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醫氣機導引第171期電子報 2020.05.10

近期電子報

【專欄三/心田集】

心下行成物,上行接靈

文稿彙整/鄭雅靜

畫作提供/郭娟秋

在有的過程中,創見無的覺知

 

心屬氣,中丹田和下丹田的起點都在心,是有形與無形的轉介器。下丹田訓練心往下接身,是身體漸悟,褪盡肉體的執著,創造身體的空間。所以,心下行成物。身體練到某種程度,就會碰觸到心的空間。練功如果只在用心與力之勞,生命會對焦在有形物質的汲汲營營,終非究竟。中丹田訓練心往上行,連接無形的靈性,而靈性本空無,是意識的存在。所以,心上行接靈是精神性,連結天、宇宙的狀態。

 

中丹田的爐在心,心是「本來無一物,何處惹塵埃」。心對應著腦,想法和心會產生關連,心包反射大腦的能量變化。我們透過眼耳鼻舌身意攝入的資訊會通往大腦,大腦分析後,大腦會用記憶資料庫將其處理;如果無法順利解決,便下載至心,變成心的罣礙。我們只能說,罣礙是一種看不見的關係,來自於大腦的訊息。如果任憑罣礙而不處理,罣礙並不會自動消失;經年累月會潛藏入骨髓,形成心中痞塊,更難化解。所以,必須透過對心波的閱讀,從身體來清理罣礙,讓身體處在氣的狀態,才能連結到內分泌的變化,擴展心量。

 

道家思想提到「當其無,有器之用」、「有之以為利,無之以為用」的空間闡釋,是很實際的應用。因為心沒有實體可以牽線搭橋,只能練息,以對焦到氣。所以,要練沒有實體的心,須先轉到氣,先有氣的感覺,再練空間的作用。練功是在看見有的過程中,創見無的覺知,感知無的變化。

 

身體約在膻中到肚臍的區域昔稱為黃庭,包括五臟六腑的整體氣機,是運作外氣轉換為內氣之所。橫隔膜每一回的上、下作用,形成腹壓和胸壓的轉換過程;往下放鬆壓縮為吸氣,放鬆恢復是吐氣。吸氣、吐氣之間稱為一息。「心息相依」,息是自心,練心在氣,透過橫隔膜往下的壓縮與恢復放鬆,才能訓練身體的空間。空間的作用就是息。

 

要讓心上行到精神的層次,無法一蹴而就,因為物質性身體很容易讓人向下沉淪。練動功時,動作會落入外形、表象。動作快時,內在的軌跡須相對的慢。所以,平時可以用走靜和靜坐來自我訓練,滅除我執[1]

 

走靜是行走腳的認知

走靜不是泛泛的散步或飯後百步走,而是透過行走時對腳的認知,淨空心的思維,訓練腦波的安靜。每天走靜一個小時,走時心無旁鶩,腦袋放空。動作是自然的提腳,向前挪步,腳再放下的輪番操作。

 

安靜走路會讓人感受活在當下的方向性。行進間不受大腦意向主導,完全依靠腳下的專注覺知,安住行腳的方向性,人會愈走愈安靜,走到自己真的靜下來,自律神經的作用平衡,內分泌的運作正常。

 

靜坐是定靜自在的觀察

靜坐是擺脫眼耳鼻舌身意六根干擾的訓練,從實坐到虛,又從虛坐到實。剛開始靜坐,肉體會感覺到僵、痛、麻、廢時,會有一種實相來誘惑自己放棄,等到跨越那個實相,人就跨越一個境界。一旦越過肉體的痛苦難捱,超越和自己對抗卻又難以抗衡的須臾之間,就又進入另一番虛實、實虛的境界。此時,身體的感受是鬆、緊差異的感覺反覆交錯,心與腦在倏忽的深、淺之間起伏,人在定靜之間擺盪,從中探索自己的內心。

 

練習心波會讓人明白自己所處的位置,但練心要超越陰陽。因為超越陰陽,站上中庸之道的結合點,才能連結道體。「中」是目標,「庸」為萬物,中庸之道意指在核心語言之中,而不侈言空談,落入禮教的俗套。人生亦復如是。認知不要陷入是非、對錯的對立或執著,也不需想方設法的解決問題。而是發現一切都是定靜自在,其中本就存在各種不同的差異。一個人在定靜自在狀態下的觀察,發現一切規則的根源都是道的變化,將會決定他的層次。

 

精簡的表達自己到氣狀態

中丹田練心要停止內心的活動,讓肉體和神識合而為一。所以,練功是剝落自己,讓身體的物質脫盡之後形成一個精神性的存在,用形而上的功能取代形而下,單純的表達自己,精簡到氣狀態的過程。

 

所謂的剝落,是空間洞見的過程。練功就是持續進行感覺身體無形存在,能夠洞見空間,感覺到身體功能的無形作用,就能感覺到氣之所在。此處以道家的思想說明練功做動作的層次狀態。[2]

 

第一等是「太上」,「不知有之」。

「太」為極。「太上」,指至高無上的主宰、創生力、能量。當能量處在最高狀態的存在時,無形且無跡可循。所以,練功做動作時,完全都不知道自己為何存在。

 

第二等是「太中」,「親而譽之」。

做動作時,大腦很專注、用心做到空的過程,在過程中觸及空的覺知,想讓自己接觸空、親近空,想在合宜位置執行空,想讓空呈現某種狀態。

 

第三等是「太中下」,「畏之」。

練功時,用盡心力想讓動作做好,就遠離了悠然自在,反而是處在恐懼自己,強迫自己的狀態。

 

最末等是「太下」,「侮之」。

「侮」是輕慢,看輕、不信任自己。找藉口說自己的練功條件有多差,所以不可能練成。這是侮辱自己,瞧不起自己的表現。

 

人要「信足焉」,對自己沒有信心的人,不會得到他人的信任感。只有對自己有信心,才能改變別人對自己的看法。

 

「悠兮其貴言」,「貴言」是精準、中庸之道,而非罕言語、不說話。練功所有的動作、表白,都要在最精準的狀態下,讓身體自體運行其先後次序,自己在任何時間、位置、狀態下,都可以從容到位。動作要做出重點,一個動作就是一種語言,人生才能悠然而見精華。

 

[1] 我執,佛教用語。此處用以描述人認為有一個真實存在自我的心態,包括思想、觀念、慣性…等。

[2] 老子,第十七章。「太上,不知有之;其次,親而譽之;其次,畏之;其次,侮之。信不足焉,有不信焉。悠兮其貴言。功成事遂,百姓皆謂我自然。」

Please reload

  • Facebook - White Circle
  • YouTube - White Circle
  • Blogger - White Circle

10046台北市漢口街一段3號9樓

電話:02-23111166  傳真:02-23757878

電子信箱chiji.taoyin@msa.hinet.net

中華氣機導引文化研究會 著作權所有 © QIJI-DAOYI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