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醫氣機導引第182期電子報 2021.04.10

近期電子報

【專欄四/香之物語】

利休之死的謎---綠釉香盒

王亞玲 

自從學習識香課程,以及香的書寫之後,很奇妙的,每次的題目都莫名其妙的出現,完全不用想,而且一圈套一圈,如同無極功法一般,不可思議。當然研究必須下工夫,也如同我們練功不斷地練習和體悟。這些存在我們現代生活裡的香,我們往往忽略掉,當再重新接觸時,完全有種「靈光乍現」的感覺,而這豈不正是《爐香讚》的魔力。

 

《利休之死》這本10年前的小說,以前閱讀時就是日本一代茶聖千利休(1522-1591)的故事,小說倒敘的時間軸,把千利休賜死前之謎,一一揭開。而那一切的謎底來自於高麗貴族女子的青釉香盒。這當然是小說家有趣而奔放的想像,因為利休之死的謎有破口可延伸,連日本文壇推理天后宮部美幸,都對作者山本兼一打破常規的伏筆讚不絕口。6年前小說改編成電影四月上映,成為經典。「世人只盼花開早,不見山裡雪間萌春草」這是千利休最喜歡的和歌,指春天真想讓那些期盼花開的人們,看看那深山雪裡正在萌芽的小草啊!千利休的茶道捨棄表面浮華而追求實質內在精神的美學,迄今仍巨大影響著日本的文化。

S__43663493.jpg

《利休之死》的小說,把一代茶聖千利休的賜死之謎全都藏在青釉香盒裡。王亞玲翻攝

S__43663495.jpg

2014年四月小說改編成電影《一代茶聖千利休》,在台灣播映。王亞玲翻攝

Posts are coming soon
Stay tuned...

日本茶道源自中國文化,平安時代嵯峨天皇在位時(809-823),由遣唐僧侶如空海等,將唐代的茶種與喫茶方式傳入,當時流行貴族高僧等上流社會,因未普及大眾,隨著遣唐使的廢除,崇唐的品飲風潮很快就消退了。後來到了禪僧榮西(1141-1215)從南宋帶回茶種及禪院的喫茶法,加入日本人的生活禮儀和審美觀,才開始盛行。榮西引入的是南宋江浙地區禪院的點茶法,因此有別於之前貴族華麗的文化,闡述古樸簡約的枯寂茶風。到了戰國時代,因時代紛亂,千利休提倡的「和敬清寂」茶道精神,更使茶道宛如修行,是一種充滿哲學的藝術。

 

中國香文化發展到了宋代是鼎盛的高峰,品香、點茶、插花、掛畫,文人四閑事,代表著宋代文化藝術修養的高度。而這四閑事東傳到了日本皆形成道,迄今被日本文化珍視保存著。尤其是千利休的茶道精神裡便包含了這四項,同時他不拘於中國傳來的茶道具,甚至有點石成金的魔法效果。「美,我說了算!」「我所做的,都會成為傳奇。」「對於我而言,茶比性命重要。」千利休彷彿為美而生,為茶而活。在他的茶席中,主要的茶道具,除了跟茶有關的器物外,還有:

 

掛軸:從中國花鳥山水繪畫,到禪宗僧侶、歷史人物的墨跡,掛軸的重點不在藝術表現而在內容,讓茶席中人皆能領會其禪意精神。

 

花器:席花以四季自然之美帶入茶室,點出季節,同時有供奉之意。

香合:原用於佛寺,後成為裝飾,升炭火時拿香合入茶席,置於茶爐旁,有時薰香,不用炭時則擺設在茶室壁龕。香合的產地以中國為主,也包含朝鮮、琉球、東南亞以及日本。香合的使用分季節,冬季多用陶瓷,夏季多用漆器,是不可或缺的茶道具。16世紀末期以前日本燒造陶瓷技術尚未成熟之前,其實多仰賴中國、朝鮮和東南亞輸入的陶瓷香合。

 

