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醫氣機導引第172期電子報 2020.06.10

近期電子報

【修真歷劫記】

汗皰疹的閱讀心得

鍾宛真

我是異味性皮膚炎體質,從小軀幹和四肢各種各樣的疹子幾乎沒斷過,所以我從小就跟類固醇和抗組織胺是好朋友。一直到青春期皮膚狀況不藥而癒,過了很多年不需用藥的日子。開始工作之後,皮膚問題又慢慢浮現,也伴隨著過敏性鼻炎和結膜炎,我仍然習慣性地使用類固醇和抗組織胺度過發作時期。

 

記不得從多久以前(應該是30歲左右),手指頭開始長汗皰疹。這種小水泡奇癢無比,尤其長在指尖和關節上的,真的會狂抓到手破皮還不甘休。然後水泡破掉之後就會破皮,然後復原後會繼續再長新的小水泡。

 

初期開始使用類固醇很有用,擦個一兩天汗皰疹就消失,隔大半年以上才會再發作。漸漸的從原本一個指節有汗皰疹變成一隻手指頭,兩隻手指頭... 。漸漸地發作間隔縮短了, 接著,需要多擦一兩天藥才能使汗皰疹消失。而我也從第一級類固醇開始用到第二級,第三級...

 

我是在2017年年初加入東醫家族,加入之後受到薰陶,慢慢的改成用中醫替代西藥,但是汗皰疹或是身上濕疹/異味性皮膚炎發作起來,我還是會用類固醇來壓制。汗皰疹的狀況越來越嚴重,直到去年幾乎天天發作。有同樣受苦的朋友建議我直接打類固醇針止癢和抑制發作,但我遲遲不願跨出這一步。

 

去年12月下旬,不知什麼原因,我突然全身大發作,兩隻手掌都長滿了汗皰疹,而且破皮情況嚴重到組織液大量滲出。然後臉,脖子,手臂上的疹子癢到我在床上滾來滾去完全無法平復,整夜無眠。我想起老師介紹給我朋友的珍仁堂林展弘醫生,我星期六早上馬上衝去看診(因為我平常看的西醫星期六沒開),並且打定主意,星期一早上我就要衝去醫院打類固醇針,我不管了!但是說也奇怪,吃了三包林醫生的水藥,我的疹子雖然沒有退,但居然不覺得癢了,可以冷靜的坐下來看看電視,上上網。所以星期一我還是回到常看的西醫診所,拿了類固醇藥膏,開始了我一邊吃中藥,一邊擦類固醇的生活。

 

直到今年三月下旬,臉、脖子和手的疹子早退了,但是手上的汗皰疹非常頑強。類固醇藥膏一天都無法中斷,也完全沒有好轉。眼看一天擦一次類固醇都不夠,必須加強到一天擦兩次,我心知這樣下去總有一天必須像我朋友一樣,依賴打針過活。我心一橫,斷然停掉類固醇,決心靠中藥奮戰到底(其實那時候心裡是覺得吃了那麼久的水藥,飲食也按照中醫師要求控制了許久,應該不會太嚴重),完全沒有心理準備接下來即將到來的考驗。

 

沒有類固醇的抑制下,汗皰疹長得非常快樂,範圍也越來越廣,狀況越來越嚴重。我記得4/11 星期六看診時,非常沮喪地問林醫生為什麼都沒有好轉,林醫生跟我說類固醇突然停用的反作用力很大,叫我一定要熬過去。到了4/14 和 4/15 ,我的臉跟脖子又開始大發作,我決心換另一家朋友推薦的李思儀中醫師,她對皮膚疾病有多年經驗,他寫的關於中醫如何醫治皮膚疾患的書也讓我很能認同。記得李醫師看到我的手時也非常驚訝,除了開給我藥粉加水藥之外,還開給我她自己做的止癢藥膏,修復藥膏,臉/脖子使用的保濕乳液等等。叮囑我一定要遠離所有發物,不能吃牛羊鴨鵝,所有海鮮,所有甜食零食,所有堅果類,芋頭竹筍香菇茄子,辛香料等等,水果暫時也不要吃。天啊,人生太苦了吧!

 

接下來我就用時間序列配上照片的方式,來記錄這一段奮鬥史。

照片是4/21星期二拍的,手仍然沒有改善,但是我已經一個星期沒到公司了,不讓主管們了解我的狀況,實在有點難交代。但是這張照片出去,我爸就會看到了(由於新冠肺炎關係,我跟父親分樓層上班週末也不見面),很怕接到我爸關心的電話... 硬著頭皮把照片放到公司主管群組,果然引起一陣騷動,也馬上接到我父親充滿心痛關切的電話。唉,女兒不孝,真是對不起...

