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醫氣機導引  25週年特刊  2021.06.10

【練功十年級組】

近期電子報
Posts are coming soon
Stay tuned...
IMG_8413-2.jpg

攝影/傅建中

​練功​十年級組/​之一

「請回答2009」——

回答人:2021的自己 

蕭怡萍

週三早

 

Q:還記得為什麼2009年要開始練功?

A:當然記得~當時身心俱疲,得找個出口、找個法門、找個途徑。八萬四千法門,法無定法,終究要尋一法門入門一探究竟。至於為什麼是「氣機導引」,一個字:「緣」,就是氣機導引的logo呀~

 

Q:沒想過會持續至今12年吧~近6年還每週從台中跑回台北上課。為什麼?

A:因為每週上課就像Gogoro要定時充電才能繼續跑的必然。加上十八套功法還沒學完,現在已經跳到練「無極」,被一種「宇宙看不到盡頭」的好奇心驅使!

 

Q:只因為好奇心就願意這樣舟車勞頓嗎?

A:那得來回溯一下這12年到底發生了什麼!基本分三個階段的Discovery。

 

Q:第一階段的Discovery是什麼?

A:兩個字:「功夫」。

 

頭幾年每年參加三天兩夜戶外研習營,有機會和練功N年的師兄姐一同研習,看到他們練功原來是如此「享受」,他們身體在「動」中卻展現了無比的「靜」,和他們一樣比劃動作,但差在哪裡?引起了我很大的興趣。原來——學不來、模仿不來,只能熬過來的就是「功夫」。也才明白為何叫「練功」,而不是運動。一點一滴累積的轉化在身體裡發生,奧妙呀!

 

Q:那妳現在功夫怎麼樣?

A:哈哈哈⋯⋯一二三四五六七,明天會更好~

 

Q:再來第二階段的Discovery是什麼?

A:還是兩個字:「自由」。

 

被張老師每週棒喝,看見自己身體的侷限與障礙,其實是被自己的信念與意識綑綁的結果,不情不願卻非看不可。身體感覺的訓練階段之後,就被升級到心(中丹田)階段的磨練,傻傻搞不清執著和堅持,到底有什麼差別?擇善固執與執迷不悟到底拿什麼劃界線?問是非對錯、問是一還是二,原來,沒對沒錯、一切無二。還要用身體讀道德經,經典必須讀入身體而行動,練功是修行,修到脫掉束縛還原自由。

 

Q:那妳自由了嗎?

A:哈哈哈⋯⋯起碼我知道了給自己五花大綁的正是自己,和別人無關。

 

Q:那第三階段的Discovery呢?

A:終究還是兩個字:「無極」。

 

「無極」已在電子報裡師兄姐們不斷闡述,我就不用再贅述(其實是我寫不出來啦,深奧的理論我看得懂,但自己還是生活得很「有極」,所以不能裝牛逼)。「無極」這境界,估計身體要有「真功夫」、心理要有「真自由」,然後,才能跨入這靈魂的「真空」之境,才能將自己化入「無極」之道。

 

Q:所以妳「無極」了嗎?

A:哈哈哈,我只懂得「勿急」。急不來、求不來,時間到了自己來,我慢慢等。

 

Q:想對入門班學員說些什麼?

A:身體是靈魂的殿堂,每週一堂課的時間,就如同每週燒一炷香,好好參拜自己。驀然回首,我們的身心,默默的、不知不覺的已經越過許多山丘。

 

Q:想對共修的同學們說些什麼?

A:十年修得同船渡,已經一起渡了十多年,怎麼也得是共修一百年才有的緣分!繼續一起手牽手向前行嘿~

 

Q:想對張老師說什麼?

A:謝謝老師造那麼多關讓我們披荊斬棘、練就功夫,雖然經常卡關卡很久,但人生就是場闖關遊戲不是嗎?關關難過關關過。一鞠躬~

 

Q:想對疫情時期的大家說什麼?

