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田集   

當導引遇上口罩

​  文稿彙整/鄭雅靜

側引雙臂_20210907.png

圖片來源/編輯部

COVID-19流行期間,口罩是個人的基本防護,可幫助降低上呼吸道疾病感染性或萬一染病的嚴重程度。但戴上口罩也會讓人感到不適,增加呼吸阻力,莫名的心理壓力或導致身體局部過敏等。練氣機導引需要結合動作、呼吸與意識,如果練功戴上口罩會是何光景?

 

呼吸的生理觀

身體活動時通過吸氣、吐氣,以調節體內氧氣與二氧化碳的平衡。進行快速度或高強度運動時,乳酸迅速產生,體內PH值下降,產生過多二氧化碳。此時,呼吸受器會主動偵測濃度的變化,吸納更多氧以燃燒葡萄糖,幫助身體做出反應。譬如,橫膈肌與肋間肌舒張,肺腔壓力大,排出氣體即為吐氣;肺腔壓力變小時,轉為吸氣。

 

呼吸作用影響氣體交換、心跳、代謝、心臟功能,乃至全身的酸鹼平衡。延腦、橋腦共同調控人體的呼吸節律,大腦皮質會短暫影響呼吸的深度、速率。呼吸也受到來自邊緣系統、下視丘傳遞至腦幹內呼吸神經元的刺激,情緒、動作、呼吸狀態相互影響,呈現不同因果關係。


我們的小腦也攸關運動與平衡,負責動作的修正和回饋。小腦接收脊髓感覺系統及腦部的訊號,通過視丘相關迴路連結至大腦皮質,參與大腦的認知功能,整合多方訊息,藉以調控身體運動的精準度、協調性與連貫性,如身體站立時的平衡感與穩定度,走路時出腳、落腳的精準時機。

 

如果戴上口罩進行高強度運動,在過程中出現換氣不及現象,即使能夠持續做動作,也可能產生副作用,情況嚴重時甚至會導致小腦缺氧。所以,在運動過程中感覺頭暈、胸悶、腳步踉蹌、身體姿勢失衡,此時最好馬上暫停身體活動,調整呼吸的狀態。

 

筋膜運動通過卸力,帶動身體動態平衡

氣機導引是低耗氧量的運動,完全不同於其他運動,除了強化心臟功能的「左右開弓」系列,功法動作都處於筋膜的結構變化中;做動作時,肌肉處在延伸放鬆,而非收縮用力狀態。即使如強化氣血循環的「凌波微步」功法,只要掌握學習方法,有充分時間適度練習,進行中也不會氣喘吁吁,心跳維持平穩運作,血液或內臟器溫度的中心體溫上升,增強身體的體溫調節能力。

 

這是因為功法動作主要透過結構連結系統,即筋膜,由肌肉帶動筋膜的結構力學,通過身體空間結構改變,形成筋膜、組織間隙的壓力,產生內部生態的流動,以及全身的訊息傳遞,幫助氣血自然發動循環而產生熱量。

 

人體的肌肉具有拮抗性,當一方收縮時,反向一方則會自然延伸。譬如,動作時要讓身體往右側落,只需右側鬆沉、卸力即可。所謂卸力,指通過身體產生微妙的高低上下,或左右傾斜的落差,進而帶動身體連續的動態平衡。無論是身體的高低、上下、前後、左右,既是相互結構、相對作用力,都存在筋膜結構網絡,也是身體的維度空間。

 

呼吸的吸、閉、吐狀態

古人把一次吸、一次吐統稱為「息」,呼吸狀態細分為:有聲為風,無聲為氣,氣出入不盡為喘,氣出入綿綿才是慢、勻、細、長的呼吸相。如果吸氣過短,氣尚未完全納入肺腔就被倉促推出體外,可能是肺活量欠缺,或橫膈肌往下壓縮的活動力不夠,導致肺部存氣的動能不足,呼吸才會急促、短淺。

 

呼吸有吸、閉、吐三種狀態,需經過骨盤的鍛鍊方能納氣。練氣最忌憋氣。憋氣是指氣已吸滿,還在強制繼續吸氣,過度吸氣而導致胸悶現象。吸氣、吐氣容易理解,但閉氣不是游泳時的憋氣。所謂停閉,指吸氣或吐氣到八分滿時的停閉狀態,即不吸也不吐,讓氣徐緩暫留體內少許時間,氧氣和二氧化碳在肺腔內進行徹底的氣機交換,強化肺部功能作用。[1]

 

三三六呼吸法

呼吸訓練包括吸氣、閉氣和吐氣過程。進行呼吸練習,人要靜下來。先吸氣少許、閉息,再微微吸氣,再閉息。如此試做幾次後,便可察覺肺部是否出現吐氣的動能,之後再慢慢練習體會呼吸的慢勻細長。

 

剛開始練習的方法是吸氣三秒,閉氣三秒,再吐氣六秒,一息為十二秒。等到前述方法都操作熟練後,再慢慢延長呼吸的時間到二倍、三倍,甚至十倍,到吸氣三十秒、凝念閉氣三十秒[2]、吐氣六十秒,如此二分鐘一息,已接近道家所謂的胎息、龜息。等到三分鐘一息,才是止息、胎息、龜息的氣功態。[3]

 

從呼吸的慢勻細長到止息

如果戴上口罩做動作,對呼吸的覺察訓練會有加分成效。口罩的構造會自然產生氣阻作用,可幫助肺活量的吐氣量,在慢、勻、細、長的過程中產生深呼吸,即腹式呼吸狀態。

 

在身體的動態平衡中做動作,重點在察覺動作是否連續、維持相同速度,感覺動作遊走於筋膜結構體中。如果動作忽快忽慢,表示吸氣、吐氣已有所勉強;又如果出現喘息或憋氣,表示呼吸已經嚴重干擾到動作的連續性。所以,鼻息要細微,藉口罩之助以提升呼吸量,盡量維持慢、勻、細、長的自然腹式呼吸,才能排除二氧化碳和體內濁氣,吸納氧氣,吐故納新,促進全身氣血循環。

 

畢竟,練呼吸主要為的是止息,停止鼻息相,轉為內部丹田壓縮,到達丹田的開闔之相,形成體呼吸作用。如同練心,為的是停止紛亂的心思,所以得先降伏內心,才能調伏氣。動作時,形體出現的高低上下、前後相隨的表態,都是身體不同狀態的相合過程,氣與血相合,呼吸與內心相合,能感受到氣息綿綿的吸、吐,才能體會何謂慢、勻、細、長的呼吸。

 

[1] 張良維(2010)。托掌旋腰腎臟功法,初版。臺北市:中華氣機導引文化研究會,2010年,頁102-103。

[2] 凝念指元神緊念著氣,不刻意連結或磨合。神是注意力的境界,從形而下的專注慢慢提升到形而上。

[3] 張良維(2014)。引體功法四,甩手踢腿,初版。臺北市:中華氣機導引文化研究會,2014年,頁100-1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