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藉疫修心/之一】  
  80 老人,安住在一爐香、一縷煙⋯⋯

洪明美

作者/洪明美

有人問我:為什麼年過八十還能身體硬朗耳聰目明?
當她知道我除了打理一家老小生活起居,還能每週挪出四、五個時段練功、品香及畫畫,直呼不可思議。這個年齡不是都窩在家看電視嗎?仔細想想,除了和我成長背景有關之外,還因為我是東醫老人。

 

其實戰火中出生的女孩,注定了要比別人更堅強,所以我從小就養成堅忍耐勞的個性。早年爸媽忙著做生意,7個弟妹有3個是我背大的,小小年紀背到腰挺不起來,看到背巾會害怕,腰酸背痛就成了我無法根治的毛病。加上身為家中老大,從小被教導要照顧弟妹,要溫良恭儉讓當他們的榜樣,遵守「沉默是金」的教條,從此養成與人相處不善辭令,不愛交際的態度,平時除了看書只有聽聽音樂等靜態活動。

 

進入社會工作兩年後,發現媽媽得了癌症,我是家中老大,義不容辭需要擔負更多的責任,經常白天上班晚上就在媽媽病床下打盹,累到身心疲憊差點鬱鬱成疾,幸好有醫院志工偶而穿梭病房給予鼓勵和慰藉。媽媽出院後漫長的化療、電療過程,還造成血栓、無法說話及行動不便的情形。幸好老天保佑,媽媽慢慢痊癒了!

 

雖然她老人家在我大女兒出生前走完她的一生,但是臨終看著我們姊弟幾乎都已成年,也了無遺憾了!接著二女兒還在強褓之中,我先生就開始到國外工作,留下我工作、家庭兩頭忙,幾乎難以支撐。到孩子讀小學,他才改為半年回來一次陪伴孩子成長。那段時間有苦有樂,孩子們也慢慢長大,我雖然經常痠痛纏身,但是心情還算穩定,只是難免會感慨生命無常。

 

所以當我39年職場生活告一段落,便參與了醫院志工的行列,將心比心,希望能為病人家屬服務,減輕病人的痛苦和家人的悲傷。我也因為17年志工生涯,讓我看淡世俗了脫生死,再面對日常生活的瑣碎,也就往往能夠甘之如飴了!

 

但是真正能讓我脫胎換骨、怡然自得,是我進了東醫家族的大門,那也是我人生的轉捩點。剛開始在中正紀念堂上課,常讚嘆什麼樣的老師,能教導出如此不同,卻有同樣愛心和耐心的教練,內心深感佩服。尤其在會員大會上,看到師兄姐們展演螳螂捕蟬等功法,被他們肢體動作展現的力和美所震撼,於是積極爭取到本館加上一堂老師的課!

 

在張老師的教導下,不但練功時學會覺察、專注,動作做得更到位,多年的腰痠背痛竟慢慢緩解,身體也變得比較強壯,靈活度更超越同儕。三年前還以77歲高齡,和女兒到葡萄牙自助旅遊,脚力一點都不輸年輕人。更重要的是練功中漸進的認識三丹田,知道除了身體的鍛鍊,還有身心靈的整合。以前日常生活中常感覺煩躁鬱悶焦慮不安,現在很快能覺察並改變想法,往正向思維修正;練覺、修、受,以同理心回應,不會再為小事和我先生拌嘴,家庭的氣氛更融洽,不僅提升了生活品質,更改變了我的人生觀和處事態度。

 

尤其近幾年,發覺學氣機導引對我畫畫幫助很大,畫畫需要的是靜心、專注、流暢,這都和導引功法不謀而合。勤練無極後,所有的左右、上下、前後、旋轉,揮灑出去的氣勢都特別有感覺,雖然還未體驗到「空」,却開始能感受到,如同一幅畫的明暗、遠近、層次,一圈套一圈的結構和流動,更明白原來藝術的道理都是相通的,都是周而復始、循環不已,而且都要勤下功夫才能學得深遠並有所體悟。放下筆,我對老師多年的教導感恩不已,想到在這耄耋之年還能悠遊自在的畫畫、品香、練無極,忍不住讚嘆:活著真好!

作者/洪明美

反觀很多人,為了生活、工作、家庭的總總問題,擔憂恐懼惶惶不可終日,為突然冒出的無常措手不及,無法堅持努力去面對,而我卻能在老師引領下,靜下心來專注體驗忘我的練功。在老師身心靈的教誨中體悟人生道理,更能够化悲苦為力量,達到生命更高的層次。

 

最難得的是老師還用他畢生收購的沉香,有系統的介紹,導引我們藉聞香開竅,並且朝「靈」的方向修練提升,藉沉香的靈動力修煉上丹田,用感覺去練,用毅力和決心去修,讓我們成為,這真是幾輩子修來的福氣。

 

最讓我印象深刻的是一次家庭聚會,姊妹們閒聊間,一不小心就有人翻舊帳爭議不休,我因為勸不動而生氣,當場整個頭像要炸開,眼看就要不可收拾了,妹妹們才放棄爭執相繼離開。回到家我忍不住感慨:不是在練覺修受嗎?為什麼還讓那些負面的情緒來影響我?靜下心,我坐到桌前燃起一爐香,遙想沉香的苦難、沉香的痛,人世間的苦簡直微不足道!沉香還能死而後重生展現芬芳,我們身為食物鏈頂端的人類反而不如,想到這裡,身心才慢慢安頓下來!並開始思索我可以再為我妹妹們做什麼?

 

幾年前也是類似情形。當時氣氛更糟,我藉機遊說她們一起到會館練功,只有大家都朝正向思考,家庭聚會才會和樂融融,沒想到幾年後舊戲重演,那個結依然存在。我既然相信沉香對心性的作用力,以後每次聚會我都會煎香與她們分享,一起在篆香填粉的專注過程中修心養性,藉沉香的力量和內涵豐富我們姊妹的生命,增進我們的情誼,這是我目前唯一能做到的。

 

去年開始全球遭疫情肆虐,親朋好友幾乎陷入緊張不安中,當疫情進入三級警戒,疫苗又遲遲未到,左鄰右舍老人無不惶恐焦躁,看我依然氣定神閒,納悶是什麼力量產生的信心,可以讓我面對疫情不憂不懼?殊不知東醫人在老師調教下耳濡目染,早就有處變不驚,把無常視為平常的本事。

 

就像五月底那場車禍,老師去雪山坑監工回程,大雨路滑車速失控下發生車禍,車子全毀。在上天庇佑下,老師師母竟只有皮肉之傷,除了老師臨危不亂的應對,不得不感念是老師平時燒好香才能逢凶化吉!同學們感懷上天慈悲,紛紛自動焚香謝天,孺慕之情已溢於言表,這已經是一個上慈下孝、兄友弟恭的大家庭了!

 

後來拜讀東醫氣機導引25週年特刊,篇篇精彩令人讚嘆,看老師創立協會篳路藍縷的心路歷程,看學員們在老師的領導下蛻變成長,更看到停課期間,在動盪不安的疫情下,教練們積極開啟視訊教學,為社會、為整個東醫家族築起一道防疫牆。我更欣慰能在嚴峻的疫情下,安住於一爐香、一縷煙中,來一段天旋地轉,內心浮起一絲喜悅與感恩! 我會好好珍惜「當下」守護自己,除了發揮所長影響身邊的人,也願意在有生之年繼續當助教貢獻所學,讓自己和別人更好,做一個樂於助人、退而不休的快樂老人,那才是一種幸福、一種圓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