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醫氣機導引第180期電子報 2021.02.10

近期電子報

【專欄三/香之物語】

暗香盈袖----談源氏物語的香

王亞玲 

2019年春天,我去紐約大都會博物館時,正好欣賞了《源氏物語:日本經典說明特展》。《源氏物語》號稱世界最古老的長篇寫實小說,作者紫式部(也是平安時代的貴族),描述的是平安時代皇族光源氏華麗而戲劇化的一生,人世無常,愛情無奈,生命的歡悅與傷愁。這部古典的小說宛如中國的《紅樓夢》,描繪著平安時代貴族社會的繁文縟節、浪漫而華美的情調。平安時代因崇唐風極盛,文學生活藝術莫不以模仿唐朝風範為榮。《源氏物語》以散文體書寫,中間織入和歌(日本古典詩歌)形式,紫式部深諳漢學,因此和歌裡也充滿著中國詩文的影響,如她最喜愛的白居易《長恨歌》。
S__42524701.jpg
2019年春天在紐約大都會博物館的《源氏物語:日本經典說明特展》展出從平安時代受小說影響的宗教、生活和藝術器物收藏。影像提供/王亞玲 
S__42524688.jpg

帽子香爐:帶有牡丹花和捲葉圖案的青瓷官帽香爐,這造型是平安時代的禮帽,是日本貴族的宮廷禮服的一部分。

影像提供/王亞玲 

Posts are coming soon
Stay tuned...

這部小說充滿著香氣,其實要打開六根全然感受。年輕時讀此小說,只用眼和心,著重故事情節、人物起伏,自從修習香道之後,再次重新閱讀小說,嗅覺啟動了大腦的記憶,對焦沉香、合香、花香的抒情狀物情境,整篇小說簡直芬芳四溢,香氣逼人。紐約《源氏物語展》呈現源氏物語一世紀的影響力,裡面包括有紫式部的手稿,真言宗的佛像、金碧輝煌的浮世繪屏風、幕府時代貴族的轎子、絲綢的服飾,漆器文物、書法、繪畫,還有最重要的精神生活儀式香道具。香道後來與茶道、花道,都成為日本的雅道,近乎藝術的儀式。

 

日本香道的發展,其實跟佛教東傳有關。早在二、三千年前,西方的《聖經》和佛教的《華嚴經》就有合香,不管是製成香膏,還是香丸。但香料和香方的傳入日本,確實是佛教文化的影響。唐僧鑑真和尚是日本香人最受推崇的先驅。盛唐時代,日本派遣使節吸取中國文化,包括佛教文化,佛門高徒鑑真,26歲便在揚州大雲寺講授戒律。當時僧人四萬餘人,抄經三萬多卷,建寺八十餘所。日本佛教戒律不興,綱紀不正,因此特別禮聘鑑真東渡日本,他五次東渡失敗,歷經暴風、失明之苦,終於在11年後第六次成功踏上日本。日本《香書》(一色梨鄉著):「唐僧鑑真和尚,為佛教弘法來朝,彼以種種之香藥和佛典一起舶載而來,並以彼等之香藥調和成發出香氣的薰物之法傳入我國。」

 

鑑真精通醫藥,沉香既是香料也是藥引,盛唐中國香方的傳入,日本貴族武家爭相創製妙方。中國唐中宗時代朝廷的王公大臣,「各攜名香,比試優劣」,定期舉辦「鬥香」活動。唐代對沉香的大膽想像與應用,各式造型的香爐香籠,也同樣影響著日本。日本平安時代,因崇尚唐風,鬥香風氣也相當盛行。

S__42524684.jpg
S__42524686.jpg
S__42524687.jpg
這三張照片是幕府將軍新娘的陪嫁品(1856年製作),慶祝她與德川第十三代的婚姻,帶有蔓藤花紋葉子的圖紋,套裝包括兩個青花瓷香爐,香盒,香道具,托盤,還有檢測的答題卡。這是受源氏物語影響的香之器物。影像提供/王亞玲 

