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週年特刊.png
 

​東醫氣機導引  25週年特刊  2021.06.10

【練功五年級組】

近期電子報
Posts are coming soon
Stay tuned...
133330942_3565292683552462_2646141419779

攝影/陳俐玲

練功五年級組/之一

學而時習之,不亦說乎

 莊文昌

台中一晚

 

人生49歲有幸遇到東醫氣機導引,在此之前一直超時使用身體,隨著年紀增長,漸感吃不消,身邊的親人又因病相繼離世,一度對生命感到困惑。人生在不同的階段,思考不同的問題,做不同的事,如果說五十知天命,這應該是一個很重要的轉捩點。我何其幸運在這時遇到氣機導引,三年前偶然的陰錯陽差,在廖健彥師兄引薦下,接觸了氣機導引,剛開始真的很難,愈練愈挫折,彷彿全身都在哀號,每次上課前總想找理由請假,曾經接觸過的各種運動,沒有一種練得這麼辛苦,感覺愈練愈回頭,幾乎像在復健,歴經半年,所幸在兩位教練及眾師兄姐的鞭策下,還好有熬過來,要不是看到眾師兄姐前輩們的經歴,讓我也心嚮往之,就沒有今天的機會,能認識這門功法的博大精深。真的謝謝大家的包容和鼓勵。

 

誠如創辦人張良維老師所言,這是一套為現代人設計,去病強身,改善生命品質的簡易體操,而其內涵又在考量功法的原質意義與實用效益的前提下,去蕪存菁的取其精要,將二千多年來中華的養生文化,融入呼吸、動作及意識的鍛練。張良維老師真不簡單。

 

如今已逐漸養成習慣,隨時觀照自己,寧靜、鬆身、意念引導肢體,螺旋、延伸、開闔、絞轉、靜心、旋轉、壓縮、共振,八大原理己銘記心中。託大家的福,從今以後願老實練功,追隨大家的腳步,走在氣機導引的路上⋯⋯

練功五年級組/之二

參與細胞修復與記憶

莊美英

八德四午

 

去年歲末上課簽到時,驚覺自己已達成了全勤成就,過去沒有恆心的我,從來沒有一件事能讓我如此執著、全力以赴,我知道是氣機導引的功法,對身心靈產生好的影響。

   

工作三十年,忙碌壓垮了我的身子,先是右手抬不起來,腳踝動不動就扭到,肝功能檢查都是紅字,胃腸不是脹就是痛。能有機緣進入氣機導引,是教練的接引、提攜與鼓勵。重要的是他讓我相信「細胞是能修復、也會自主記憶的」。這很重要,因為我從來不是用功的學生,課後練習對我來說很「難」,何況每次上完課筋骨常痠痛許久。但因為每次上課後筋骨就鬆開一些,日起有功,讓我深信這套功法對於再懶再沒有資質的人也能緩步進步。

   

有天做完肝功能檢查,四項指標由紅字轉為黑字,醫生問我做了什麼改變,當下我想不起來,幾天後頓悟,是我學了大約五年的氣機導引,五十肩沒再發作,腳踝即使扭到也不再腫痛,最欣喜的是攀足長筋這套功法,讓我身高從153公分變成155公分。也許我原來就155公分,但因長期屈胸弓背,胸窄背駝,挺不起脊梁。但藉由螺旋、延伸、開闔、絞轉、靜心、旋轉、壓縮、共振,讓我的氣機活絡起來,沒有「老倒縮」,可謂「奇絕」。

     

「身輕如燕」是課後的感受,上完課汗水淋漓後,就是一夜好眠。年輕人一定無法感受此等快活,但是長期被失眠所苦的人,一定為我歡呼,所以一週一次的課,我非常珍惜。如今我已學了 「旋轉乾坤」 「大鵬展翅」,目前正在練「螳螂捕蟬」,每套功法各有其功能,兼具力與美,既能強身,也能展演。每當在朋友、家人間炫耀所學,得到滿堂彩時,心靈得到莫大的滿足。

 

我喜歡氣機導引課程,感謝眾多為我們健康付出心力的師兄姐,更感謝張老師的堅持與推廣,最後敬祝東醫氣機導引生日快樂。

練功五年級組/之三

走向自己的身體 Just do it

張嘉芬

八德六早

10幾年前在中國時報看到張良維老師的報導,覺得人怎麼可以這麼鬆柔、自在又有力量,心嚮往之,才報名上了兩次課,就因為工作需要經常出差而停課,在忙碌中也就漸漸淡忘了。近年因為脊椎問題身體經常感到不舒爽,不知為何就搜尋起張老師的名字,重新牽起我與東醫氣機導引的緣份。

