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醫氣機導引第181期電子報 2021.03.10

近期電子報

【專欄三/香之物語】

權力的遊戲——蘭奢待的傳奇

王亞玲 

2018年底故宮博物院首次的《天香茄楠》展,展出的是清乾隆時代乾清宮的收藏和當代的作品,看出清宮時代的皇室用香,沉香的雕刻和器物,工藝細緻典雅,奢華尊貴。故宮器物科科長侯怡利曾在受訪中提過,唯一香木原木造形的成品反而沒有展出。日本奈良東大寺正倉院,收有日本聖武天皇和光明皇后使用的器物,其中有許多中國唐代過來寶物,甚至很多沉香有關或製成的器物,香爐、薰香球、毛筆、寶劍、香囊等,其中還包括堪稱日本國寶傳奇的香木「蘭奢待」,2019年《皇室守護傳承之美》也正好展出。

 

「蘭奢待」宛如枯木靜置在玻璃櫃展場裡,相對於其他國寶器物的精緻華美,許多人皆匆匆一瞥。隨著兩岸香文化的崛起,就沉香價值而言,蘭奢待其實不算特別,但是她承載了千年日本的歷史文化與政治意義,也造就她傳奇的一生。2019年紐約看完《源氏物語展》之後,曾是文物顧問的學姊送我《正倉院美術館》一書,原打算去年初赴東大寺看此傳奇,無奈疫情蔓延無法移動,還好網路無國界,透過書與網站,也親炙了「蘭奢待」的傳奇。

白石火舍2號是帶有五個金銅獅子形腿的香爐,該支腿連接到圓形大理石壁爐。它被用來在佛陀前燒香。那時的灰燼以大塊的形式保留在爐子中。影像提供/王亞玲

唐代沉香與佛教的傳入日本,對日本文化影響很大。這紫檀金鈿柄香爐,突顯唐人對沉香器物的奢華與大膽。影像提供/王亞玲 

Posts Are Coming Soon
Stay tuned...

9000件正倉院寶物裡,「蘭奢待」被分在藥物和香的分類。上篇文章有提過,沉香和香文化的東傳日本,與唐僧鑑真和尚有關,其將佛典、香藥傳入,後合香、薰香傳入貴族武家爭相創製香方。那時代的薰香遊戲發展出「豔」的香氣文化,《源氏物語》就是「豔」情趣表徵的最佳代表。「大殿四周充滿不可言喻的芬芳,人心也變得豔麗多姿」(第32帖梅枝)受漢學唐文化影響,和歌裡的情趣有種「哀物」的主流貴族文學,以優美、纖細、沉靜來觀照世界。日本的「豔」就是對於自然風物引發的鮮明心境和情趣,或以性情、行為所散發出豔麗的魅力,如同唐代詩人藉景物抒情銘志的風格。但在薰香遊戲的「豔」香氣文化之後,漸漸地轉而對單品香木的欣賞,沉香是香中之王,時代環境也從絢爛多姿、豔香綺麗,走向寂靜、空靈的訴求。

 

正倉院收藏的沉香香木有兩個最受注目,一個黃熟香「蘭奢待」,一個是全淺香(指棧香)「紅塵」。日本北小路功光、北小路成子著的《香道への招待》書中,有提到中國西晉嵇含《南方草木狀》本草書,裡面的越南蜜香樹手繪圖文很有趣,以墨色勾勒出雞骨香、青桂香、棧香、沉香、黃熟香、馬蹄香等,由上而下全出自一樹,但結沉部位不同,品質各異。文字是如此描述:「交趾有蜜香樹,幹似柜柳,花白而繁,葉如橘木,心節堅黑。其沉於水者為沉香,與水面平者為雞骨香,其根為黃熟香,幹為棧香,細枝緊實未爛者為青桂香,其根節輕而大者為馬蹄香。其花不香,成實乃香,為雞舌香。」

 

當然這些香不可能長在同一株上,但很明顯的,黃熟香指的是土沉,沉香為木心主幹處和節眼突起處,油腺旺盛堅黑而沉水,則是伽羅。雖然後來這些名稱隨著歷代時空轉移而有不同的看法或解釋。但在日本的黃熟香就是在土中非常久的熟香,因為熟透了,所有的木質纖維骨架結構都鬆散碳化,只剩下堅如硬石香腺油脂醇化組織。土沉被視為木中鑽石,就是其味香甜沉靜,氣韻清揚又富有內涵,香氣與伽羅(棋楠)接近。

 

在日本聽到「蘭奢待」,香道人士都視為夢幻追求。她被視為日本第一香,單看東京教育大學名譽教授西山松之助,1991年發表對這塊香的品香感受便知。

「我對於蘭奢待被稱為是世上最珍奇絕妙的香是確信無疑的。但是當端捧香爐在手中,靜靜品香之時,我原先充滿想像先入為主的感覺,轟然地崩潰瓦解了。它的香氣是那麼完美無瑕、不可言喻、圓潤可人、甜靜大方。深切地感受到了明朗、爽快、豐盈、溫和,果然是名香啊!在世上有很多被稱為名品的東西,如正宗(岡崎正宗,鐮倉末期的刀工。武士道精神)的名刀、樂長次郎的茶碗、利休的茶杓(茶道精神)等,都有和前述名香蘭奢待具有相同的待質,蘭奢待的香氣,實在不愧是名品中的名品,如同古來之評斷,誠然名品中之典型。」

