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醫氣機導引  25週年特刊  2021.06.10

【練功二十級年組】

近期電子報
Posts are coming soon
Stay tuned...
127791024_3487435934671471_7453979284361

攝影/鄧美華

練功二十年級組/之一

永無休止的戰役 

莊朝傑

     

我的盲點是凡事都在找「理」字,總以為有理走遍天下,只要合乎理,就可以義正嚴詞地指責對方,至於態度差、口氣不好,我覺得都是微不足道的小事,所以我不覺得自己有任何錯誤的地方。

 

我總是很努力地過生活,每個做法都要有理由,且非常固執。對方若沒有更好的理由說服我,我也懶得反駁,陽奉陰違,依然照著我的想法做事。對於我認為重要的事,總是習慣掌控一切,事先盡量考慮所有可能的細節與對策,美其名和他人溝通,其實是説服對方接受我的意志,倘若對方提出一個我考慮不周的爆點,我會惱羞成怒,或許為了不二過,其實是吞不下,往往這事會記一輩子,只因忘不了當時的屈辱與悔恨。行事總在「理」字上打轉,極少顧及情面,由於這種個性,自忖中晚年必無親友往來,孤寂以終。殊不知原先只為了練體力、改善心肺功能而被太座帶來氣機導引練功,得遇張老師後,除滿足原本目標之外,又大大意外獲得機緣得以修改一輩子的臭硬習性,並得與諸多正向、親愛的學長們共同學習和成長,實在始料未及。

 

近幾年在老師的心法教導下,漸漸覺得一切事物的好壞對錯似乎不在對方,卻在我內心對它的認知,而不成熟的心往往又受制於靈,終究是由我的意識在評判。意識如何形成?它來自先天累世唯一永存的第八識(阿賴耶識),於受胎時複製出第七識(末那識、DNA),以潛意識的形態影響著原始第六識(先天意識),先天意識又經過後天當世的教育、文化、生活經驗⋯隨時做少許的改變而成完整的意識,它直接對五根所接收的訊息(五識)做分別(好壞喜惡),它再藉由自主神經系統與內分泌激素,影響我們的心,繼而表現在身(肌骨、表情、語氣)。這些外顯的行為表現和內在意識之間,隨時互相影響而變化,並經由第七識上傳第八識並留下記錄,即佛家所謂的「種子」,它將循環影響我們未來累世。

 

眾所週知五識(眼耳鼻舌身)各有其感知範圍的限制和假象,而第六識受先天、後天影響,本已存在著習氣、偏見,若加上五識傳入不全與虛假的訊息,則六識做出的判斷就更遠離真相了,亦即我們意識所區分的「對與錯」就更不可信了。我們的「認為」是來自於「意識」,所以對於我們「自認為對」的事情,應隨時抱持著它可能「實際上是錯的」的觀念,當被人質疑時,才比較容易接受及虛心檢討。

    

為了擺脫「意識」的影響,我嘗試兩種手段:跟自己作對、替對方辯護。

 

[跟自己作對]就是「故意」選擇自己不喜歡及感覺到痛苦的那一方,故意違反意識的判斷,希望能打亂意識的慣性,減低它的影響。 

 

[替對方辯護]就是「努力」為對方找理由辯解,或找出對方絲毫的善意加以放大,替對方説情,以減少自己意識所引發的怒恨怨惱煩。

     

其實會做出「作對」與「辯護」也是起於接受「意識」所做「我對、他錯」的判決,仍舊在意識的作用中隨著它起舞,就好像用強鹼來治療喝了強酸的病人,反而更加讓病情嚴重。「不執著」也是一種「執著」,為了逃脫「意識」的束縛,反被它愈綁愈緊。我所在意的「理」也是一種「認為」,仍在「意識」的作用中。老師曾糾正我,不要怕意識念頭出現,也不要故意去反制或逃避,而是斷除這個「意識」的養分,抽絲剝繭地去分析它之所以生成的原因,然後放它過去,不要再去想它,它沒有「再想」的養分,就不會壯大,才有除根的一天。

     