唐代強盛,用香大膽,薰香香方東傳日本;宋代則直接把沉香、檀香切成小塊用以薰燒,也將沉香磨成粉末狀壓成篆香,製成藥丸式的合香香丸或香餅。宋代用香之盛,宋代筆記小說中可得知。如吳自牧的《夢梁錄》和孟元老的《東京夢華錄》裡,有提到宋代很多行業跟香有關,如皇城的〈香藥庫〉禮賓官員,負責接待外賓和奉香。燒香婆嫂,專門為仕紳商賈遊湖和酒樓賞玩時燒香。還有專門幫人打香印的人,即是篆香,用來禮佛和計時,宋人筵席時必備。〈油燭局〉則有負責裝香簇炭的人。《東京夢華錄》記載汴京的繁華景致,可用「花陣酒池,香山藥海」形容。宋代香譜中也訴說著各式香事,集結各家香方。也因此宋代善於製香,品香的爐具考究,瓷製香爐香合的典雅傳世,甚至影響朝鮮和日本。

 

《利休之死》的青釉香盒,是真正教他茶道精神的源起。裡面有著高麗貴族女人的淡粉紅指甲、小指骨和圓型薰香。十九歲之前的千利休,叫千與四郎,是魚販老闆的兒子,鎮日遊手好閒,一次意外見到獻貢給高官的年輕高麗女子,一見鍾情,兩人私奔,原欲海邊漁夫小屋殉情,最後他沒有勇氣喝下那毒茶。此後他出家,法號宗易,天皇賜號利休,意思是「銳利也要適可而止」。

 

他站在美的頂端,既是織田信長,也是豐臣秀吉的茶頭,他展現前所未有的清麗侘寂茶風情,他擁有無數的仰慕者,美也是他說了算。最後終於惹怒豐臣秀吉,遭到賜死命運。故事的線索埋在這謎一樣的青釉香盒裡,原來他能將美展現得無懈可擊,是一段讓他終生悔恨追憶的年少戀曲。相對於豐臣秀吉的奢華黃金茶室,他的待庵茶室清淡古雅,又窄又暗如牢房般,縮小到兩疊半榻榻米,入室需跪俯身進入,武士要缷下刀。這完全是海邊小屋的寫照,是他內心救贖恬靜的茶室。

 

青釉香盒宛如傳奇,一直收在利休的懷裡,他的弟子甚至沒見過,豐臣秀吉出黃金萬貫也不給,甚至秀吉的大將表示,獻出青釉香盒可免賜死,千利休仍然寧願死。青釉香盒,碧綠如玉,燭光下閃著銀光,古新羅的產物,雅致而高尚,如盛裝楊貴妃的香油,是正倉院皇室都沒有的寶物。青釉香盒的堅毅與輕柔,讓他發展出長次郎的茶碗。他所有的一切創作是為了她,一個不存在的女人。

S__43663506.jpg
故宮南院的首展就是高麗青瓷,12世紀有「天下第一」的美名,篤信佛教的朝鮮人,翡色青瓷以香爐和淨瓶最具代表性。王亞玲翻攝

其實,高麗青瓷是朝鮮高麗王朝最具代表性的瓷器,在南宋太平老人的《袖中錦》中,高麗青瓷還贏得「天下第一」的美譽。我記得故宮南院首展就是難得一見的高麗青瓷,其受中國陶瓷藝術的影響極大。在中國五代時期(907-959)至少31位新羅與高麗僧人,經由海路到吳越國求法。由此來看,高麗青瓷的產生與越窯青瓷的工藝技術傳入朝鮮半島有相當的關係。後新羅在唐朝的幫助下,征服百濟,合併高麗,結束朝鮮三國時代成立高麗王朝,由於政治局勢穩定與對遼關係的和緩,便開始發展北宋之間的文化交流,同時期中國的窯場如定窯、磁州窯、汝窯、耀州窯等生產活動興盛,於是中國瓷器自11世紀後半便大量傳入朝鮮半島。高麗的陶工全力吸收北宋諸窯特長,發展出獨特且內涵深厚的美學。北宋徐兢著的《宣和奉使高麗圖經》,就有談到翡色青瓷的記載。「陶器色之青者,麗人謂之翡色。近年以來,制作工巧,色澤尤佳。」翡色就是高麗青瓷的稱呼,書裡還盛讚蓋上有獅形的香爐為最精絕的雕工。「狻猊(獅)出香,亦翡色也。上為蹲獸,下有仰蓮,以承之。諸器,惟此物,最精絕。其餘,則越州古秘色、汝州新窯器,大概相類。」可見高麗青瓷的卓越雕工與優美釉色,與中國高水準的青瓷互領風騷。

messageImage_1617872169677.jpg
高麗青瓷雕刻鴛鴦蓋香爐,以動物形象做蓋飾,刻工深淺有致,刀法剛柔並濟。(大阪市東洋陶瓷美術館藏)王亞玲翻攝

