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體證道德經】    

夫為不盈,故能蔽而新成

 文稿彙整/游夙君

595A6737.JPG

攝影/氣機導引攝影組

道德經第十五章:

古之善為道者,微妙玄通,深不可識。

夫唯不可識,故強為之容。

豫兮若冬涉川;猶兮若畏四鄰;

儼兮其若客;渙兮若冰之將釋;

敦兮其若樸;曠兮其若谷;渾兮其若濁。

孰能濁以靜之徐清﹖孰能安以動之徐生﹖

保此道者不欲盈。

夫唯不盈,故能蔽而新成。

道是一個什麼樣的狀態?一也。一動了以後,就是德。德動了以後,才是陰陽,才是仁義。萬物都是由道演化而來;但因為道越來越稀薄,才產生仁義禮智信等道德規範。若能回歸道的初始狀態,反而是混沌;這種人身上沒有仁義禮智信的樣子,但他包含一切。因為道是獨一無二的存在,卻能遍及萬物,為什麼?因為萬物裡面都有道根道性,不管在仁義禮智信的哪個層次,都因道而來;肉身都從道的細胞分裂而來。所以我們要回歸道體,才能生生不息,不斷創造自己更大的未來。

 

怎麼回歸道體?該怎麼做?都是這一章所教導的。

 

「古之善為道者,微妙玄通,深不可識。」上古時代的「善為道者」到底具備哪些特質?不是我們用一種直覺的方式,或是用仁義道德的眼光就能看見的。他的存在是深邃而不易了解的。古人藉身體來自我修煉,所以身體叫做「鼎爐」。他所看到的道理,都是從身體修煉得來的,所以一切以身體為本。深,深是什麼?就是練導引、練呼吸吐納到達慢勻細長的時候,呼吸深沉,直達腹部,內心自然就會安靜下來;虛其心,實其腹。此時,丹田之氣就是綿綿若存、用之不竭的狀態。氣沉丹田,而且可以運行到湧泉,四通八達;呼吸以踵,吐納深長到達腳跟。虛而不屈,動而欲出。

 

如此,練功到最後的狀態是什麼?深不可識。已經到達無形無相、沒有是非對錯的狀態。不像謹守仁義禮智信的人,有一定的樣子,讓人一看就一目瞭然。一旦成道,他怎麼樣都是對的;但若要具體描述,就不是你說的那個樣子了。

 

「夫唯不可識,故強為之容。」這種人實在難以了解,若你勉強對他做一些形容,也還是用你原來的思想框架衡量他。就如同上士聞道,上等人了解道之後,馬上行動,勤而行之。中等人理解道,就想進一步研究,用某些道理來解釋它,卻沒有行動。看起來是「知道之人」,其實離道很遠。下等人一聽到有「道」這種東西,就大笑是一派胡言!

 

練功夫的人首重:

 

「豫兮若冬涉川」。「豫」,就是看似進一步退兩步,內在卻是一直前進。在動作的開端、起式時,先把大腦、內心及身體通通調到虛、靜、柔的狀態,小心翼翼的像冬天要涉過大川一樣。練功的時候,看起來恍恍惚惚,好像很怕犯錯的樣子,但是身體內在卻精準到位,一步就是一步。

 

「猶兮若畏四鄰」起式之後,開始動了,如枕戈待旦,彷彿必須隨時關注著四周的危險般保持警醒。

 

「儼兮其若客」。那種莊嚴木訥、謹慎低調的態度,就像作客人家一樣。

 

「渙兮若冰之將釋」。渙兮,讓大腦的雜念,不斷地散開、消逝,如冰融化消解般;讓你的氣息跟身體能夠完全配合,讓想法進入一種流動而被消融的狀態。

 

「敦兮其若樸」。做動作不要追求外型,刻意表現鬆柔的樣子;而是回到內在動機了了分明的本質上。見素抱樸,少思寡欲。

 

「曠兮其若谷」。內心的糾葛混亂已慢慢理清,於是心胸寬闊,如同空曠的深谷能夠涵容一切。

 

「渾兮其若濁」。「渾兮」就是「混兮」。混兮,混是充滿動能的。整體的動叫「混」。身體所有的細胞、關節,一動無有不動。它動起來很清楚,如生機盎然的生態。「其若濁」,當動能渾然一體時,外表看起來很並沒有具體的形象。

 

「孰能濁以靜之徐清?孰能安以動之徐生﹖」練功,是以很嚴謹的態度來面對及定位自己。看似鬆柔的,其實飽含剛猛的內力;知道內心目的朝向何處,那才是真正的存在。道是本自俱足的,道沒有無常、沒有好壞。怎麼會有無常?無常就是你想要好,偏偏結果是壞的。當你沒有好壞之分,就是「孰能濁以靜之徐清,孰能安以動之徐生」了。誰能在這樣混濁的狀態裡,進入了了分明、寂靜無比的心境?外在擾動而混濁,你卻能安在自身的寧靜,得到內在的清晰。


誰能在混濁之中安靜篤定?即便外在混濁,心仍安住,慢慢的讓內心清明如鏡,生命動能慢慢的被喚起,一切幡然醒悟。身體60兆細胞都吸收到你的氣能,當氣能流遍所有細胞,身體所有空間就緩緩舒展開來。因為有了這個舒展而鬆柔的空間,生命本體而生的動能綿綿若存,用之不勤,同時冉冉的活躍起來。接著在這不斷動盪與能量運作的過程中,引動了一種內在本體的動能。這個動能一出來,內在本體散發出光明,再慢慢拓展到外在,因為你那生命本能而來的存在狀態會作用到外在世界,於是,你所到之處會讓動盪安定,能使混濁清明。

 

「保此道者不欲盈」。「不欲盈」就是為道日損,向內修自己,一修再修,到達無為境地。沒有追求的欲望,完全無所為而動,完全無所為而靜,一切渾然天成。像這樣練功的人,是一步一步紮實的,沒有任何追求。

 

「夫唯不盈,故能蔽而新成。」「盈」就是觀念太多太滿,滿到都是說法而完全不會做。閱讀《道德經》,一般多在解釋人性,也許心有戚戚焉,但不會行動。只有能夠運用傳統智慧,並且進入自己的時空脈絡去和解的人,才有機會到達身心靈一致。


我們以身體修煉之道說明,諸位不但有所感觸,而且知道怎麼做,這叫「蔽而新成」。因為我們不自滿,以身體閱讀《道德經》的人是直觀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