張老師的智慧過人,制式的教育根本無法匡限其思想,他總能從常人料想不到之處去看事物,當然也沒有固定的思考和行為模式,且行動力超強。近幾年來經由老師的教導,漸漸了解我想方設法地扮好人、做好事、事情做到完美,都是不正確的。人沒有好壞之分,事情也沒有完美的地步,這都是我們自己意識所做的分別。念頭沒有正邪之分,說服不了自己的念頭是邪念,能說服自己的念頭是執著,不只從眼神,它總是會找到出口洩漏,無法意識性地去掩飾。尤其「想方設法」更為錯誤,這是做作,是向外求,萬事萬物的根本在心,只要心不受意識念頭影響,自然地發生才是。

 

老師在課堂內或課外活動時,常有很多讓人意想不到的訓練方式,依各學員的個性弱點及嚴重度,時不時依每人的耐受力,以各種形式正中病灶下手,希望矯正我們長期以來的僵化思維與行為偏差,絲毫不留情面,我大膽推測超過一半的同學都曾有過退學的念頭,但大部分人仍然選擇繼續學習,因為大家感受到老師熱誠期望我們成長的心意。我們的進步程度總是落後老師的期待很遠,卻時常看見他嘴裏剛罵著笨蛋,沒多久又有新的點子想換個方向推著我們前進。畢竟求道易,修道難;修道易,悟道難;悟道易,行道更難,漫漫長路,為了讓這些理解、體悟漸漸沁入我們的意識中,讓我們成長,老師可謂殫精竭慮。

 

25 年忽焉如一夢,我們都還在往前進的道路上,雖然屢仆屢起,走三步退兩步,但非常確定,這條路、這個方向,沒錯!

練功二十年級組/之二

一棵大樹的練功史

 蔡進懋

 

十五年前,朋友送我一棵手臂粗的小葉欖仁樹。我將它種在右側門口,後來成為我家的迎賓樹。

 

近八年內,它正值壯年期,長得挺拔茂盛,高近十二米,成了我們村中最高的樹,遠從一公里外都能找到那是我家的位置。

 

自從它開始壯大之後,我便春夏秋冬都關照著它,看它長出翠綠的嫩芽變成茂盛的深綠色,開花、結果,而後變黃開始落葉。由於它鄰近路旁,四季掉落的花、果、葉必須經常打掃,我將這工作視為一項練功的好機會。磨練耐心、毅力,養成勤勞的習慣。也常在這單純的打掃中覺察自己,體悟了很多人生哲理,想通了一些事,看到了人性的樣貌。更帶動了我兒子親近它,影響了村內小朋友主動協助打掃。

 

    十年來,我傻傻地掃著落葉,村內的居民看我做這事,直勸我把樹砍掉,或者用輕佻的言語數落。我心裡明白自己還沒看透它,依然年復一年地掃著。我用心守候它,看它歷經強颱風吹,屹立不搖,樹型越是高大壯麗。我總喜歡站在三樓陽台看著它,欣賞它。一天,領悟了周天運轉之理,便開始看著它練功,我就是它,它變成我。我和它開始互動能量,將小我投射到大我,放大能量,累積能量作用的多變性。放開小我的執礙,看見天地眾生,傾聽自然訊息。有了這連結,它的精神價值就有所不同,便將此心得分享於教學上,令大小朋友皆能啟動與自然對話。

 

樹大必招風,昔日包容我的鄰居,終於向我提出樹倒毀屋之憂。我必須重視她的擔心,便立刻委請專人鋸樹。雖有不捨,但已無悔無怨。現在它的精神能量已經在多人身上流動,所以選擇成全,讓這個決定,有好的發生,留下美好經驗,創造新氣機。因此,和兒子商討,從萌芽的幼苗中,尋一處良地,種下生機,他日必能再相會!

