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醫氣機導引第170期電子報 2020.04.10

近期電子報

【專欄二/圖靈集】

太極圖與當前人類困境

文稿彙整/阿充 

畫作提供/郭娟秋

人類從原始部落發展到國家,為了統治國家必須發展一套人類共同的交集,必須要服從一個人,但要如何得到這個力量?必須藉由大自然,先把大自然變成神,然後出現了上帝,也形成了宗教。數千年來,西方不斷地建立知識,試圖透過哲學、宗教來辯證上帝的無所不能,經過兩千多年的演變,從哲學、宗教一直到科學的發展,直到今日科學已徹底取代了宗教。在科學所形成的強大知識網膜裡,人類已經無力突破穿越這個知識網膜,去跟大自然真正的接觸,似乎與崇尚大自然的宗教神學時代越走越遠了。最早的宗教是與大自然接觸的,但是從蘇格拉底開始,人類就開始遠離自然而走向了知識的建立。蘇格拉底曾說:「我的朋友不是城外的樹木,而是城內的居民」,開始把人的思維從大自然拉到了人的知識理性。從此以後,哲學都在辯證上帝的存在,以及上帝與大自然的關係,用上帝來代表大自然,宗教被定義成大自然代表,大自然被濃縮成對上帝的信仰,形成一個宗教網來套住人類,阻絕人類與大自然的接觸,這一層宗教網,我們稱之為腦外膜。

 

西方又經過長期的辯證,從哲學、宗教到科學取代宗教的過程中,不停地建構知識,形成了龐大的知識網,就像一層腦的內膜框住了我們的大腦,我們稱之為腦內膜。腦內膜的屏障也讓人無法接觸大自然,只用知識來評斷周遭的一切,「他」本身變成沒有意義,意義是建立在對「他」的認知,形成一種制式、一種相。知識網杜絕了六根對外的觀察,訊息出不去也進不來,人類成為知識網下的奴役工具,自身永遠無法真正的成為,只能形成一種樣子。眼睛會被美麗的事物吸引,鼻子一聞就知道東西能不能吃,悅耳的鳥叫聲會讓人聆聽,其實這都是人類自然演進的結果,已經記錄在DNA裡面的。但是現在人類對於美的選擇卻大多受到知識網的影響,沒辦法在第一時間呈現出DNA的直接反應,而是採取透過知識網運算之後的反應,也就是六根失去了它的自性。

Please reload

​太極圖

在東方,源自伏羲氏的易經提出的原是三畫卦,一陰一陽加上陰陽和氣,總共只有三個爻。但是從周文王開始,認為三畫卦已經無法算盡當時的天下了,已經不夠用了,所以再增加三個爻成為六畫卦,開始走進有內外卦、上下卦的時代。從這個思維開始,東方也進入有內外、上下之別,一個「大道廢,有仁義」的時代。「道」其實就是自然,大道崩解、大自然被解構之後,東方也開始發展人類的理性。就從周文王開始,人類開始產生分別心,內心也開始受到痛苦煎熬。接著陳摶在一千多年前創造了太極圖,圈圈的外面是指浩瀚宇宙無邊無際的存在,就是大自然;圈圈的裡面是陰陽變化,就是人腦。從西方宗教網與知識網的概念來看,這兩個網恰恰形成了太極圖的圈圈,像所有細胞都有內外膜一樣,這兩個網貼著我們的腦袋,形成腦外膜和腦內膜,讓我們的心被困住,不斷藉由知識的概念來區分出對立陰陽。太極圖的腦外膜,就是宗教信仰,把所有人的信仰本能,匯聚成一個對大自然投射的單獨認知,這個認知就叫做上帝,就叫做神。有了這個腦外膜的定義之後,大自然的訊息就進不來了,大自然的神拉不到你的手。當你看到上人的時候也就見不到真正的佛了。太極圖的腦內膜,就是知識,知識網規範了人間一切遊戲規則,用知識網的人成為了知識分子,而知識網也成為一切行為準則的標準。

 

太極圖中間那一條S就是人心,當色聲香味觸法遇上了眼耳鼻舌身意,投影出這條線,人心其實就是生命本身。太極圖S的力量就是不斷維持對立力量的平衡,平衡與對立的二元論長期束縛了人類的想法,但這一條S人心其實是源自於腦外膜、腦內膜這兩層膜下的無奈,只能藉由知識的認知來判斷出立場,選擇立場,因為看不見圈圈外大自然本身,對大自然的真正觀察已經被知識隔絕了。太極圖的圈圈裡面就是人類的大腦,不管怎麼轉,永遠都是困在大腦的想法裡,即使你是從錯的那邊轉到對的那邊,依然是對立的,永遠是偏的。

 

太極圖的出現原是為了維持人類的動態平衡,將心比心,以自己的立場去換對方的立場,達到雙贏,互相幫忙。孔子說一陰一陽之謂道,這種一陰一陽的對立平衡慢慢變成了所有人的思想邏輯,也就是先談立場。我們在任何事件的發生過程中都在論對錯、好壞與吉凶,所謂無常事件的發生都變成是知識概念下的推論結果,而不是真正的存在。我們一輩子都活在這樣的概念之中,但弔詭的是,從來沒有人能夠將這些對立講清楚,即使窮盡一生的力量。因為對立根本就不存在,你要如何說一顆石頭是好是壞?只能往知識上去說,然而大自然裡不存在這樣的概念,石頭只是存在著,而我們卻以為這樣的對立是真的,所以S的兩邊永遠是對立的,永遠是不對稱的。老子說:「故有無相生,難易相成,長短相較,高下相傾,音聲相和,前後相隨」,其實對立都是同樣一個存在;又說:「故常無,欲以觀其妙;常有,欲以觀其徼。此兩者同出而異名,同謂之玄。玄之又玄,衆妙之門」,有無根本就是一體的,是知識產生之後才硬被分為陰陽有無的。

 

2020年的這場瘟疫,證明知識網已經罩不住了,宗教家也都束手無策了。太極圖是時空的產物,在當時是好用的,也慢慢發展成今日的科學、邏輯,但問題是人想扮演天,又想扮演地,然而天地之間只存在著人心的圓滿,太極圖是做不到的。太極圖已經不夠用了,我們必須重新思考一種更大的可能性,必須回到「道」真正的存在。一個協調、快樂、和善的社會一定是「道」的狀態,一定是「大自然」的狀態。「道」是不可說的,所以說「道可道,非常道」,也就是說不能用知識來分析「道」,否則那一條心S就對立了,不是偏左就偏右,即使立場調換還是那樣。這個時代需要一個全新的圖騰,全新的哲學,全新的宇宙觀,無極圖於焉誕生!2020年,氣機導引創辦人張良維老師撥開了太極圖的層層限制,終止了太極圖永無止境的對立,圓滿了人心運行的軌跡,創造了無極圖,希望為生命提供一個正確的方向,幫助人類走出困境。下一期的圖靈集,我們就來好好地介紹無極圖!

  • Facebook - White Circle
  • YouTube - White Circle
  • Blogger - White Circle

10046台北市漢口街一段3號9樓

電話:02-23111166  傳真:02-23757878

電子信箱chiji.taoyin@msa.hinet.net

中華氣機導引文化研究會 著作權所有 © QIJI-DAOYI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