我對記動作非常不在行,因此剛開始時的鬆身,對我來說真是最好的入門!從九大關節重新認識自己的身體,雖然笨拙,但不可思議的暢快流汗、從內而外煥然一新的感覺,支持著每堂課後顫抖的雙腿再走進會館。印象最深刻的是凌波微步,第一次走的時候真的不誇張、鐵腿三、四天,舉步維艱,到現在班上同學們還會追問:好久沒走凌波微步了,是不是該走一下? 可見大家都有一點點的體會與進步!而相同的功法經過多次的練習,也有不同層次的心得與收穫。好比雁行顧盼,開始時蹲不下去、兩腿怎麼也無法穩穩交疊,到現在雖然還不能做到大開大闔,但沉轉時兩手浮起,已經可以慢慢體會到是氣往下沉還是由手帶動、手是否有坐腕、旋腕等,並且專注在動作中、控制身體的協調性、放鬆,感覺一切過程。感謝教練們無私的指導與不厭其煩的提點,雖然資質駑鈍,還不知道自己的橫膈膜在哪裡,呼吸也做不到慢勻細長,但從每次的練習中一次次放鬆,向內覺察,也總是有滿心的喜悅。

張老師曾經說過,會館活動非常多,鼓勵學員盡量參加!所以三天兩夜研習營、梅姐的廣播節目、氣機導引講座、國父紀念館的防疫功法班、沉香入門課程等等,有機會我就會想要參加。現在疫情升溫,也可以透過防疫功法影片,在家練習,真的很感謝會館師兄姐們的付出!期許自己透過功法的學習,不僅提升免疫力,也提昇自己面對未知的力量,Just do it!

練功五年級組/之四

引進一個新的向度

宋翠玲

總館日午

台灣新冠肺炎疫情急速升溫,向外活動的自由受到前所未有的限制。來到氣機導引兩年兩個月,有一年多的時間都在疫情的籠罩下,彷彿是大小宇宙發展的相應,這段時期我也透過練功轉而在自身向內探索,雖然我的功還沒練好,還很呆拙、生硬,很做作,覺察力還很粗糙,但經歷著有滋有味的看見-發現-重整,慢慢開墾一條路,通往內在無可拘束之處。

 

記得有一年在飛往印度的機場,看到日本管理學家大前研一的書,他說,願像草地裏一株不知名的野花,這話悸動著我。很早以前,我就不跟從主流價值,不冀望長成眾人皆稱美的玫瑰,但卻也沒有發展出什麼深刻的自我價值,讓我扎根於泥土,如野花兀自綻放。長久以來,覺得自己像是生化機器人,被囚禁在各種制約的程式中,怎麼樣都無法逃脫自我這個牢籠。

 

學功後,我看到,怎麼練功就反映我怎麼過人生。我從功法書裡尋找知識和心法,我用邏輯推理向教練提出練功的疑問,就像人生裡,所有的一切應該都有正確的知識來達到最佳成果。我用頭腦練功!然後,開始有些小小聲音從心裏冒出來:你怎麼不用自己的身體感覺看看?

 

的確!我的人生正是如此!仰賴知識,追求正確完美,在頭腦應然的虛擬世界運作,遠離了真實的生命,根本沒有真正活過,連自己是誰都不知道。

 

藉著練功,一個新的向度被引進來,那就是身體,以及身體帶來的活生生的體驗和感受。這會是牢籠的鑰匙嗎?

 

一開始,呆呆的身體,透過各套功法各種動作,從日常單調呆板的功能性僵固模式解鎖,開發和感受肢體的可能性,這是我在獨尊智育的教育系統中所漏失的全人發展的根基。在孩童成長期,沒能用本能的身體去探索感知自己並建立和環境的連結,而是早早就拘在書桌前,進行抽象的思想教育,扼殺了原始的生命力。

 

初練功,對於各種招式動作,喚起童真的新奇有趣感,常常一時興起就玩起腕肘肩的螺旋,媽媽總是稀奇看著我說你是蜈蚣喔。有次像馬鈴薯窩在沙發裏,一邊捧著飯碗一邊看電視,眼睛忽然瞄了腿一眼,腿就做起旋踝轉胯,同時吃著看著玩著,覺得好樂。身體有了遊戲之心,想表達他的開心。

 

在學動作記動作後,接下來就在每次的練功中,練習專注覺知身體。這個練習,帶給我許多禮物,這是從來沒想到練功會有的收穫。

 