 

「蘭奢待」看似漂流木,已經被近代視為「正倉院之顏」(非看不可)。正倉院存有丁香、薰陸香、黃木香等香木,但其中以黃熟香和全淺香這兩種沉香聞名。「蘭奢待」是聖武天皇時代(724-749年),從中國輸入的名香,藏於東大寺正倉院,主要是供佛。為何取其雅名為「蘭奢待」,有一說法是中國特別重視蘭與麝之香(取其諧音),另外正倉院的說法是蘭字心中有個東,奢字上有個大,待字右邊有個寺,東大寺三字藏於其中,是室町時代的文字組合遊戲中得來的別稱。可見當時對漢字的應用很有深意,似懂非懂,迷迷濛濛,絕美神秘。

「蘭奢待」是日本東大寺正倉院快一千二百多年歷史的黃熟香,不僅是傳奇,也曾是歷史權力的遊戲。影像提供/王亞玲 

正倉院美術館一書中言明,黃熟香如何被收藏的經過已不可考。這點和全淺香在「國家珍寶帳」清楚記載正好形成對比。近年,根據正倉院收藏的片斷文件可確認,弘仁十三年(822年)4月空海大師為平城天皇灌頂時,從庫藏中拿出了沉香和其他八種香料,即各種不同的香料各使用了一定的量,可見香料與佛教密不可分的連結。根據正倉院的細部分析研究,「蘭奢待」比較接近越南東部山區和寮國中部的黃熟香,盛唐外域進貢,佛教與香藥藉著商船紛紛傳入日本。

 

「蘭奢待」長約1.56公尺,重約11.6公斤,她的傳奇還包括背後權力的遊戲,上面貼著三張字條,從右到左分別是足利義政將軍、織田信長和明治天皇的截取紀錄。事實上在正倉院的研究史料裡,可以確認的是足利義滿、義教和義政,織田信長,甚至有一說豐成秀吉和德川家康都有截取。因此她的刻痕非常多,據2006年調查,有38個切痕。足利義政雖貴為將軍,但對政治缺乏興趣,藝術熱情極高,也是茶道的推手。寬正六年(1465年)他參拜春日大社,停留奈良七日,一日他突然駕臨正倉院,命該院開庫截香,留下右邊的紀錄。中間的字條是織田信長,他是日本戰國三傑,終結了室町時代,一統江山隔年就向東大寺提出拜見蘭奢待的申請,天正二年(1574年)他帶著佛像雕刻大師以鋸子粗暴取下一塊香木,刻意選在足利義政旁邊,蘭奢待中間的位置,其實是宣示著足利將軍時代終結,他才是最後的王者。據說茶聖千利休同年也從信長那得到一小塊。信長後來又派使者要求截取另一名香全淺香「紅塵」,東大寺因蘭奢待事件因此悍然拒絕,信長未能如願。

足利義政將軍、織田信長大名和明治天皇都在蘭奢待留下截香紀錄。
影像翻攝正倉院網站 

後來的幕府將軍德川家康雖未留下紀錄,但他熱衷收藏沉香,對伽羅尤其喜愛,曾寫信給東南亞諸國國王懇求得伽羅,其中一封給占城王國(越南)提到日本得中低等香取得容易,上等香難,願占城國王資助。後來根據《駿府御分物御道具帳》統計其沉香數量共八十八貫,約三百多公斤。日本香學作家一色梨鄉曾提到德川家康曾於慶長七年(1602年)獲敕命截取,但未在「蘭奢待」上留下紀錄。但後來香木收藏在德川美術館中,裡面取有蘭奢待之銘的香木就有六件。

 

武家將軍的互別苗頭,到了明治維新時代,明治天皇趁著參拜春日大社,帶著香爐去正倉院拜見「蘭奢待」現場截取香片焚香品聞,當時是明治十年(1877年)。明治天皇取其切口左側取香,說是尾部的香質更佳。但事實是不願與武將同流,字條點出「依敕切之」顯示日本天皇家族名正言順的掌權勢力。

 

所以正倉院的史料寫著,截取「蘭奢待」意味著躋身歷史留名的當權者之林,也代表著超越時間和空間持續散發馥郁芳香的黃熟香,被視為一種權力的象徴。像「蘭奢待」這麼大的香木,每個部位都有其不同的香氣特徵。因此相信截取的當權者,他們所嗅聞的「蘭奢待」的香氣想必也不同,就像他們各有不同的統治方式。

  • Facebook - White Circle
  • YouTube - White Circle
  • Blogger - White Circle

10046台北市漢口街一段3號9樓

電話:02-23111166  傳真:02-23757878

電子信箱chiji.taoyin@msa.hinet.net

中華氣機導引文化研究會 著作權所有 © QIJI-DAOYI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