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專欄三・香之物語    

鼻觀通妙 以詩行禪 黃庭堅

​ 王亞玲

202201香之物語_2_劉松年的〈西園雅集〉_edited.jpg

劉松年的〈西園雅集〉圖卷,繪的正是蘇軾、黃庭堅、米芾、圓通大師等盛會於王詵西園。此卷亦收藏於台北故宮。(翻拍自故宮)

前幾年,朋友從香港帶了本《香譜》(新纂香譜點校本)送我,我非常歡喜地研究。隨著中國經濟的崛起,香文化的受到重視,品香成雅好,沉香、香具、合香開始受到注目,唯《香譜》較少關注,因洪芻和陳氏的《香譜》版本多,香港的承真樓出版了一本完善整理過的點校本。點校古籍各種版本的《香譜》,寫序之人是林夕,這讓我大感意外。喜歡流行歌曲的人都知道,林夕是香港詞神,梅豔芳、張國榮、陳奕迅、王菲、張惠妹都唱他寫的歌。香港世代每個人心中都有一首他的歌。從沒想過他也是尋香之人。

 

他在序裡稱:「自從見識漢代青銅博山爐之後,才又踏上尋香之路,一座博山爐,承載著中國人的信仰文化,燃點起道家理想中的神仙境界….,香之微妙處,也在於急不來,久聞固然不覺其香,急躁的鼻,也嗅不到真香。…所謂『坐香一品香三回』,一品觀鼻,去除雜味;二品鼻觀,觀想香趣;三品回味,肯定意念。」林夕用現代人的書寫介紹著品香三回。

 

其實講到《香譜》,在古代它有一個很有名的推手,就是北宋詩人黃庭堅(1045-1105),字魯直,號山谷道人。 他是嗅覺詩人,香詩、香方、調香、悟香,無處不香,甚至他自稱有「香癖」。《賈天 錫惠寶薰乞詩予以兵衛森畫戟燕寢凝清香十字作詩報之》「……天資喜文事,如我有香癖。」文事即香事,生活有香伴,即使他貶謫廣西宜州,待罪編管,於喧囂髒臭的市場陋室,與西鄰屠牛之機相直,仍然可以焚香而坐,靜心以對。也是書法名家的他,台北國立故宮博物院收藏其許多墨寶,較少被人討論的是〈藥方帖〉行草書香藥方一則,其記載調配嬰香香方之藥名與和合之法,稱〈制嬰香方〉,其收入《宋賢書翰冊》第三幅,其九行,共八十一字。

202201香之物語_北宋黃庭堅〈制嬰香方〉,台北故宮博物院收藏_edited.jpg

北宋詩人黃庭堅愛香也制香,以草書寫的〈制嬰香方〉,台北故宮博物院收藏,呈現他對香的獨到見解。(翻拍自故宮)

這帖黃庭堅〈制嬰香方〉的行草尺牘,看似隨意揮灑,每行字數不一,卻透露出他對香材的選擇、香法、氣味品鑑的看法。而他為香、香方、香爐寫下的詩詞,更讓香從漢魏以來的避瘴、除臭,晉唐時期的薰衣風尚等功能性用途,提升至嗅覺、品味,以及鼻觀通妙的精神禪意。

 

嬰香方是宋流行的合香配方,宋人海上絲路船隊發達,因此香藥醫學也很進步,香方被列為醫方,香方與藥方的君臣佐使、七情合和的觀念相合,所以合香如合藥。北宋顏博文在《香史》即說得透徹:「合和窨造自有佳處,惟深得三昧者,乃盡其妙。」黃庭堅在嬰香方裡使用的是角沉,後《陳氏香譜》記的卻是沉水香,而角沉是海南沉水香最好的一種。宋《本草衍義》記載:「沉香,嶺南諸郡悉有之……。沉之良者,惟在瓊崖等州,俗謂之角沉。」同時黃庭堅的配方裡沒有栴檀香,入栴檀香者,氣味濃烈。足見黃庭堅嗅覺之敏銳,偏愛海南沉香清淑淡雅幽遠之氣,見解獨到。

 

南宋《夢梁錄》卷十九:「燒香點茶、掛畫插花,四般閑事,不宜累家。」四般閑事是講究風雅的宋人之生活點滴,他們熱衷香事,各式的香氣,所有香品都要精心調製,因此相當流行合香。文人雅士也熱衷編寫品香指導書籍《香譜》,其中流傳至今便是兩本宋人編製的,一是洪芻的《香譜》,一是陳敬的《陳氏香譜》。其中洪芻正是黃庭堅的外甥。這兩冊重要的文獻,結合詩詞、筆記記載,顯現當時合香的精緻工藝,兩者也都有記載了黃庭堅制香的香方。

202201香之物語_3_黃庭堅以香入詩,鼻觀參禪,宋人對香的領悟高於物質,是精神層次.jpg

黃庭堅以香入詩,鼻觀參禪,宋人對香的領悟高於物質,是精神層次(翻拍自故宮)

黃庭堅光是以香方為主題的詩詞,就有十六首,以香爐為主題的有二首:


〈有惠江南帳中香者戲答六言二首〉
百鍊香螺沉水,寶薰近出江南。一穟黃雲繞几,深禪想對同參。

螺甲割崑崙耳,香材屑鷓鴣斑。欲雨鳴鳩日永,下帷睡鴨春閑。


詩詞裡有香材,甲香(百鍊香螺、螺甲)、沉香(沉水香、鷓鴣斑沉香),寶薰指的是帳中香,睡鴨是鴨型香爐,香煙成穗,雲繞几案,即入了參禪之道,是精神的層次。

 

〈有聞帳中香以為熬蠍者戲用前韻二首〉

海上有人逐臭,天生鼻孔司南。但印香嚴本寂,不必叢林徧參。

我讀蔚宗香傳,文章不減二班。誤以甲為淺俗,卻知麝要防閑。

 

宋人受佛經《楞嚴經》六根互用的影響,透過鼻根聞香觀照佛理,香嚴童子聞香悟道,因此黃庭堅認為悟道從鼻根入,不必四方求訪參禪。黃庭堅記載的香方非常多,其中以小宗香、意和香、意可香和深靜香最知名,被稱為「黃太史四香」。小宗香,是宋人仰慕宗茂深(南朝名家宗炳之孫)而制的香,香方有沉有甲也有麝。

 

宋代文人互贈詩也贈香,賈天賜以意和香換得黃庭堅小詩十首。〈賈天賜惠寶薰乞詩多以兵衛森畫戟燕寢凝清香十字作詩報之〉

 

險心游萬仞,躁欲生五兵。隱几香一炷,靈台湛空明。(第一首)

衣篝麗紈綺,有待乃芬芳。當年真富貴,自薰知見香。(第十首)

 

前面描寫的險心與躁欲,是人性擺脫不掉的欲望。只需焚香一炷,心靈即歸於空明澄澈之境。最後提示聞香才是真富貴,因體悟到心靈本性之香,同時知見的智慧。宋人以鼻觀香,以鼻看萬事萬物,終極目的是悟空。看到此彷彿跟張老師所說的無極,明心見性,見的是空性、自性是空,本然自在。

 

另外,〈謝王炳之惠石香鼎〉

薰爐宜小寢,鼎制琢晴嵐。香潤雲生礎,煙明虹貫巖。法從空處起,人向鼻端參。一炷聽秋雨,何時許對談。

 

〈謝曹子方惠二物二首〉

飛來海上峯,琢出華陰碧。炷香上褭褭,映我鼻端白。聽公昨談夢,沙暗雨矢石。今此非夢耶,寒煙已無跡。

202201香之物語_4_宋瓷影響的高麗青瓷.jpg

受宋瓷影響的高麗青瓷,有寶鴨香爐,氤氳淡雅富禪意。(翻拍自故宮)

這兩首分別描述鼎式爐和博山爐,鼻根聞香,鼻端參禪。《愣嚴經》「生於汝鼻?為生於空?」黃庭堅讚詠香爐,聞香感悟的詩歌裡,有著很深的禪意和理趣,法空,如夢,無跡。「一切有為法,如夢幻泡影,如露亦如電,應做如是觀。」香的空無,鼻觀通妙,宋人的香觀到了更高的維度,清致高雅,禪意理趣,其境走出女性深閨寂寞的嘆息,反而多是文人士大夫書齋與寺院的體悟。

 

像前述的〈有惠江南帳中香者戲答六言二首〉便是黃庭堅贈予其師蘇軾的詩。蘇東坡立即〈和黃魯直燒香二首〉回贈。

四句燒香偈子,隨香遍滿東南。不是聞思所及,且令鼻觀先參。

萬卷明窗小字,眼花只有斕斑。一炷煙消火冷,半生身老心閒。

 

何謂氣味相投,莫過於此,師生聞香同修即是。蘇軾對弟子黃庭堅以香修行的書寫方式極為認同,同時也讚譽他香詩遍滿東南。「聞思」為佛家用語。《香乘》記載:「黃涪翁所取有聞思香,概指內典中從聞思修之意。」兩人以香為偈子,有同修共參之意。唯夫子蘇東坡已年過半百,眼花煙消火冷,香味已遠逝,半生身老的心境只剩心閒,以對應弟子黃庭堅的春閑。後來蘇東坡也離京赴杭州,深感被朝廷貶調之心情,兩人的情誼更加緊密,唱和之詩更多達三十五首。

202201香之物語_5_海南樹心油.png

黃庭堅透過香修行,寫香詩,制香方,他特別喜愛海南沉香其清淑淡雅的氣味。(翻拍自大地瑰寶沉香)

宋人對香的精妙,黃庭堅絕對堪稱「香聖」,他在〈跋自書所為香後事〉論意和香裡,有提到「賈天錫宣事作意和香,清麗閒遠,自然有貴氣,……」評弟子歐陽元老之深靜香:「….此香甜澹寂漠(寞),非世所尚。」不管是世俗所尚的清麗富貴,還是文人寒士的恬澹寂漠,黃庭堅都可以鼻觀通妙,豐富宋人與流傳後世的聞香世界。

回到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