愛的禮物

看過一個實驗冷漠對心理傷害的影片。媽媽在寶寶眼前,寶寶看著媽媽,想要得到她的注意,和她有交流,但媽媽故意將視線移開,無視於他,寶寶漸漸變得浮躁不安無助,然後哭了起來。幾十年來,我就是這樣漠視身體,把他當作工具役使。練功後,隨著動作,覺知一一掃過身體各處,以溫柔感覺著他,聽著他的訴說,陪伴著他。這是從練功學到的愛自己的方式。

 

靜觀與允許的禮物

專注覺知的練習,讓我反覆操練不評斷的靜觀。每次練功,身心的狀況都是完全不同的,緊繃散亂輕鬆遲滯亢奮鬱悶高興憤怒疑惑肩頸緊悶濕麻木…,還有各種雜念。讓覺知保持在每個動作的當下,靜觀每個發生,任它生滅變化,任它一直流動,然後這些起伏的東西會慢慢脫落,而寧靜浮現。在生活裏,它變成一個允許的空間。向來頭腦只想要有好的感覺,容不得負面情緒,頭腦會千方百計想除錯,盯著它不放,現在,偶爾能做到像在練功時的練習,看到它,允許它的發生,不批評不分析不試圖「療癒」,不對它做什麼。善良卑劣寬容忌妒天使妖魔,共處一空間,看到了,知道了,不抓住什麼,繼續流動。

 

美的禮物

寧靜是練功中常常經驗到的,令我意外的是美的感受。有次,手的動作引動膻中,瞬間湧出一股感覺,而使淚涕奔流,又在音樂中流轉成絕美的感受。另一次,手一坐腕旋出,閉著的眼睛忽然看到淺灰色片段的虛線,正疑惑著,須臾間化成翩翩飛舞的蝴蝶,繼之螺旋迴身,層層花瓣依序綻放,像是若隱若現的水墨畫,感覺美極了。生活中,會看到美的人事物,但大多是一個短暫的感官印象,而且頭腦會給出理由。但像這樣在練功中經歷的美感,是全身的感動,我甚至不知道它為何發生?在什麼樣的條件聚合下發生?為什麼會以意象呈現?為什麼是這樣的意象?這完全超出我用來掌控人生的頭腦所能理解,卻是最美的奧秘。

 

真實的禮物

隨著穩定的練習,也讓我看到身體的真實體驗,和功利的頭腦取向截然不同。其中一例,這兩年,頭腦屢屢慣性跳出來質疑自己學這些動作要幹嘛?做好這些動作又如何?要健康要修持心性靈性,是不是有其他更好的方法?到後來,頭腦的疑問擾動內心時,只要回到練功的真實體驗,就能安定下來,不以慣常模式和頭腦直球對決,而是繞過頭腦,回到自己的感受。很多心靈雞湯都說要跟隨內心的聲音,我一直疑惑怎麼分辨,這才知道原來關鍵在真實的體驗和感受,否則只是頭腦裡虛幻的想法,想得再偉大也沒有絲毫力量,無法成為內心催促化為行動的鼓聲。

 

當身體的感覺能力慢慢甦醒,頭腦想法的讓位,這個生命有機體重新整合自己,也體會到一種清朗的明白。剛開始,我覺得鬆身沒什麼好練,想學一些比較厲害的功法,但就在某次攀足鬆身裏,胸廓一旋開,瞬間滑入深層寧靜,同時浮現一個聲音:「這」不在動作的厲害裏。我頓時明白。更在日後一次又一次的練功中,漸覺「這」也不僅在形為功法的動作裏,而在我們日常所有的動作裏。接著,再一次機緣,讓我明白祂也不只在特定的情境裡。那天爬山,要循階梯而下時,看到階梯的盡頭有四隻狗群聚,牠們浮躁地晃動低吠著,有人因此止步不敢下去。我沒有多想,腦袋空著,就是一步接著一步,像是行禪,然後身體被寧靜包覆,出了犬群,才驚覺,一個有惡犬威脅的外境,和在最安靜最安全的房間裡打坐的環境,前者的定靜竟然可以遠勝於後者。如此次第開展,練功和生活的分野逐漸模糊。我在練功,也在練生活。

 

回顧這兩年,是一個以身體為實驗場的歷程,經驗著頭腦的放下,真實生命經驗的產生,重新學習如何過「活」。張老師的道德經講座,詮釋得精彩絕倫,但沒有透過身體的經歷而明白,也只會是在頭腦無力飄浮的另一種意識形態主張而已。這兩年淺淺初嚐,未來仍要老實練功,繼續深化,螺旋而上。如張老師所說:在死前,一定要解脫!