《源氏物語》第三十二帖〈梅枝〉裡,對貴族的香道生活描寫得淋漓盡致,源氏女兒明石姬君成年禮,源氏親自調香,從二条院取來收藏的唐土名香,並將新舊香料送到各位夫人處請求調製薰物。夫人們各依修養旨趣調香而有互異,女兒內定太子妃,未來可能是皇后,源氏親自調明仁天皇秘傳處方,紫夫人特調八條式部卿宮的秘方,兩人鬥香互別苗頭,連婢僕都不讓靠近。沉香盒裡放著兩個琉璃香壼,各置二丸大型香料。再從各位夫人處收取託製的薰香,趁著多雨潮濕的傍晚開始試香。「黑方」含蓄有深味;「侍從」濃豔有致;「梅花」饒富精緻而時麾,韻味新鮮;「荷葉」溫潤自成一格,耐人尋味;仿宇多天皇秘方特製「百步之方」別出心裁,香豔罕聞。以至於裁判對每一種薰香都表示欣賞,「真是多情的評判者啊!」

 

鬥香之後詠和歌,依舊終宵香盈袖,香馥馥兮人醺醺。平安時代的薰物,到了鎌倉時代,寂蓮法師編集《薰集類抄》裡,上卷就是諸家的合香法,下卷是薰物的配方、香料的說明和意見。日本的薰物相關文獻,還是以沉香做為主味,再加上各種香藥(如白檀、丁香、甲香、麝香、甘松…等),鐵臼搗碎、過篩,再以蜜、甘葛、梅肉練在一起,揉成丸藥狀收之。薰物後來被分六大主題,梅花、荷葉、落葉、菊花、黑方、侍從,再從這些主題融入個人創意。日本《香書》裡的注解,梅花就是春天,梅花的香氣;荷葉就是夏天,荷花之香;落葉是秋天,如蘆葦的花衣搖曳;菊花是冬天,露珠上的香;黑方則通四季,淡然不辛,戀慕之香;侍從如秋風肅颯,追憶哀愁。

《源氏物語》草紙蒔繪香盒,這香盒以書的形式製成。櫻花樹下的河流,上有慶祝詩文。影像提供/王亞玲  

說《源氏物語》是一部香噴噴的小說,實不為過。之前的鬥香、調香,另外還有薰香,薰香對於貴族實乃日常,不論是佛前獻香,還是空間、衣服的薰香,還是玩香的品香。小說裡常形容著到處飄散的薰香,予人以優雅有致的感受。無論是佛堂前還是廂房內,迎客添香是禮貌。在第三十七帖〈鈴蟲〉, 佛堂因要講道,為迎客放置許多香爐,但薰煙濃郁叫人嗆咳,於是就訓誡年輕輩道:「所謂薰香者,應該要隱隱約約,若有若無才是。若是薰得比富士山峰還要明顯,到處一片煙霧,那就毫無風流情致可言了。」

 

尤其是到了小說後半人物,貴族美男子薰和匂宮,更自帶香氣。匂和薰在日本漢字,皆為香味之義。文中是這樣形容薰少爺的,「他一身得天獨厚的體香,真不同尋常。稍一挪動身體,便異香飄盪遠近,不啻百步香一般。…他的周遭總是香味四溢。衣服穿在他身上,香上填香,散放無與倫比的氣味。」庭前梅花偶一觸及袖端,花氣更顯馥郁;春雨濕身,衣香芬芳。而匂宮的香氣是薰香出來了,他天天薰香,一樣香氣襲人。文中寫著匂宮「他自己身上的香氣也真別緻啊!禁中沒有一個宮女可以薰染得像他那樣。」

 

和歌在《源氏物語》中比重相當重,它巧妙地取代了散文繁複冗長的敘述,適度靈巧地達成表情的任務,同時凝練美化散文寫景狀物的的部分。不論以沉香或合香,薰香的若有似無,如烟似幻,所以和歌裡常常以烟形容人生以幻化,終將歸於空無。把烟比喻人的生命,也象徵愛情,飄忽不可把握,命運捉弄人。人之無常,愛之無奈,在小說裡刻畫無遺,讀來有此恨綿綿無絕期之淒美感。與白居易筆下寫著香美的楊貴妃與唐明皇的愛情《長恨歌》,也有著相互輝映。

  • Facebook - White Circle
  • YouTube - White Circle
  • Blogger - White Circle

10046台北市漢口街一段3號9樓

電話:02-23111166  傳真:02-23757878

電子信箱chiji.taoyin@msa.hinet.net

中華氣機導引文化研究會 著作權所有 © QIJI-DAOYI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