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編輯小語   

天之蒼蒼,其正色耶?

編輯部

L1003553.jpg

攝影 / 傅冶中

新冠疫情所向披靡,全人類都被逼進前所未見的局面。氣機導引從5月15日上午十點半接到三級警戒政令後,立即宣布封館停課。隨後,五月底、六月初,入門班教練的視訊課,以及張老師對東醫家族大群體的視訊課就水到渠成,自然到位,同時間把大家一起拉到一個新的領域。

 

「生命會自己找出路」,這股沛然莫能禦的動能,是來自強大的生存壓力。東京奧運在肅殺的全球疫情下展開,沒想到卻淬釀出無比醇美的氛圍;長期被貶為草莓族的台灣後生小子,交出了閃亮的成績單,才讓大家意識到——他們早已經離開父祖輩的視框,走出自己的道路!

 

疫情會催生出什麼樣的世界?它是魔咒還是祝福,端看人類如何迎向這場變局?優勝劣敗,不是能力問題,而是態度。小麻雀不想改變小確幸的生活,牠覺得吃吃小蟲子、在黃榆樹的枝葉間飛翔跳躍就美得不得了了,何必像那隻傻大鳥一樣,明明就是一隻鳥,卻總相信自己有一天會像龍一樣變化飛翔?傻大鳥確實過得不輕鬆,牠平時要不斷地鍛鍊自己的心力,還要耐心守候海運的變化時機。你說牠放著平順的小日子不過,飛那麼高那麼遠做什麼呢?

 

天之蒼蒼,其正色耶?小麻雀永遠都不會知道,若不是像大鵬鳥飛得那麼高、那麼遠,牠祖祖輩輩一直都相信的藍藍的天,其實只是大氣層的折光反射。

 

凡夫不知聖賢事,不同的維度,視野自然不同。新冠是福是禍?小麻雀和大鵬鳥的視野也無高下優劣之別,只是,拋開成見,在時運給出機會時,勇敢嘗試,總比停步不前多一點閱歷。

 

你能從本期電子報裡看出這個企圖心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