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體書寫   

在不斷的腦內革命中成長

沈寧衛

圖片來源/編輯部

剛踏進練功房時,自「認為」身體空間很大,也「認為」多數的入門功法很簡單;若遇到一些不擅長的功法,則選擇逃避,甚至不想練;雙人對練的推手功法,更常「認為」跟對手配合很麻煩,乾脆躲在同學背後,蒙混過去就好,內心也常嘀咕老師為何要教這麼久的對練啊! 練功前5年,我就在一堆的「我認為」及逃避中度過。

 

正因為選擇了自己的認為,很自然地關掉眼睛、耳朵,也嗅不到外界的訊息,僅剩一張愛狡辯的嘴巴,以及遲遲無法層次進階的功法,生活當中自是充滿與自己牴觸的大小事。為何自己的功法無法再提升呢?因為不謙卑,所以覺得不須屈膝落胯;因為不求甚解,錯把拉筋當延伸;也因為逞強,所以不會善用丹田等等,有太多的認為阻礙了功法層次的提升。開始有這些覺知時,已是練功的第8年。8年看似很長,但能在短短8年就讓累積20年甚至30年的執念鬆動,誠屬不易。

 

一個人的執念,或許是寫在DNA,或者是社會的集體意識所造成,不僅影響自身,尚擴及身邊的家人及朋友,也攸關生命的品質。但如何破除我執?唯有以「身體」為介面,透過體神經及感覺神經與大腦連結,進而打破大腦的慣性思維,不斷地藉由身體的覺知進行腦內革命。當大腦的執念瓦解,身體自然願意屈膝落胯;也就能體驗到丹田在身體產生的奧妙;並且有耐心的感覺延伸與拉筋的不同,內心不再反抗。

 

在漫長的練功歲月中,我是如此的經歷著,並且看見自己的身心腦素質,因著練功而逐步成長茁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