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體書寫   

意志力與感知力

​鄧美玲

圖片來源/編輯部

張老師在視訊課提到「如果我再否定別人的意見,我罰一萬元。如果你們,罰一千元。」

 

別小看這個功夫,它可是經過綿綿密密的修煉之後才能自然抵達的一步。打從心底不否定別人,就是看到,也承認別人之所以會有這種看法、行為,是因為每個人都有無法抗拒、無法覺察和跳脫的生活或信念結構。你不可能改變它,因為它自有因果,所以,連起心動念都不會浪費分毫去回應。

 

道理很簡單,但要做到,並不容易。而且,要真的練過了才會知道,真的不容易。

 

莊子用「螳螂捕蟬,黃雀在後」這個故事來談人生在世一定會遇到無可奈何的「結構性處境」。就像,我天生的身體僵硬,可能是客家人的「硬頸」基因,不爭就沒得活。但如果我拼了命要練到跟孟君老師一樣身體柔軟,我就必須調動大量的意志力來硬幹,結果,柔軟度確實略有進步了,但離孟君老師卻還有一大段距離。最失算的是,我的意志力雖然贏了,但我的感知力卻大大被削弱了。因為,我沒有能力「感知」到:一、我的「結構性限制」再怎麼拼也拼不過她;二、練功是為了要從身體「藉假修真」,而不是要拼出一個膚淺的樣子。

要知道,「意志力」是靠「人類頭腦/識神」驅動的程式,「感知力」卻是「道心/元神」的作用。

 

而我們練功,就是要漸漸弱化意志力,啟動「感知力」和「表現力」。

 

可是,若沒有「意志力」,我們怎麼活在這個現實的世界啊?我們一路過關斬將考大學找工作,不都是靠「意志力」忍著、撐著過來的嗎?

 

大概全人類都嚴重搞錯了,人生幸福的密碼,不是「意志力」,而是「愛」——也就是莊子的達人哲學——我熱愛數學,為了解開數學難題,我可以茶不思飯不想、不眠不休。或者,賣麵的小廚師為了達到「一麵入魂」的境界,吃再多苦也心甘情願。這種「愛」,就是憑藉著純粹通透的「感知力」回應「靈魂的呼喚」,是我們來到這個世界的「天命」。

 

可是,人類社會不知為何設了很多障礙來阻攔我們踐履「天命」,用成功、失敗、是非、對錯的標準,從幼兒期開始,就要我們習慣忽視天生的「感知力」,勉強培養「意志力」,結果,這個世界就從「充滿刺激挑戰」的遊戲場,變成讓人噓累累的「三界火宅」、「五濁惡世」。

 

所以,大家練氣機導引,要開筋拔骨、面對痠痛,如果你是一路都要咬緊牙根苦撐,你是熬不久的,必定是你在「撐」的時候,身體把你引到「不必撐」、放鬆就好的秘徑上,你就會像我一樣,25年,樂此不疲,而且越來越好玩,對於自己的「天然僵」,再也不在意。

 

至於要怎樣「放鬆」,「不必撐」,而且每個動作都「到位」,這種具有高維度視角的「感知力」和「表現力」,還是得「得於手而應於心」,在一次又一次的動作中,模索、等待、趨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