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之物語】  

 紅樓回首 似夢

    王亞玲

專欄一 香之物語4_edited.jpg

《紅樓夢提到整個竹根香盒,乾隆皇帝也有收藏整個樹根的爐瓶盒三事(翻拍故宮天香展)

專欄一 香之物語2-1&2.png

《紅樓夢〉裡的文王鼎箸盒指的是爐瓶三事的香爐,器型、裝飾與銘文彷自《宣和博古圖》的文王方鼎,明人相當喜好,除了銅製外,還有青玉製的。(翻拍故宮天香展)

文王鼎則精小堅實,與另一個商早期獸形紋扁足鼎一般,約高十幾公分,重約一公斤多。文王鼎商周時代的原件早已失傳,但後來仿其形制的成品,目前收藏在故宮。其腹部裝飾獸面紋,上方為一周夔紋,足為扁夔形。器內有銘文「魯公乍文王口彝」。器形、裝飾與銘文均仿自《宣和博古圖》的文王方鼎。根據《宣和博古圖》的釋文,文王方鼎為周公作祭文王的祭器,銘文簡單易懂,內容又涉及兩位重要歷史人物,故成為明人相當喜好的方鼎樣式,甚至成為明清時期皇宮貴族品香熱愛的鼎式香爐。

 

到了清代甚至還製成不同質材的香爐,如青玉的文王方鼎香爐,目前也是故宮的收藏品,甚至之前在佳士德拍賣會上也見過清代琺瑯的文王方鼎出現。而這文王鼎原是清乾隆四十四年,在熱河行宮文廟落成的祭器之一,乾隆為了推祟孔子和漢文化,在文廟落成特地準備了十件商周時代的祭器,文王鼎只是其中之一。

專欄一 香之物語1-1&2.png

周文王鼎(左)原是商周時代的祭器,與獸形紋扁足鼎(右)一樣屬於精小堅實的禮器。高約10幾公分,重1公斤多左右。(翻拍自故宮月刋)

專欄一 香之物語3-1&2&3.png

清乾隆皇帝乾清宮收藏的爐瓶三事,有很多是鼎型,有鬥彩(左)嬌黃釉(中)還有銅灑金爐(右)等形製,都是晚明到清時代的(翻拍故宮天香展)

另一個在《紅樓夢》仿鼎的香爐出現在第六十四回,「幽淑女悲題五美吟,浪蕩子情遺九龍配」裡。
黛玉私祭,叫雪雁傳瓜果去,「紫鵑將屋內擺著的小琴桌上的陳設搬下來,將桌子挪在外間當地,又叫那龍文鼒放在桌上,等瓜果來時聽用。」這龍文鼒也是有龍形圖案的小鼎香爐,小說其他處的香爐多是銅爐,如鳳姊兒和黛玉暖手的小銅爐。可見富貴大家的賈府,其繁文縟節尤其珍視鼎式的香爐。

 

第十八回「皇恩重元妃省父母,天倫樂寶玉呈才藻」,園內各處,帳舞蟠龍,簾飛彩鳳,金銀煥彩,
珠寶爭輝,鼎焚百合之香,瓶插長春之蕊。…..一對對龍旌鳳翣,雉羽頭,又有銷金提爐焚著御香。
…..只見園中香烟繚繞,花彩繽紛,處處燈光相映,時時細樂聲喧,說不盡這太平氣象,富貴風流。
文字裡充滿著眼耳鼻舌身的五感之旅,細樂聲喧指的是絲竹南管御前清音,鼎上焚的百合之香,是合香,同時有中國人取吉祥如意,萬事皆和之意。

 

爐瓶三事,是品香時重要的工具。清代對燃香用的香丁也十分講究,不是隨便的沉香都能拿來劈香丁,香丁置於香盒,拿來燃薰,爐上鋪上香灰,箸匙鏟灰加以整理,再用箸夾燒紅木炭,或燃薰或直焚,透過熱氣品味芬芳,或觀其烟洗其心。清宮藏香豐富,雍正時期,各式行樂圖中展現宮中多寶格和寢居案上的各式香爐,就可看出清宮中日常起居用香風氣興盛。

 

故宮展出乾隆收藏如鼎般形式的香爐就相當多樣化。其多是晚明到清的作品,如鬥彩蕉葉鼎式爐,嬌黃釉拱獸面紋鼎,皆是瓷器材質,展現不同瓷器技法風格。彷古的銅灑金雲雷紋方鼎,嵌金銀獸面紋方鼎,以及銅獸面夔紋扁足方鼎,一樣以不同器型的趣味處理,展現鑄銅紋飾不同的樣貌,成為清宮獨特的美感。

第二十七回,「滴翠亭楊妃戲彩蝶,埋香塜飛燕泣殘紅」裡探春攢下錢想買些新奇精緻東西,看到寶玉上回買的那柳枝兒編的小籃子,整竹子根摳的香盒兒,探春喜歡的是這個。這一樣讓我想到天香展,清宮以天然樹根略加修飾而成的爐瓶盒三事,順著先天原型的樹根自然雕刻,呈現其自然天成的樣貌。巧的是,《紅樓夢》提到的香爐形制,居然在故宮裡清乾隆皇乾清宮的收藏品得到了對照,可見小說裡的生活日常即是清宮裡的尋常。