 

謝謝張老師創建了這個身心靈並修的練功體系,感恩諸位教練以利他的願心,無私傳授己身二十年歲月淬鍊的練功心得並以耐心陪伴,也謝謝所有有緣一起練功協助成長的師兄姐。我總覺得老天爺在人生中安排了好多天使來幫忙我。

練功五年級組/之五

一張回家的地圖

關維玲

總館三早

 

2018年7月,我跟好友一起參加了八德會館的東醫體驗課,由雅靜教練主講,當時她用了一些PPT,概略說明了身體內部的結構,和東醫的初步介紹;當時的我,體態到了自暴自棄的狀況,也為長期的腰痛和五十肩所苦,抱著死馬當活馬醫的心態,我進了六午的入門班,跟著雅靜教練及班上同學們,從最基本的鬆身開始學起。

 

一開始只是感覺在練身體,「放鬆、再放鬆……….」那時的我聽不懂教練的話,想說哪有運動是一直在叫人放鬆,「不用力」怎麼做得了那個動作?內心充滿了疑問;直到我參加了大板根的會員交流大會,第一次震懾於跟著張老師與眾多學長姐一起練功的強大氣場,爾後參加了三天兩夜的課程,在在都讓我好奇,到底是什麼樣的老師,可以讓各路英雄好漢,死心塌地地跟著他20餘年?因此就又參加了三早的種子班,想一窺氣機導引的神秘面紗,也從此開啟了我探索自身內在的奇幻旅程……..

 

東醫奇妙的地方在於,它藉著練功和不同的課程平台與活動,讓我在參與、和別人的互動中,看到自己的起心動念,看到自己的學習動機;在過程中我覺察自己平常都太用力做很多事情,看見自己的耗能與心急,也在每個動作中看到自己的身體空間是如此的侷促與糾結;然後跟隨老師的教誨,試著在每一個看見中放鬆下來,跟真實的身體在一起,沒有懊悔、沒有批判,只是如實地看著它………心,就在這時候回家了,而地圖,就在自己的身體裡,循著動作的軌跡,一步一步地由外而內,直抵那真實的源頭。

 

在這個疫情爆發的時刻,如何安頓身心,成了我們目前的當務之急,而氣機導引,恰好在這時機中,成了那塊滄海中的浮木;在這裡衷心地祈禱,疫情可以讓我們沈靜下來,深刻地反省自己,也祝福大家,平安健康喜樂。

練功五年級組/之六

與自己的不完美共處

吳益良

總館六晚

 

現代來往匆匆、追逐不懈的生活節奏,讓我常常忘記慢下腳步,檢視身、心、靈是否均衡,以及身上各個關節與肌肉組織調控運作的功能如何?同一個體的組成,勞動過度的地方或耗損、或痠痛,疏於活動的地方日漸凋零僵硬,彼此間失去聯絡協調。

 

很幸運能有機會認識氣機導引,氣機導引是一種符合自然法則的鍛鍊,藉由有意識的內省,帶動筋骨的生機循環不息,維持肉身這個有機體應有的功能。除了流轉身體姿態,更要用心體會當下,學習傾聽了解每個坐跨下蹲、絞轉螺旋所牽動的痠痛或緊繃,並且接受自己體能的極限。練習放鬆的同時,也是學習全然的放下,與自己的不完美和平共處。毋需與別人比較,亦毋需急於收穫成果,一點一滴累積,長期下來就會發現自己的進步。似若花開有時,只需耐心灌溉。

 

這些年來感謝認真指導的教練、助教與同學相勉,會館提供了理想的空間,團體氣氛輕鬆又不乏砥礪帶動,一週2小時的上課時間,是無比珍貴的鍛鍊契機,讓我獲益良多!

練功五年級組/之七 

如果變老是必然

倪暐婷

總館一晚

 

當我們年老了,是否跟不上時代潮流而被淘汰?還是被社會忽視了呢?

 

不管是因為身體退化、行動不靈活備受折磨,還是因為孤獨與無力感而憂鬱無法自處,抑或是找不到生命價值所在,這些現代老人生活中所面臨的難題,在進入東醫氣機導引以前,我對於老人社會的發生只能束手無策地等待.