練功二十年組/之三

謝天謝地謝祖先,

25年幸好沒落跑

 張台芬

 

老師行雲流水帶領著,我們依樣畫葫蘆跟隨著。雖然虛有其表,一趟套路下來,通體舒暢。想來今晚定能一夜好眠。從前上完課全身痠痛,噴藥洗、貼藥布。幾年後練出氣感,下了課氣感特別飽滿,每每興奮難眠。不知不覺中,筋骨的酸痛倒減少,甚至消失無影。偶而爬山走段路也不會鐵腿。然後老師要我們不要記招式,跟著感覺走。感覺感覺,玄喔!年復一年,每到年底回頭望,總有收穫。也曾因為身體傷痛勞累,或生活的不順遂而想停課輟學。還好有同學打氣,自己也難割捨。近來上完課幸福感滿溢,堅持果然值得。

 

識香課後段分組賞香,辨識香材,享受老師無敵的收藏。心中滿是感恩,如果不是來上課,可能無緣與沉香相遇,也就無福感受到沉香的能量與氣場。早年依老師之言每天 一柱香,謝天謝地謝祖先!持續一陣子後,感謝之心、感恩之情油然而生。理直氣壯,據理力爭的習性收斂了,不知情的老友只以為我是年紀大了、反應慢了,不再伶牙俐齒了。

 

二十五年,四分之一個世紀,還是有憂有惱,身體老化,酸痛不曾停歇。無常是日常,放鬆寬心過。從早年的太極到氣機,以至今日之無極 ,練身修心終而無心,但求一個圓滿。謝天謝地謝祖先,我還留在這個園地,並且要持續下去 !

練功二十年級組/之四

向晚之年,細品孤獨逍遙味

 黃伯玉

氣機導引二十五週年,我只能用感恩、感謝來表達內心深處的敬意。

 

在我接觸氣機導引之前,服務於軍界,在我那個年代,眾所皆知,那是一個封閉、嚴肅、陽剛、絕對服從、說一不二的生態環境;軍校的基礎、養成教育,部隊的職務歷練把我塑造成一個看起來不苟言笑的外表,堅定剛強的個性。二十五年前從軍職退役後,有一段時間無所事事,徬徨不安,因緣際會在屏東縣社區大學李春盛師兄的帶領引介下,民國91年開始在高雄會館追隨張老師研習氣機導引迄今。我由一個不怒而威的軍人,經氣機導引功法的濳移默化成為柔情似水的鐵漢。退休後以耳順之年,在屏東縣打造氣機導引平台,創造了自己再利用的價值。開拓人生第二春,指引我生命的方向。

 

今年五月新冠病毒疫情肆虐,防疫提升為第三級,國人心理恐慌,人人自危;因應病毒型態改變,具體的行動方案就是勤洗手、帶口罩、保持社交距離,非必要不要外出,留守在家沖咖啡、泡泡茶、喝紅酒、練習書法、品沉香、打打功法,提升免疫力,降低病毒感染的風險,享受意外而來的那份孤獨——孤獨就是在單一生活中學會「與自己相處」。以前跟ㄧ群人打太極拳、導引,現在ㄧ個人打。以前學書法,在書會中教學相長,現在掛起來孤芳自賞。以前泡茶、沖咖啡可以在沖泡中談產地、種類、烘焙、水溫、沖泡方法,現在獨自一人享受那專注過程,獨享酸、苦、甘、甜。感恩這波新冠病毒疫情讓我真正學會「與自己相處」。感謝氣機導引讓我學會覺察、感恩、反省,在這波新冠病毒疫情下還能靜心逍遙隨性自在。

練功二十年級組/之五

啞巴級的種子終於也開花了

 林芬蓉

 

前一陣子在台北車站前巧遇美玲師姊,聽她說即將推出氣機導引25週年專輯,邀請老、中、青三代學員寫一些文章,我也分到了一篇。年過六十還能被錯看是屬於中生代,這份作業其實比較像是禮物。

 

因為疫情的關係,最近多半蝸居在家,日日調理三餐,賢慧得很。書還是要教,託科技之福,不必出門,只要張羅個白板,連上網路就可以遠端授課。閒下來的時間多了,正好看書、看影片、品香、練一練「自以為是」的無極。孩子覺得老媽的淡定接近怪咖等級。

 

之所以能如此,要感謝老天爺賞賜的緣分,讓我遇見了張老師。四十歲那年,想要挑戰自己的最不擅長,跑到天母時報會館報名太極導引課。一轉眼二十年過去了,跟著張老師走出天母,到市長官邸、國父紀念館旁的忠孝會館,再搬進現在的漢口街會館,肢體動作依舊飯桶,但是人卻不一樣了。