A:「無常就是常」——是氣機導引要練就的功夫。百年難得一遇的疫情,讓我們氣下湧泉,身體有功夫扛得住;氣沉丹田,心裏不被恐懼綁架能安住。宅在家中,練功鍛鍊身體;煎一爐香,好好反省參悟~祝願天地人共好、生生不息。

練功十年級組/之二

永遠也畢不了業的氣機導引 

闕建珍

週三早

 

氣機導引到底在學什麼?要學的東西實在是太多太多了,以我目前的程度只能淺談與分享。它是一門自我覺察的功夫,學如何活在當下的能力;學如何在有形的身體,藉由不斷延伸螺旋絞轉共振開發出無限的可能;學人與人之間的圓滿;重新解構對事情的認定;檢視存在大腦中的「我認為」「我覺得」「我應該」,是如何將自己層層的捆綁;思考著當我不存在我的概念時,還有什麼樣的可能性發生?

 

方法是隨時隨地覺察著身體,我怎麼了?我到底在做什麼?我有走在我要走的路上嗎?我可有努力去實踐它?當懈怠時就趕緊行動吧!氣機導引張子曰「做就對了」,做什麼?如何成為自己想要的自己。

 

我常在想,有一天老天如果問我,回顧自己的一生到底怎麼了?都在看別人的故事,讀別人寫的書,講別人說的話;還是像老人與海中的老人,有自己的堅定信念、堅強的意志力,隨遇而安的生活態度同時具備睿智的能力?

 

非常幸運我能在氣機導引溫馨的大家庭裡學習,學習的道路不孤單,因為有伴相隨,不覺得人將老去,因為生活處處充滿著驚喜,希望繼續在老師的帶領下享受體驗生命的美好與自在。

練功十年級組/之三

 

看不盡,這邊的風景真妙

 李宗演

週二晚

 

記得101年練到現在,怎麼也沒有想到會越練越覺得自己的不足,越練越覺得其中的奧妙。今年是氣機導引成立25周年,練了9年的我算是「老、中、青」的「中青」階段吧。回想這些年來,我的學習可以分成三個階段:

 

第一個階段:建立練功的習慣。

剛開始學習時,大部分都是肢體的動作,跟著比手畫腳,每次把身體操練到滿身大汗、精疲力盡,雖然如此,我期許自己:「到了上課時間,務必準時前往」,只是下課後心思完全回到這個現實世界,回到工作崗位上。

 

第二個階段:加緊腳步,認真學習。

會館於105年3月舉辦了大型的展演,記得班長詢問大家,我們班要展演大鵬展翅,有意願的請在LINE接龍。當下我跟家人商量,家人立刻說:當然要支持班上的活動,因此我勇敢的報名了。有位同學問我說:你有學過嗎?我很天真的回答說:學就會啊!可見我膽子有夠大的。幸好師兄除了加強指導我們以外,還願意給我們錄影,我一遍一遍的反覆練習,不懂就問,終於帶著信心上場了。這次展演中,讓我見識了師兄姊的功力,我覺得自己需要更加的努力,認真的做。此次展演最大的改變是,回家後會練功!勤練旋轉乾坤、大鵬展翅、螳螂捕蟬,融入生活中。

 

第三個階段:跟著老師練無極。

老師開始講授老子道德經,同時把螳螂捕蟬功法深化與擴大化,把道德經的精髓融入動作中,推出了「無極內息導引功法」。說實在的,感覺動作繁複,老師又常常做許多變化,我感到困難與困惑。老師說我們的動作太過固定、制式,身體要如水般流動,心要静,練到不用想著下個動作是什麼。後來老師要抽考無極,我和大家一樣緊張, 此時我更加的認真學習,將一個一個動作用心記住,等到動作大約記好了,開始找音樂配合著做(我把自己練習的過程錄下來),音樂融入每一個動作,有一種渾然忘我的感覺,心中沒有任何思緒,享受當下。每一次的練習就是每一次的享受。

 

近兩年來,種子班學員在年底的時候,都需要錄製1分鐘的練功心得,彼此分享,可說是給自己一份反省與對未來的期許。練功的路還很長,開始練無極,才發現自己才剛入門,這其中的博大精深,需要窮一生歲月去探索。最近參與了三場對外舉辦的體驗活動,看到一些想來看看的新人,忍不住會對他們說「來練就對了」,可別像我浪費了三年的時光。

 