也因為北宋徽宗與高麗睿宗十二世紀初密切地官方往來,因此高麗青瓷主要的彷效對象是專供廷內的汝窯。汝窯天青,高麗翡色。高麗青瓷多流行於文人僧侶貴族,燃香之香爐和佛前淨瓶,都是代表性作品。另有象嵌青瓷的技法,則深入民間。象嵌青瓷就是鑲嵌技術裝飾於高麗青瓷裡,鑲嵌技術在工藝上的應用,於金屬器有金銀錯,於漆器有螺鈿,於瓷器則見於高麗青瓷,工藝技術獨特。尤其篤信道教的的宋徽宗把雲鶴紋的圖案傳入也相當盛行。

 

高麗青瓷的重要性,也就明白青釉香盒,除了利休之死的謎外,也是個時代的寶物。至於焚香部分,有趣的是日本流行薰香的合香,同時為其取銘(名)。有次利休問弟子,今晚紅色的月亮,你會擺設何種茶席?「無需花卉,也不用任何東西,打開窗戶,在茶庭擺設香爐,薰香晚風如何?聞著似有若無的香氣,茶釜的水聲聽起來也會格外幽雅。」利休回:「那很有意思。讓晚風在茶庭裡飄香的雅趣,非得在這種春天晚上才能辦到。香最好選用舞車。」

那是取名自能曲的香。一對生離的男女在祭典的花車前跳舞,偶然重逢…..。沒有比這種香更適合人世的悲哀與重逢的僥倖。「適合用哪種香盒呢?月亮是紅色的,所以若是用綠釉香盒,一定十分富有情趣。」利休閉上雙眼,若無其事地搖頭。

messageImage_1617872277104.jpg

青瓷陽刻饕餮紋鼎形香爐,圓鼎式爐身,三蹲足。周身加飾製造出銅器的效果與美感。(大阪市東洋陶瓷美術館藏)王亞玲翻攝

messageImage_1617872428679.jpg

青瓷象嵌辰砂彩菊花紋油壺,菊花紋象嵌在青瓷上,蕊心則以含銅顏料綴飾,發色暗紅。(大阪市東洋陶瓷美術館藏)王亞玲翻攝

這真的很有趣!為香取銘,從鎌倉幕府時代就開始盛行,因為可以在文學的氣氛中鑑賞散發的香氣,若僅是產地名或沉水等級,就無法經由香氣產生想像空間,或創造出某種情節和樂趣。但他們是依據什麼取銘呢?分成十大類,天體(天象),出所(出處),色體(顏色),姓氏(名人),典故(故事),木所(情境),草花,動物,年支和詩歌等。

 

此外,在小說裡還提到另一種香,是白檀,彷彿是佛教盛行的高麗人最愛。利休第一次見到被擄來獻給高官的高麗女子,在閨房裡就以青瓷的香爐,焚燒白檀和麝香,充滿了甜美而妖豔的香氣,後來女子的青釉香盒,裡面也是甘甜柔和的白檀香氣。與高麗使節金誠見面時,「壁龕掛著畫了木槿花(高麗人喜歡)的掛軸。焚燒白檀香。室內有一種高貴的寧靜,完全消除了內心的芥蒂。」似乎對高麗人的禮遇即是焚燒白檀香,而木槿花後來也成為韓國的國花。

  • Facebook - White Circle
  • YouTube - White Circle
  • Blogger - White Circle

10046台北市漢口街一段3號9樓

電話:02-23111166  傳真:02-23757878

電子信箱chiji.taoyin@msa.hinet.net

中華氣機導引文化研究會 著作權所有 © QIJI-DAOYI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