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醫氣機導引第178期電子報 2020.12.10

近期電子報

【專欄三/香之物語】

天地人合參──沉香雕刻

王亞玲 

Posts Are Coming Soon
Stay tuned...
香山九老茄楠山子

故宮博物院的天香茄楠(棋楠)展,2018年剛開展時就特地前往,前陣子剛剛落幕,這是故宮首次呈現清乾隆時期的沉香茄楠雕琢器物。除了陳設品之外,如雕刻山子、爐瓶、筆筒、如意、古劍等,還包括佩戴品,如朝珠、手串、耳挖簪、板指、圓鐲、香珮等。故宮收藏唯一一件沒有雕琢的沉香原木,反而沒有展出。

 

沉香是大自然孕育而生的珍寶,稀有性和絕版性已經決定了她難以逾越的價值,而沉香的雕刻,卓越的藝術展現,結合了天地人的特色,更加總沉香的整體價值。但事實上,優質沉香本身的形態渾然天成,就是大自然鬼斧神工的雕塑。每一個都像是木中的舍利,形態千變萬化,她歷經久遠歲月的地底沉埋和天地之間的淬煉,自帶靈氣和能量,讓人立即能感受沉靜安定的力量。

 

茄楠是沉中之沉,珍貴稀有,自古雕刻藝術家少有機會讓這些珍寶示現眼前展開創作。即便熱愛藝術和附庸風雅的乾隆皇帝,非常喜歡沉香、用香和品香,也無法發展一位專門的沉香雕刻藝術大師。乾隆把好的藝術品都貯放於乾清宮,並以等級分類。天香展中,最香(故宮器物科科長侯怡利說的),也被乾清宮列為「時做上品」(時做,就是乾隆當朝所做之物,最具代表性,品質最優的)的「香山九老茄楠山子」。它就是乾隆六年,令廣東牙匠(象牙雕刻師)楊維占的雕刻作品,作品高18公分,作品整器由一塊沉香木製成,保留著沉香原有的質理,形成巍峨險峻的山頭,山峰下則雕刻九老,姿態各異。

 

清初國力強盛,民生安樂,文風盛極一時,乾隆尤篤風雅,常見的傳統木雕、高浮雕技法的竹雕、以及鏤空的象牙雕刻盛行,受文人推祟。宮中常徵木雕、竹雕、牙雕等匠師進內務府當差。乾隆只能把沉香交給這些經驗的匠師去執行。匠師短時間沒辦法把沉香木和其他質材的差異,形成一種獨一無二的沉香雕刻觀,往往多數是一般木雕、牙雕和竹雕形式的翻版。如同另一個時做上等的「雕茄楠木螭虎龍尾觥」,器型彷西漢角形玉杯之形制與紋飾雕製,全器以鏤雕與浮雕,結合鳳紋、螭紋與龍紋而成。

 

串珠雖然對一般人來說比較討喜,但沉香雕刻更值得收藏和研究,如同藝術品的經典。沉香雕刻的難度大,除了稀有珍貴外,它本身因倒埋土中經千年風化腐巧和再結晶粹化而成的精華,凝聚了木質和油脂兩種材料,質地不均難以雕琢,油脂繃脆沒有韌性,木質部分既鬆又輕,雕刻難度比普通木雕石雕大十倍以上。另外,沉香原料形狀千奇百怪,無法複製,創作者要依形取勢,在不破壞整體材料的基礎上,尋找有肉的地方下刀,展現其自然純樸的質地。

 

所以,通常收藏沉香雕刻要有「形神質」三個條件。形,雕刻家隨形而雕,好的沉香雕刻在形態上講求的是自然與藝術的結合。神,沉香雕刻帶著工匠的情感,要有靈魂,傳神、動感,有生命力。質,沉香本身的質地,油脂多和味道好,做工配上雕工,是沉香雕刻收藏亘古不變的真理。

鍾文堅作品
李鳳強作品

在古代,優質沉香體塊大的不多,也不像其他木材可以重複雕刻,因此古代沉香雕刻的巧妙就是攢鬥拼接技法,民間和宮庭裡常看到小塊細碎的沉香攢鬥拼接成大塊沉香再來雕刻。這樣的雕刻是受限於沉香的材形和體積而產生,是被動性的,這樣的技法不好,卻突破了沉香雕刻的特徵,有時會看到雕刻小品為了迴避拼接痕跡,展現出其獨特的美感,這是其他雕刻所沒有的。

 

隨著香與宗教文化的後來發展,台灣和福建的傳統木雕盛行雕刻佛像,雕刻藝術家才漸漸逐步接觸到沉香雕刻。台灣最知名的是已故雕刻大師鍾文堅,他先是雕刻佛像,後以沉香木創作聞名,禪淨雙修的他,從禪悟中創作,沉香雕刻不僅是天地人的結合,同時也是緣法的呈現,他的沉香雕刻佛像神韻極佳,法相圓滿,雕刻作品完全展現創作者的修行表相。

中國中生輩的福建莆田人李鳳強,也是以雕刻佛像知名,木雕世家出身的他,傳統雕刻工藝水平不錯。桃園中壢仁海宮的沉香媽祖雕像,即是他的作品。沉香媽祖雕工細膩,沈靜莊嚴。他在佛像雕刻最聞名的是,一般的木雕師一天最多雕刻十幾尊佛像,他為新加坡光明山普覺禪寺打造的萬像塔,一天內雕刻超過一百尊佛祖頭像。 

鄭堯錦作品

徽州出身也是木雕家傳的鄭堯錦,竹雕、木雕、硯雕、牙雕和角雕皆精。徽州四雕指的是石雕、磚雕、木雕和竹雕,前三者形成中國徽派的建築,在黃山一帶。因此當地人最重要的謀生工具就是雕刻。故宮文物月刋曾提及,清中葉以前的文人筆記,談及竹刻,必稱譽嘉定的竹器,它開啟竹雕的藝術巔峰。徽州竹雕歷史雖悠久,卻不及嘉定。原本是硯雕學徒的鄭堯錦,一次在《徽州竹雕》的書中感慨黃山竹雕的式微,轉學竹雕,後因台灣商人接觸沉香再轉沉香雕刻。

沉香雕刻,總結幾個特色。首先是選材,香味、顏色、質地肌理特色是必要條件。再來就是「留皮」、「頂邊」雕刻,留皮就是保留原生材質的美感狀態。頂邊就是將沈香的體塊極大化,四邊頂天皆可雕,充份利用每一塊沉香的體積和形狀。其實這些特色,在天香展的茄楠木雕小佩飾裡,便可看到清朝對茄楠的珍視,木料再小仍要雕刻再利用,魚、葫蘆、八寶等小雕件,充滿著活躍性和中國的器物雕刻文化分門別類,但沉香雕刻的稀有和獨特性,應該發展成其獨立的語言,而非傳統木雕或其他雕刻翻版的概念,但從古到今,我們也看到了沉香雕刻也漸漸地走出自己的道路。

  • Facebook - White Circle
  • YouTube - White Circle
  • Blogger - White Circle

10046台北市漢口街一段3號9樓

電話:02-23111166  傳真:02-23757878

電子信箱chiji.taoyin@msa.hinet.net

中華氣機導引文化研究會 著作權所有 © QIJI-DAOYI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