改寫某部電影中的一段話:「我願化為一座石橋,任憑風吹雨打五百年,終於,你從橋上輕輕走過,我用顫抖的聲音,告訴你說:『來練功吧!』」。

練功十年級組/之四

不必感通天地,只須老實練功

游夙君

週一晚

被邀稿時想都沒想就答應了,答應之後,腦袋一片空白,不知如何下筆,那就從頭說起吧!記得當時因著對臨終關懷及死亡的議題好奇,輾轉閱讀鄧美玲女士所著《遠離悲傷》,書中提及她接觸氣機導引因緣及展演時神性一瞥經驗的片段而有所觸動,對我來說那像是培養感通天地能力的入口,心嚮往之,於是來了這裡。

入門班的功法習練中,那看似簡單重複的凌波微步,同學們反應常唉唉叫,卻是我的最愛。常常踩得精神奕奕、健步如飛的身心感受,支持個性急躁的我持續下來。這昔日累積來的暗自得意,在初轉入種子班的一次練習中,張老師閱讀氣息後說道「太過有所為而為」。當時以為砍掉重練,現在想想,除了身法,還有待心的觀照及修煉。

記得轉進種子班的同時,逢工作坊舉辦。印象深刻的是一回晨練,阿懋師兄在台上帶領「猿呼」,眾人一起猿呼躍動,我在躍動的高度專注中閃進時間的裂隙,裂隙裡撐出浩瀚宇宙的時空感,從中拾回祖先遭逢戰亂一去未返的家族殘片。躍動停止時,身心感受在一有功夫底子師兄的眼神映照中轉瞬成空,回到當下。這事後來在家族及生活裡發酵著。之後「老子上身」的展演,有了心流[1]的體驗。心流引領後來的生活變得敞開。因著敞開,用「應」的心態全盤接受來到眼前的種種,參與協會更多的活動、擔任助教等。直到睡前有「天旋地轉」的眩暈感,才知不知適度拒絕的慣性而失衡,肉身已為我承載超重的負荷而訴說著「該轉換了,再不轉,等著天崩地裂吧!」......。而這些奇妙體驗及變化,也曾讓我心生傲慢甚而自我膨脹。寫下來提醒自身:回到真實生活與保持動態身心觀看及平衡才是自然的!

至於練功房裡的試煉,初來乍到,記得張老師提及很多人說他很愛操練,心想多半都在聽講,哪來操練啊?遂答「您很愛講話」,而同學們竊笑不已!有次又問「氣機導引是什麼?」我回「透過導引功法的修練,照見自己,並且在日常生活裡實踐。」師說:要做到!爾後的課堂有時平靜無波,有時卻是刀光劍影!也曾有過課後日常用餐,原本該是佳餚美味,嘴裡嚼得盡是課堂衝擊而來的身心分裂感受!有回課堂因著對「率性」的想法而與師針鋒相對。下課後有人安慰,有人眼神示意,我心領,也知身心還在震盪著。課後有夢,夢境大意是有些同學很有共鳴,我反映了他們平時說不出口的怒氣;另,部份同學則有體驗「大怒神」般的驚嚇感!希望趕快落幕。回到現實,衝突像是人際的顯影劑,也是心相互映照的過程。於我則是人際交往經驗中隱形勾子及「犯上」的家族規則之看見。

另外,本來很愛練功的我,以往偶爾有著忘我、調頻到與張老師同一頻道共振而被帶領及流動的經驗,即便有時如小菜一碟,也能津津有味!然而前陣子有近半年的時間對練功房裡的一切,深感無意義!這段無意義的時光裡,有過滿漢全席般的練習,到我身上卻如啃雞肋、索然無味!矛盾的是即便腦袋有無數的念頭想離開,身體還是領我進了練功房。雖然有幾堂課早退,心也來回擺盪,最終回頭面對。何以如此?不是勇敢,而是重口味的我非得張老師一拳到肉,直指核心,才肯甘心面對!

絮絮叨叨地說著過往,此刻想起初來的心念,感通天地做什麼呢?最終還是老實練功,老實生活!

 

[1] 心流(flow)為著名心理學家米哈里•契克森米哈伊(Mihaly Csikszentmihalyi)提出的概念。他指出當人們全神貫注地投入某個活動時,會引發快樂、幸福和滿足感。

練功十年級組/之五

 

化解衝突

身心靈的探索之旅

 陳宜

週三早

 

張老師常開玩笑說,氣機導引一練就是十幾、二十年,旁人一定很好奇:到底是在練什麼?一直都畢不了業!