照片是4/24星期五拍的,前一天拿到張老師給我的果子狸油,擦上手感覺超舒服的啊。即使手上都是傷口,卻沒有任何刺痛感,乾裂的部分也馬上得到舒緩。所以我很天真的以為就即將要慢慢復原了,告知公司主管下週一應該就可以恢復上班,殊不知如此紅腫的肉/皮膚,代表還在嚴重發炎。

已經完全失去生活自理能力,無法自行洗澡洗頭洗臉,連穿衣服也沒辦法。拿不了杯子,無法梳頭,一直維持蓬頭垢面狀態,除了上張老師和莫仁維的課以外,沒有踏出過大門一步。

Please reload

圖片提供/氣機導引屏東會館

照片是5/5 星期二拍的,這段時間情緒低落,中藥繼續吃,狀況就是一直反覆,一個禮拜進公司的時間不超過10小時。我曾經早上醒來,由於手上傷口太多,都是黃色的組織液,然後手就黏在床單和被子上,或是手指頭黏在一起。把手從床單/被子拔起來,或是把手指頭分開的過程,其實沒有那麼痛,但是心裡那種無法形容的痛苦,才是真正打擊一個人精神力的根源。

我晚上睡覺只能用投降姿勢,而且努力把手指頭撐開,可想而知睡眠狀況也是很糟的。

四晚老師的課繼續上,但莫仁維的課5/1起就停止了。我幾乎沒有缺過課,但是我的意志力真的已經薄弱了。

照片是5/11星期一拍的,前一天母親節早上醒來,我的右眼腫起,嘴唇也腫得跟香腸一樣(我老公說其實沒那麼誇張),看著鏡中的自己,我終於完全崩潰了。躺在床上哭得撕心裂肺,這是病發以來我第一次哭。我不知道我是否能好起來,不知道自己還能否過正常生活。哭完爬起來,還好理智還在,傳簡訊跟張老師說我不知道要怎麼過這一關。老師說,身體不舒服只能當修煉,心理和大腦能快樂才重要。但是愚鈍的我,實在不知要怎麼把手上這麻癢腫痛的感覺屏除,然後還能快樂的面對我的雙手。不過隱隱約約,我還是感受到老師要教我的事情,或許種子在這時候埋下了吧...

照片是5/16星期六拍的,這一週過得非常神奇。星期日(5/10)的大崩潰後,星期一/二/三情緒在谷底,然後被幾家銀行逼得連進公司三天(因為銀行都想知道公司營運狀況),還要上演樂觀堅強未來一片光明的戲碼,我果然已經在第18層的地獄了...

5/13星期三晚上去百胤整復所拔罐時,碰到一陣子不見的李院長。李院長跟我很有緣,我們聊過幾次關於修道,關於張老師上課我聽不懂的地方,他常常點出關鍵,有一兩次我就有突然頓悟的感覺。

當晚我剛跟李院長說話時,也是勉力維持樂觀堅強開朗貌,然後馬上被點破。他說:「我不跟這個你說話,你的本我在哪裡?」然後我一秒鐘就在他的診間哭得肝腸寸斷,不能自已。等我稍微平復,他慢慢跟我解釋「我」是什麼,告訴我該怎麼讓這個「我」面對這一關。他講到我正在修羅道修行,我總歸要進到菩薩道。然後他說我最好這段時間先吃素,因為我一路走來急於成長,急於成功,急於證明自己,現在需要彌補這一路所造成的傷害。

 

我其實聽得似懂非懂,但是我記起去年張老師私下跟我說過,我最重要的課題是「戒急」,兩位高人說同樣的事情,我真的要好好想想了。

5/14星期四上張老師的課,不知到底是什麼機緣,張老師那堂課也講到「我」,老師說佛陀孔子基督講的話都代表了他們的「我」, 傳世千古。那我們呢?還在裝嗎?我的那個「我」,到底該怎麼得?然後張老師也簡短提到修羅道和菩薩道。我當晚其實心中很驚訝,為什麼連續兩天兩位高人講了相同的事情?

5/15星期五到王亞玲師姐家裡和一位靈療師碰面。亞玲師姐把整個環境都幫我安排得好好的,然後過程將近三小時,非常愉快的體驗,我也才了解到這十幾年來,我到底給了身體多大的傷害卻不自知啊!原來是我讓自己的身體失望了!

星期五晚上在想著連續三天種種機遇,突然間一切都連起來了,突然間一切感覺不一樣了。想到星期四我跟張老師說沒辦法練無極,手會因為脹痛而破皮,老師回我:「破皮就破皮,那又如何?」那時我心裡還想著,老師你說得好輕鬆啊,破皮很痛,日子更難過啊!但是星期五晚上憶起這段對話,我猛然理解,是啊,破皮又如何,麻癢腫痛又如何?所以我起身開始練停了好久的無極,練了10 分鐘手果然就脹痛難耐,不過我只是減少手的動作,卻沒有停止,練完就靜坐了15-20分鐘。從來靜不下來的我,卻感受到了平靜,脖子因為汗水造成的癢,雙手的麻癢腫痛,在練無極和靜坐的當下,好像存在卻又不存在。當晚睡覺時,手擺好投降姿式,就一夜好眠的熟睡了。心中似乎對於黏在被單/床單,或是手指頭黏在一起,已經不甚在意了。

5/16星期六手沒有比較好,傷口仍然滿手,但是心境完全不同。而且本來不甘願吃素的人,突然間覺得吃素沒什麼。我對於桌上香噴噴的肉,我沒有厭惡,也覺得看起來很好吃啊,但是心中就覺得可吃可不吃。面對甜點,也覺得看起來很漂亮很可口啊,但是心中就是沒有吃的慾望。沒有忍耐,沒有不情願,似乎就是這麼自然...