 

多年前的知級評鑑考場上,認真做完動作後,老師要我「放下肩膀」。試了幾次之後,老師不再表示意見。又過一兩年,熊經壓掌學了一些時日,有一天,壓著壓著,肩膀突然鬆了下來。原來這就是放下肩膀。從小被教導,任何事情都要全力以赴做到最好。我並不優秀,但一直咬緊牙關努力面對世界。放下肩膀的感覺竟如此美妙,難以言喻。然後有一天要雁行顧盼時,湧泉落下,雙手神奇的自己飄了起來。這些都是「門檻」。我資質駑鈍學得慢,老師看在眼裡,不管我,等我自己找到跨越的時機。守候,等待,讓笨拙的學習者有自行摸索的機會,考驗的是教育者的肚量與耐性。教書多年,這是我在張老師那裡學到的另類體驗。

 

課堂上身心靈各層面的解鎖,加上近年的沉香訓練,我知道自己比以前篤定許多。一爐香,一縷煙,未必實際在眼前,恍惚間也足以凝神靜心。家人不算,張老師真的是生命中影響我最多的人。農曆年前老師丟下了百萬震撼,逼我們至少要把無極記下來。雖然帥氣全無,細膩度也還差得遠,總算勉強做到了,現在防疫在家才能自得其樂。

 

以前老師要把入門班升等成種子班時,我偷偷想過,老師難道不知道有的種子不會發芽嗎?拿種向日葵來作比喻,要養出壯碩的向日葵,撒下十粒種子,等待發芽,還得拔掉歪歪斜斜沒長好的嫩芽,只留下強壯健康的一株,才能有好的成果。我應該是啞巴級的種子,耗費許多時間長出弱弱的芽,躲在五晚班的角落裡。幸好張老師不是正常園丁,沒有大手一伸,摘下,扔掉。

 

回首來時路,深深覺得能走進東醫氣機導引,是一個不可思議的福份。有老師的帶領,有師兄師姊們的相伴,逐漸年老並不孤單,反而有「夕陽無限好」的溫暖。

練功二十年級組/之六

緣: 一寸光陰一寸金

 莫仁維 撰 /張尊堡 譯

此圖為作者參考許多同類圖表後增補刪修而成。

一眨眼間,二十年的歲月匆匆走過,自我 1999 年從康乃爾大學取得工程學位,以24歲時乾癟細瘦的身軀踏入氣機導引,這二十多年來練功已成為我成年後生活的一大重心,無論是抱著理想步入真實世界並結婚生子的青壯年時期,或是日漸沉穩並從父親手中接棒,成為亞新工程顧問公司董事長的四十五歲,在每個不同階段的背後,都有氣機導引的滋養與陪伴。對我而言,不只是身體方面逐漸健朗,更在這裡培養出寬闊的胸懷和看待世界的高度,我能感受那顆長久埋藏在我魂魄中的東方智慧種子,正逐漸開始生根發芽。

 

有太多的啟發和激勵,實在難以用數千字來描寫。我以最誠摯和謙遜的心情,想藉由張老師所提出的「緣」,貫串這二十多年來所學的精神。這個字從我兒時記憶以來,一直是個充滿神秘感的存在,這樣的想法一直深埋在我心底,直到張老師以此來描述這一路走來,在氣機導引橫跨多個維度的種種發生,才終於喚醒並解答了我對這個字的疑問,而為了完全透徹的了解,這二十多年的時間我不斷在課堂中積極參與、練習、聆聽與消化後,才終於能夠稍稍瞥見這個字背後的真義。

 

