別人)。天意一。

 

武林盟主從海選到決選的三人名單出爐時,我發現怎麼這麼巧正是代表三個時代:50歲/60歲/70歲。我本想就按照年紀排列做為決選人的競選號碼,很有傳承的意味。但為了公平起見,還是請了協會理事長馬寶琴來抽籤,結果,1號至3號就是50/60/70歲的排列,絲毫不差。天意二。

 

惠瑛從開始的緊張焦慮、到後來一直開心的說,謝謝她有機會參與籌劃,才有機會走出來體驗許多她未曾體驗過的人事物。她從莊醫師入選初選的9人就一直喊,怎麼可能?到入選決選3人時,她又喊這是怎麼一回事兒?最終,她成了第一屆武林盟主的「盟主夫人」。她認為的「意外」,事實上是沒有意外這件事。心裏有熱情及溫度的人,老天都看在眼裡。天意三。

 

天意之外,就是無極。

攝影/氣機導引攝影組
攝影/氣機導引攝影組

這次《武林大會》,台中和屏東的學員們以森巴舞護送候選人進場,原本只有5、6個人要跳森巴,在春盛師兄的鼓吹感染下,轉變到最後台中班全體參加,熱情「撩落去」 不計形象玩得開心!再看我們三位候選人:1號鄭雅靜練功十八年,她自稱是「瘋女十八年」,平常都是內斂安靜沈穩如俠女的她,當天穿著同學借給她的金色禮服及紅色羽毛圍巾,瘋女上身熱舞進場,熟識她的人無一不下巴掉下來,那個率真、豁出去的雅靜令人要吹口哨了。而2號莊朝傑,自詡是個龜毛、規矩、自律甚嚴的眼科醫師,當天被李春盛師兄裝扮戴了夏威夷女郎的花圈長髮配著他的正式西裝,他進場後不時擺出撩人撥髮的嫵媚狀,那個規矩龜毛的人不見了,戴髮上身的陰性能量讓他鬆開了自己,什麼都可以。3號謝式冰,出身高貴但一直低調樸實的她,當日穿起了最美的禮服,完全展現自在、自信而貴氣的自己,70歲仍帶著小女孩般的赤子之心開心玩耍。

 

當下,在每一個現場,只要不執著於自己的樣子,你都可以看見連自己都不知道的面相,沒有罣礙,只有當下的全然經歷,這才是無極。用最高的熱情,為自己也為別人留下記憶、創造漣漪效應。氣機導引要練就的,不是外人想像要端坐武林的樣子,而是能無入而不自得,這才是武林盟主的功夫。

 

「武林盟主」,就是一個有熱情、有溫度、心中有別人的人,這個波動已經振盪出去。2019年底,第一屆武林盟主莊朝傑醫師被賜予拂塵要保管一年,到今年年底,拂塵將會繼續傳遞下去。

 

如果,你被雷劈到被選中得辦2020年歲末的《武林大會》,請記得,這是一個奇幻的天意之旅,要好好享受!

攝影/氣機導引攝影組

與自己的擂台

陳宜 

被雷劈到是怎麼樣的一回事呢?

 

繼惠瑛、怡萍之後,被點到名的我,當下還真有點摸不著頭緒,心中不斷出現OS:為什麼是我?!一週後和張老師開會,老師隨口說了一句:「其實你蠻適合當主持人的⋯⋯。」當下也不知哪裡來的勇氣,竟然就答應說:「好啊~~那再找一位師兄姐來一起搭配應該會更棒!」天哪!我根本沒當過主持人,更何況這還是一場300人的「武林大會」!或許真的是天意,隨著緊鑼密鼓的盟主選拔,我的生活中也同步展開了一場與自己的擂台賽。

 

另一位主持人,屏東會館的李春盛師兄,是我迎面而來的第一個挑戰。打從第一次碰面,藝術家性格的春盛師兄就表明了他沒有主持人腳本,會視現場的波動,隨時改變主持內容。負責整合節目內容的怡萍和我聽了直冒汗,心想:那我們要怎麼控場?和師兄一南一北沒什麼機會碰面,更沒有一起主持過,活動當天的主持默契哪裡來?