除了香爐外,《紅樓夢》處處飄香,祭祀用請的高香(即線香),斗香,許多香攢聚捆紮堆成塔形,點燃頂上一股,一層一層地從上到下燃盡,一斗香可燃一夜。還有第七十六回道:「香篆銷金鼎,脂冰膩玉盆」,在鼎上篆香,篆香由唐代時印度傳入,本是為佛教頌經禮佛用以計時的香,形似篆文,到了宋之後更是筵席必備,藉以測量時間長度。這些宗教儀軌或是生活禮儀,也都延續到了清代,甚至發展更為豐富。

 

清代用香很多是合香,賈芸的母舅卜世仁開香料鋪,常用一些冰片麝香和龍腦香等。女孩們喜歡圍著香爐套上薰籠,不但可以薰衣取香,還可以保暖。第五十二回,寶玉跟著小螺往瀟湘館來,看到寶琴、寶釵、黛玉、岫烟,四人圍坐在薰籠上敘家常。寶玉笑道:「好一幅『冬閨集豔圖』!」

 

其實這話也是有根據的。唐代香中詩人白居易的〈後宮詞〉裡有句,「紅顏未老恩先斷,斜倚薰籠坐到明」,因此從唐朝就流行以薰籠薰衣了。而《紅樓夢》的冬閨集豔圖,更是衍生自明代畫家陳洪綬繪的〈斜倚薰籠圖〉軸。這古畫堪稱明代人物畫的代表作,畫中少婦姿態柔媚,表情恬淡,擁被斜倚在薰籠上,籠下香爐既香且暖。裡面有人物、花鳥、器物刻畫入微,匠心獨具,目前是上海博物館的館藏。

現代人防疫,口罩酒精不離口與手;中國古代人防疫,隨身帶著香囊,如同端午節的香包一樣,祛惡氣避邪穢。香料源於藥典,除了改善氣味外,還有身心醫療功能,因此古籍香譜都有記載。前兩年熱門的清宮劇《如懿傳》,清宮裡的几案上總是放著香爐,周迅主演的如懿(嫻妃最後成了皇后)被宮鬥搞得頭暈鼻塞的,有嬪妃建議她點醒腦的藏香,她撫著黑漆漆的沉水香說:「我就是偏愛沉水香的味道,沉香如定石,如果心能像沉水香一般,外邊再紛亂,也就不怕了。」除了把內心沉靜的如懿比喻成沉香,愈苦難受傷愈堅強芬芳外,從香爐到薰香、品香,清皇宮貴族用香普遍可見一般。

 

曹雪芹的古典小說《紅樓夢》即是清貴族用香版的縮影。中國香文化,肇始於春秋,成長於漢,完備於唐,鼎盛於宋,至於元明清都是承襲於宋代。所以從春秋戰國到清早期,皇家貴族到文人仕紳,香是生活必備,與茶、花、掛畫共稱文人四般閑事。直到清中後期,自鼻菸與鴉片的引進,以及戰爭社會的動盪,文人用香這塊才漸漸淡出,後多集中落在宗教的祭祀裡。

 

明代才子文徵明的〈焚香〉詩:「妙境可能先鼻觀,俗緣都盡洗心兵。」明代文人對自己生命價值觀的追求,發展出豐美精緻的生活文化,不亞於宋代。他們設置茶寮、書齋、園林、畫舫、藏經閣等藝術氣息的空間,時常舉辦文人雅聚,文房四寶、古董文物、香、茶、琴都是文人品味的雅趣。故宮博物院收藏的明代唐寅〈琴士圖〉、杜堇〈玩古圖〉以及孫克弘〈銷閒清課〉等古畫中,都有「焚香」的情景,足見明代文人齋中也是不可一日無香。

 

明代高濂的養生名著《遵生八箋》裡的〈燕閑清賞箋〉更記載了古代名香和香方內容,其把當時流行的香,分幽閒者可清心悅性,恬淡者可以暢懷舒情,溫潤者可以遠辟睡魔,佳麗者可以薰心熱意,蘊藉者可以伴讀啜茗,高尚者可以祛邪辟穢等數品。而沉香和枷楠等香,皆被其列為恬雅與高尚者。而其〈焚香七要〉提到香爐、香盒、爐灰、香炭墼、隔火砂片、靈灰、匙箸等元素,其「官、哥、定窯(珍品),豈可用之?平日,爐以宣銅、潘銅、彝爐、乳爐,如茶杯式大者,終日可用。」杯式品香爐始於北宋晚期,南宋至明文人皆愛。承襲前朝遺緒,國力強大的前清,雖是滿族,卻祟敬漢文化,乾隆時代收藏了很多香文化器物與沉香雕刻。

 

故宮在首次的天香展覽時很多人好奇,為何多是小件的文物,故宮器物處科長侯怡利說,因為戰亂時期,先以几案上的作品為主,比較大型的作品就沒有帶出來了。因此就故宮博物院所藏,曾在不同器物展或茄楠天香展的各式材質爐瓶盒的香具,即是《紅樓夢》書裡的爐瓶三事。

 

且看《紅樓夢》裡的爐瓶三事有哪些?第三回「賈雨村夤緣復舊職,林黛玉拋父進京都」文中黛玉剛進榮府,大紫檀雕螭案上,設著三尺來高青綠古銅鼎,再進王夫人東房門,兩邊設一對梅花式洋漆小几,左邊几上文王鼎匙箸香盒。這文王鼎匙箸香盒便是形製仿文王鼎的爐瓶三事。鼎是商周祭祀用的禮器,商周兩代一千三百年,出土而傳的兩萬多件銅鑄禮器,彌足珍貴。商晚期毛公鼎、乃孫作祖己鼎、子荷貝祖丁鼎、引作文父丁鼎,是故宮所藏四大巨鼎,外形壯碩,氣勢雄偉,是宗廟祭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