「緣」在中華文化中,有著獨特的意義,用以解釋那些發生在人與物之間、人與人之間、人與事之間,乃至於事件與時代之間無法說清的關係,這個字雖然抽象,卻同時蘊含了深遠的東方智慧;一個不屬於科學知識、不屬於諸子百家、甚至不屬於任何宗教的智慧;它經過漫長的演變,如今化作日常朗朗上口的生活單字,用來解釋那些無法說清的因果關聯,它不需要透過任何一本教科書或經典,便已在你我周遭如同空氣般形影不離,而且變成一種提醒,提醒我們世間萬物的因果都因「緣」起而始,因「緣」盡而終;但也正因為它如空氣般稀鬆平常,反而讓我們不自覺地忽略了它的存在,只有為數不多的人能夠確實地觀察到它,並試圖探尋它背後的奧秘,而在這之中能夠真正透徹理解的人,更是鳳毛麟角。在這二十多年間,我有幸跟隨氣機導引共同經歷許多人事物的轉變,讓我看見許多不同的緣份在此發生,無論這些緣份如何呈現,都對這個大家庭帶來正向的影響。在此,我希望能透過「導引與千年時代的緣」、「導引與跨時代環境的緣」,以及「導引與個人身體的緣」三個面向來列舉這些年來的心得。

 

導引與千年時代的緣

氣機導引在這個時代出現,是無比的精準與切中時代所需。從農業時代開始,人類的發展速度不斷加快,對世界產生的衝擊也指數性地飛昇,人類經歷了上千年的農業時代後,在短短的百年間以工業革命為起點不斷加速,甚至到了氣機導引創立的前後二十多年裡,幾乎已經到了一年一巨變的地步,同時面對著地緣政治變化、氣候變遷、經濟動盪、疫情衝擊等無以計數的衝擊,便是我們當下所處的這個充滿不確定性、波動性與戲劇性的時代。

 

導引術是春秋戰國以前就形成的一套運動醫學處方箋,在沉睡 2,500 年後,於1973年伴隨馬王堆的眾多文物重現於世人眼前,而在出土後的二十多年後,氣機導引在台灣台北誕生。如果我們細細觀察,便能發現在這兩個事件之間,有一個跨越千年的巨大緣分,它透過應用現代科技,將東西方醫學和養生觀念去蕪存菁,讓先人傳承的智慧獲得再現與拓展,並成為能夠在當代落實執行的真功夫。對我個人而言,氣機導引承載了千年的記憶誕生於這個時代,這樣的緣份讓我們在此聚首,一起用數十年的歲月打下深厚基礎,爾後共同以數百年後的將來為目標,瞄準遠在未來的那個時代奮力跳躍。

 

導引與跨時代環境的緣

1989 年,是網際網路技術的起點,伴隨著 amazon、Google、阿里巴巴等資訊巨頭的萌芽,暗示全世界有一種全新的資訊平台,即將顛覆整個文明社會;與此同時,遠在地球另一端的台灣島上,氣機導引也在此落地生根成長茁壯。

 

在這短短的二三十年裡,資訊科技飛躍式地快速發展,3C 設備配合5G、生物辨識等尖端技術的相輔相成,儼然成為控制新時代的主力;轉瞬間,整個社會被排山倒海的資訊量淹沒,無人能倖免;然而,身在導引中的我們已提早準備,面對著資訊爆炸的年代,用一顆安定的心沉穩面對,甚至能利用這些科技,將導引的功法和智慧用資訊的方式重新保存,為後代保留追溯的可能。

 

聚焦到這一兩年的世界,疫情迫使人類停下文明的腳步,認真檢視我們與地球的相處方式,人類持續不斷的開發和消耗資源,間接或直接導致了這場災難的發生,彷彿來自大地的嚴正警告。氣機導引自成立之初,便秉持著運動、飲食起居、情緒管理、接近大自然四大理念教導每一位學員,該如何遵循大自然的節律調養自我,善待環境並與之對話。

 

導引在二十世紀末立足於台灣,並且持續運轉了二十多年,絕非單純的巧合,而是因為綜觀整個亞洲,唯有台灣具備了充足的文化底蘊,在二戰後安穩地孕育、培養無數時代中的人才;也唯有台灣才具備了如此豐富的自然資源,讓我們能恣意徜徉其間。在這二十五年裡,現代醫學理論得以和功夫相互結合,成為一套以運動為基礎的全方位預防醫學,成就了「導引」的藝術;這門藝術是一種運用中國先人智慧流傳來醫療病痛並維護健康的運動方法,藉由千年歷史的揉合,把傳統武術、氣功、道家思想及禪的觀念聚集成一種人類對身體,乃至於生命的最高程度理解。