 

既然是武林大會,功法展演自然不能少。張老師指定了周玉玲師姐負責企劃功法展演,恰好和春盛師兄南轅北轍。玉玲師姐對於展演的每一個細節都悉心規劃,力求功法傳達的精準,因此對於演出場地的條件與規格,提出了許多問題與要求。其中,有一些要求我不太明瞭為什麼,內心難免疑問:真的需要這麼仔細嗎?

 

面對行事風格完全相異的兩位前輩,不知該如何是好,張老師的每日一變,更是火上加油,讓人感到無所適從。一度,溝通陷入瓶頸,更讓我對參與這次活動企劃、擔任主持人充滿了許多負面情緒。但在情緒翻騰的當下,我也覺察到自己不平靜的內心,不禁問自己:為什麼我要參與?我的初衷是什麼?是什麼讓我產生情緒?

 

回到被老師點名的那一刻,雖然當下摸不著頭緒,但走出教室在回家的路上,我大概知道為什麼了。因為老師覺得我可以。過去一些工作上的經驗,讓我或許比同學們更有機會接觸類似的活動,而這經驗,可以用來為大家服務,在某一個夜晚,留下生命中難忘的回憶。我參與的初衷,就是為大家服務。而讓我產生情緒的原因,是在於跟我互動的人所使用的溝通語言,是我所不熟悉的,我無法接受這樣的模式、無法招架。

 

這讓我想起了剛開始練功時老師教的對練。剛開始時,並不知道自己有多麼僵硬,覺得對練的人都一樣,眼裡、心裡都只有招式,更覺得對練好難,別人變化了自己卻不知道該如何因應。練了一段時間之後,感覺自己比較放鬆了,眼裡更能辨識出動作中的細微變化,心底也更能感受到不同對練者的狀態,因而感到興味無窮。

 

於是我明白了,種種情緒來自僵硬的內心,充滿框架的想法,無法敞開心胸去接納對方與自己習慣做法的不同。覺察到這樣的自己,原本高漲的情緒,就漸漸褪去了。放下情緒後,感受到的是春盛師兄的認真,幾乎每天都用line傳給我們節目相關的點子或者推薦的音樂。感受到的,還有玉玲師姐的細心,因為她的叮嚀,才避免了飯店搭錯舞台。更感受到張老師與兩位前輩的包容,對於初次登場的我們三人,給予空間讓我們放手去做。

 

與自己的擂台並沒有因此結束。大約從武林大會前一周開始,我真切意識到自己即將上台擔任主持人這件事,也開始緊張害怕了起來。擬好的稿子,怎麼樣也記不起來,恐懼,經常讓我感到腦袋一片空白。約好前往會場綵排的武林大會當天下午,走出捷運站往飯店方向前進,高漲的恐懼讓自己呼吸急促、頭痛了起來。記得當時我停下了腳步,問自己:到底我在恐懼甚麼?我看到自己擔心表現不好,擔心「我」會丟臉。然而,這場武林大會並不是「我」的!這場武林大會是大家的,既然參加這次活動的初衷是為大家服務,那麼,為甚麼要把「我」放得這麼大?有沒有得到大家的掌聲或肯定,那麼重要嗎?當下,我看到了自己最大的對手,就是那個「放大的自我」。覺察到這一點,即刻,我的呼吸就恢復和緩了,漸漸地也不感覺頭痛了。不去管那個「放大的自我」想要甚麼,就是如實做好眼前該做的事,從綵排開始一直到活動結束,恐懼的念頭都不曾再出現過,反而覺得非常平靜。

 

被雷劈到,可能粉身碎骨,但亦可能浴火重生,或者像沉香樹一樣慢慢長出沉香。感謝怡萍、蕙瑛,你們是最好的夥伴。更要感謝張老師給我們這個機會,踏上與自己的擂台。

  • Facebook - White Circle
  • YouTube - White Circle
  • Blogger - White Circle

10046台北市漢口街一段3號9樓

電話:02-23111166  傳真:02-23757878

電子信箱chiji.taoyin@msa.hinet.net

中華氣機導引文化研究會 著作權所有 © QIJI-DAOYI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