 

回想當年因身心失調經朋友介紹前來氣機導引練功,原以為練功就是運動鍛鍊身體,轉眼十幾年過去,漸漸體悟到,開展於眼前的這一程練功之路,並非如此簡單。

 

透過基礎功法的鍛鍊,慢慢地把身體覺知找回來。驀然回首,原來一直忽略了善待自己的身體,時時刻刻任由內心的慾望驅使著,熬夜、過勞、飲食起居不規律,就算身體無法負荷發出了警訊,卻仍不知不覺,導致身心嚴重失調。練功的歷程中,我一點一滴讀懂了,曾經的生命軌跡裡,存在著身體與內心無數的衝突,明白了,進而學習接受與包容。

 

接受了身體與內心的衝突,透過練功找到照養身心的方法,然而,覺知的持續鍛鍊,卻讓自己進一步發現:內心與外境的人事物之間,存在著更多的衝突!一句話不中聽、一件事不如己意,內心的小劇場就澎湃洶湧,若無法止住衝突,心力交瘁之下,身體就會一起遭殃!而這更是身心失調的主要元兇。除了功法的鍛鍊,張老師在課堂上用心良苦的「言教」與在各種活動設計中示現的「身教」,無形中給予我們許多機會看清楚自己內在的衝突、不安定。如何面對衝突,化解衝突?習「武」的深意,十多年學習氣機導引過程中,漸漸有些感悟。

 

從十八套功法練到「無極內息導引」,未來張老師要繼續帶領我們走向更高的生命維度,探索身心靈合一的至高境界。「人心惟危,道心惟微,惟精惟一,允執厥中」。學習之路還很漫長,可以確信的是,風景必然越來越美好。

練功十年級組/之六

沒有奇蹟,只有累積!

劉雅君

週四午

 

多年前,我飽受右肩疼痛、手無法抬起之苦。到處看醫生及復健,進展緩慢。好友怡萍問我,要不要來練氣機導引? 雖然不太知道是在練甚麼,但此時已是死馬當活馬醫,於是就這樣開始了我的東醫情緣……

 

五年的歷程,從台中入門班--簡玉玲教練,及謝神助師丈的指導開啟。甚麼樣的學生,就有甚麼樣的老師來治。我這常常三分鐘熱度,又好用執著的頭腦分析、把自己弄得全身僵硬的學生,遇上了東醫史上毅力最強,最老老實實練功夫的老師。就在老師一聲聲從不厭倦的: 踝膝胯、腰胸頸、肩肘腕中,慢慢累積,一點點改變。最明顯的變化是練攀足長筋。從一開始手只能碰到膝蓋,到現在可以完全碰到腳底。不知不覺中,身體已經起了變化!

 

另一個讓我發現練功好處的機緣,是在爬雪山的過程。雪山中有一段滿滿碎石子的路,名為「哭坡」,聽這名字就知道難度上的挑戰了。我的腳踝因長年穿高跟鞋而受傷,爬哭坡時,真的是欲哭無淚,頻頻扭傷疼痛。練功後一年,再上雪山,越過哭坡後覺得奇怪,咦,這次怎麼沒事? 忽地一驚,啊!應該就是練功,救了我的腳踝!不禁在心底拍案叫好!沒有奇蹟,只有累積啊!

 

練功的過程,起起伏伏。從剛開始的新鮮有趣,勤快練習,享受練完功的舒暢放鬆,到後來漸漸發懶,覺得重複無趣。工作一忙或精神不佳,便頻頻請假。於是我想了一個辦法,自己揪團開班。約朋友一起上課,一方面,練功的好處可以嘉惠更多人;另一方面,朋友們一起練,比較有動力。算了算,這個班也四年多了。曾經因為工作忙,或是待在台北的時間多,心生退出之意。但是,謝謝玉玲教練及師丈,及幾位堅持的同學,從未放棄過。不管人來人往,退出了幾位,每周二的晚上,就是準時在那裏守護著大家。

 