 

導引與個人身體的緣

氣機導引是一套運用九大關節與筋膜,進而配合呼吸,最後達到心和意識的全然訓練方法。在九大關節裡,我們不斷反覆練習經歷並與之對話,看見關節與身體的關係;見踝學穩、見膝學忍、見胯學鬆;以腰學彎、以胸學讓、以頸學低;運腕學轉、運肘學伸屈、運肩學受與變。我們在鍛鍊的過程中必須用正確的心態消化,用心去感受、承受、接受這些蘊含在關節之中的哲學,不斷擺脫大腦「想」的限制,讓身體的運行化為本能,最終將其轉化到更高的層次,達到自我覺察,一路走向移爐換鼎,移鼎換爐的靈性境界。

 

「上醫治未病」,東方的醫療觀念重於預防,同時聚焦在生活習慣與心靈層面,從人的行住坐臥間培養整體的健康,而在這裡,我們透過氣機導引的十八套功法鍛鍊全身的五臟六腑與經脈,作為維護日常健康的基礎,並且在其中不斷深化體會的層次,每每走過一回這樣的過程,便會有更多新的想法在這之中誕生,讓我們足以迎接迎面而來的新時代;我們在即將進入的高齡化社會中重新學會如何變老;我們在這個知識掛帥的環境中重新學習如何學習;我們在西方醫學成熟茁壯的背景中,集結解剖學和筋膜學深刻解析了解功夫一招一式的內涵;我們在東方智慧的萌芽中,揉合生活學與生命學,逐漸走入無極的生命境界。

 

在與導引連結的種種緣份之外,我們更應該懂得發現那些來去於生活之中的大小緣分,為此,我將對緣的幾個想法整理如下,做為自我的提醒。

 

緣,絕非無所作為,而是一個提醒我們應該珍惜那些積極正向的緣,避免不必要消極的緣。每一段緣都是一堂促使我們成長的課,教導我們自我覺醒、自我深耕、以及欣賞的角度。有些緣的出現,意味著我們必須為了他人與未來去做些什麼並完成些什麼。只要我們努力為他人付出,正向的緣自然會出現。緣,意味著以圓滿為目標做對的事,並把事情做對做好,這個好並非我們認知的「好」;緣就是當下,關於我們是否有能力看見它、擁有它、珍惜它,圓滿的解決它,最終將它放下。

 

這一次面臨Covid-19席捲全球的疫情,更是促使每一個人自我覺醒,自我進步,並且學會檢視自己的所作所為,進而調整與適應前所未有的全新平衡;對我而言,這並非是一個只存在危機的時刻,而是一個充滿學習機會的寶貴時刻,在之中的一切緣分,都意味著我們必須站在洞察未來的視角去完成某事,互相給予幫助,才能塑造源源不絕的正向循環,創造善緣的輪迴。

 

從小到大,很慶幸自己能和許多重要的人物相遇,而張老師對我而言更是一位站在時代中的巨人,跟隨這位巨人學習超過二十年,隨之而來的善緣也在每一位學員間深刻地建立;這群來自社會中的各路菁英與人才,放下彼此的身分與光環,為了同樣的生命追求而聚集於此,互相支持、互相啟發、互相洞見。我想這世上沒有任何一個地方如同氣機導引一般,能夠伴隨一個人在生命中的每個階段裡,給予源源不絕的學習機會與成長的養分,透過先人智慧的吸收轉化,打造一個健康、全然且順應當代,實實在在的生命智慧;這些智慧將引領我們面對當下,並在這個瞬息萬變且充滿無常的動盪時代裡,成為指引方向的一盞明燈,照亮名為圓滿的路,而這條路上也將佈滿我的足跡,繼續邁步走向下一個二十年。

  • Facebook - White Circle
  • YouTube - White Circle
  • Blogger - White Circle

10046台北市漢口街一段3號9樓

電話:02-23111166  傳真:02-23757878

電子信箱chiji.taoyin@msa.hinet.net

中華氣機導引文化研究會 著作權所有 © QIJI-DAOYI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