星期六日仍然繼續練無極加靜坐。

照片是5/22 星期五拍的。其實5/18星期一早上醒來時我就覺得手似乎好轉了!紅腫發炎現象有比較退了,這是將近兩個月來第一次啊!

星期三李思儀中醫師也對我手的進展感到很高興,她告訴我有的時候心念一轉,身體可以感受到心靈力量的,勉勵我繼續努力。

這週每天都練無極加靜坐,還有每天念觀世音菩薩心經。只是五蘊皆空到底是什麼?無眼耳鼻舌身意,無色聲香味觸法到底是什麼?張老師常提到,但是這好難懂啊...

照片是5/25星期一拍的。這週我終於恢復正常全天上班了!手的狀況持續好轉,但是李醫師告知,要有心理準備,狀況反反覆覆是很正常的,要完全康復不再復發,還要一段時間才行,所以一定要嚴格控制飲食,不能鬆懈。我突然想到張老師之前突然傳給我的訊息(2019/12/27),「妳現在飲食要控制,因為內臟吸收能力已經改變。」老師,你已經先看到我要度的關了嗎?可惜學生愚鈍,一直隔了五個月才痛悟啊!

我手的狀況其實是從練氣機導引大概快一年之後才開始慢慢變嚴重的。我很不解地問過中醫師,為什麼練氣功卻讓我身體變糟了?他回答說:「其實是你身體陽氣變足,你體內累績的毒素才有能力發出來!」原來如此啊!但是他也很幽默地問我說:「你有沒有練了氣功覺得身體變好,就亂吃東西... ?」啊!我承認,本來不太吃甜食的我,開始吃甜食;食慾變好就常常吃得很撐; 一些零食也開始都不忌口,再加上常年高壓工作(但是都不自覺)對身體的損傷,在今年一次都還給我了。

 

但是老天對我很好了,選在不用出差,不用應酬交際的這年,讓我慢慢修復身體,太感恩了!菩薩佛祖們,如果我還希望沒有中美之間的摩擦衝突,沒有香港問題,沒有大環境經濟問題,是不是太過分了?(這應該是我下一個課題了,五蘊皆空,色不異空,空不異色,色即是空,空即是色,受想行識,亦復如是,到底是什麼?)

 

寫下這一切最重要的是要提醒自己,曾經經歷過什麼樣的事情,即使將來完全康復,也要謹記這段時間的教訓,千萬不要回到以前的生活型態和飲食習慣。也要永遠記得那神奇的一週,從感覺掉落十八層地獄後接連出現的高人和護法們,讓我有了180度的大反轉。

 

其實那週還有一件不可思議的事情發生,我一位基督徒朋友,在星期四晚上禱告時,聽到基督問他說願不願意協助我度過難關。在此之前我已經一個月沒跟他說過話了。他跟他的主對話很久,然後星期五到星期日,每天都聽到同樣的訊息,他也都告訴他的主說他願意幫我度關。然後星期一,也就是我第一次醒來覺得自己好轉的那天,他當天晚上禱告時,那個聲音就消失了。

 

我跟他是星期三通到電話,本來我也不是打給他,只是剛好他幫不在座位的同事接起電話,他才跟我提到了這件事情。我們兩人都對於時間的巧合驚訝不已,只能說冥冥之中,很多高等的力量,不分宗教,是真的存在啊!

 

最後我要感謝四晚班的師兄姊們,感謝你們這段時間的幫忙與鼓勵,無論是一句正面的話,或是幫我打開水壺,叫計程車,開車門,拿錢包,撐傘等等,這些都是無形之中幫我度關的力量。最感謝的是我老公,他一個人扛起所有的事情,要同時當爸爸,老公,看護,司機,傭人等,我覺得其實他也在度劫啊!

 

對於各方高人和護法,尤其張老師,感恩之情無以表達,會勉勵自己在修道的路上,精進前行,義無反顧地往前走,希望能得菩提心,慈悲心,同理心,無懼世事的心,然後最終長成金剛心,這才不負你們的恩情!與各位師兄姐們共勉之!

  • Facebook - White Circle
  • YouTube - White Circle
  • Blogger - White Circle

10046台北市漢口街一段3號9樓

電話:02-23111166  傳真:02-23757878

電子信箱chiji.taoyin@msa.hinet.net

中華氣機導引文化研究會 著作權所有 © QIJI-DAOYI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