我回頭想想,以前常常挑戰玉玲教練,現在才懂,教練的身教就是練功的精萃之一。而那周而復始,一聲聲的踝膝胯……,就是最基本的打底功夫。到了第四年才得知教練的影響及恩慈,甚為慚愧。曾有在他班練了兩年的朋友,問道每次老師的教法都差不多,沒甚麼變化。我只是笑笑回答,教學裡面博大精深,若身體程度未到,尚待來年琢磨體會。這也是在氣機中最大的體悟之一,放下頭腦的自以為是,老老實實在身體練著,才得以如剝洋蔥般,層層剝離掉想法與外形,看見生命真實的核心。

 

真實之路接下來的旅程,是兩年半前,進入張老師的種子班。常聽好友怡萍和玉玲教練提及,張老師說了些甚麼 (以下五百字的崇敬之語)。心生好奇,到底是甚麼樣的神級老師,讓他們這麼信服,但卻總是說不清楚。於是請求進入種子班,我想親自一窺氣機導引的真相。一開始上課,就被震撼到!張老師竟然在全班面前大罵跟了二十年的學生,接著開始針貶時事。怎麼會有這種絲毫不留情面,很會批評的老師啊?這在我心裡,形成一個反差,一個問號,為什麼被罵成這樣的資深師兄姐,卻還是如此尊敬這位老師?

 

我開始默默地觀察,老師在罵些甚麼。我們的大腦,有其機制與慣性,會依循著過去文化、教育、道德、禮俗,個人的經驗與感受,產生各式各樣主觀性看法與作法。舉例來說,當說不好意思的時候,是真的不好意思嗎? 還是習慣性的說法? 當展現笑容時,是客氣地笑,還是內在真實的笑? 當我們做好事的時候,是真心為他人著想,還是試圖表現及滿足自己是個好人的內在道德需求? 老師宛如一個充滿Power的大槌,槌開學生數十年來如水泥般固著的思想習氣,甚至能槌開如細針般,刺在學生心上,連自己都不自知的起心動念。這個「罵」,蘊藏著多大的「愛」,那為著學生好的愛。

 

我學習頌缽、與銅鑼音療的過程中,張老師在音療的學理、身體運作上,都給了相當大的提點和鼓勵,讓我信心倍增。忽然有一天,換我被罵了: 「雅君,不要裝神弄鬼!穿著白衣,捧著缽,好像有甚麼似的裝模作樣!」霎那間,非常沮喪,彷彿從天堂掉到地獄。對於我來說,神聖的儀式,被老師說成裝神弄鬼。面對老師突如其來的無常,我開始反思,甚麼是真實的神聖? 甚麼是內在的敬意? 我為什麼而做? 我知道我在做甚麼嗎?

 

慢慢地,我越來越能領悟,老師總是像鸚鵡般叨唸的: 「你內在所有的樣子,都在你身體上被閱讀著,練功不要只做外形。」老老實實的,先在身體上看見自己(內在)的樣子;老老實實的,在功法中,一遍又一遍,修掉那些花俏的、自私的、禮俗的、人云亦云的思想與習氣,大破而後大立。

 

練功即修行,修行即練功。原來,如內亦如外,如上亦如下之意為此。身心靈就在功法中,一點一滴的交互整合了。令我感佩的是,老師以畢生之力,將這套生命智慧,結合醫學、生理、力學、哲學、神學,花數十年的時間擘畫,沒有虛幻,學理分明。我彷彿進到博物館般,如獲智慧的珍寶,一年一年下來,以多次元非線性的整合方式,反覆融會貫通,越讀越有興味。

 

謝謝老師及師兄姊們,願意耐心包容、教導,駑鈍如我者。

 

表象的罵,只見其外形。內在蘊藏的,是為芸芸眾生好的真實。這五年的累積,氣機導引教導我的是,洞察視野的鷹眼,即知即行的雙手雙腿,還有樸華真實之心。在生命中,越走越喜悅,越走越踏實。

  • Facebook - White Circle
  • YouTube - White Circle
  • Blogger - White Circle

10046台北市漢口街一段3號9樓

電話:02-23111166  傳真:02-23757878

電子信箱chiji.taoyin@msa.hinet.net

中華氣機導引文化研究會 著作權所有 © QIJI-DAOYI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