 

2014年,是我和東醫氣機導引大家庭的相遇年,我看見了截然不同的老年生活,不管是屆齡退休,還是仍孜孜不倦工作的學員,都在氣機導引的舞台中發光發熱,甚至發揮了原本在社會上發揮不了的生命特質。世界上有許多事情是年紀到了才能展現出完全不一樣的光輝,學員們所展現的生命之火令我為之振奮與感動。

 

這七個年頭參與協會中許多的活動,給予我在學校或是職場中所無法經歷的,這些點點滴滴的人生智慧不斷引領我圓滿、不驕傲、謙卑、能接受,藉由他們千錘百鍊的生命態度,帶領我越過無常災難,並為我們身上種下最令人嚮往的生命種子,讓我們繼續在社會中紮根。

 

如果人的共同未來是變老,你想成為什麼樣的老人?

練功五年級組/之八 

病痛是最好的禮物

洪文靜

八德二早

 

2017年7月,好友邱尚義帶我試上氣機導引課程,我很喜歡,很想繼續,但因為8月我就發病了,不得不去接受治療。治療期間,我很想走路或做任何運動,但心有餘而力不足。

 

經過10個月治療,身體漸漸有起色,2018年6月我回到台北繼續調養,也想起了氣機導引,於是加入星期二早上的入門班。剛開始因體力不佳,常常練一個小時就很累,有幾次根本就無法出門,但也不知為什麼,每次我都勉強撐著到教室去練功,不要請假,因為我知道到教室後,老師、同學都會陪伴我、照顧我。雖然先生很擔心,但他還是支持我的決定,陪我搭捷運或幫我叫計程車。

 

這三年來,很感謝有機會來到這個地方學習,很感謝張老師的功法、月英教練的教導、助教與同學們的陪伴,每次練功時,大家都像是認識很久的朋友一樣,讓我覺得很好玩、很放鬆。

 

月英教練常常說:妳要感謝自己、妳要放鬆、妳要找空間。對我來說,都很不容易,我能做到什麼程度,我也不知道。特別的是,我一邊練功一邊覺察,發現自己跟自己很親密地在互動在對話。很神奇、但說不上來的感覺。雖然我很多動作都不標準,也沒有做到位,但我的內心告訴我,慢慢做,只要不停下來就好。看看我的教練、同學們都比我年長,課程中有人不會或身體不舒服,大家都會互相幫忙,這真是非常的美,感謝主的安排,讓我來到這麼好的地方。

 

我是泰國人,嫁來台灣16年,語言還是有障礙,還是無法了解中國養生文化或導引是什麼,曾經斷斷續續練過三年太極拳,直到學習氣機導引,我的身體變健康了,心也變正向了,現在的我不再怕病痛,反而認為病痛是一個最好的禮物。這是神的恩典,它引領我到該走的路上.身體就是無常,就是會變化,我能做的只是每天每個時刻繼續調整,該來的就來,接受它,不再抱怨,感謝我的身體,感謝所有的一切。

 

5月18日因Covid-19情況變嚴重,教室開始停課,以前我很少請假,就算請假也會去補課,但這次不知會停課多久,我已經很想念教練及同學們,很想念跟大家一起練功的快樂。相信疫情就跟聲音、跟風、跟水流一樣,都會過去的,屆時希望每一位氣機導引大家庭裡的同學都能平平安安、健健康康地回到教室繼續上課,感謝主。

練功五年級組/之九 

香識,相識

余安邦

總館四早

 

世間所有的相遇,都是久別重逢。[1]

 

一次相遇,

正是一條自我朝聖之旅,

同時也是自我分裂的起點;

沒有終點,也沒有目標。

在面對自身,

在心生震動時,

所做的恰似一個趨近。

趨近一個謎。

 

這個謎,有時令人迷惘,

有時,又些許熟悉,

卻是道不清,說不明。

她/他/它/祂……,還有我,

真的存在嗎?

且將如何存在?

 

與「香」相遇,

也就是與「自己」相遇;

以一種原始的凝視,

近乎天真地觀看,

或者遐思。

 

或許,

你將瞭解我的明白。

從而,

彷彿  依稀

看見自己,

看見天地,

也看見眾生。[2]

 

相遇,即是療遇,也是療癒……

也許,

「我們」因相遇而相識了。

只是也許。

 

離別,是可能的嗎?

不在場的在場,

是最大的在場。

 

其實

「我們」的相遇

只不過是一份難捨的眷戀。

 

[1] 王家衛導演:《一代宗師》,電影對白。2013。

[2] 同上註。

  • Facebook - White Circle
  • YouTube - White Circle
  • Blogger - White Circle

10046台北市漢口街一段3號9樓

電話:02-23111166  傳真:02-23757878

電子信箱chiji.taoyin@msa.hinet.net

中華氣機導引文化研究會 著作權所有 © QIJI-DAOYI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