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專題  / 練功筆記・之一   

一切只是選擇

沈紅玫

Mountains

圖片來源 / Wix

「你們啊!不要盲修瞎練!」

上課練功,老師是不說話的,這聲嘆息,應該是他不知從哪裡飄回來時的感謂。

如果我是李安,我要把這個畫面留下來。

 

學員拎著包包,佝著腰,低頭從老師的音波底下碎步往外跑,老師的真意還繼續在空中迴盪,但他會小心不讓自己的叮嚀絆倒了要離開的腳。

 

「你們要問自己:到底我是在為時間活著,還是為生命活著?到底我是為時間負責,還是為生命負責?到底是時間重要,還是生命重要?你們總覺得一切都要在時間內完成,活得久就算成功。這都要由你自己回答,答案在你心裡。沒有好答案,只有真實的答案。不必管它什麼高尚卑下,端看你自己如何轉,這叫『思維禪』。沒有道理,只有自己。下課!」

 

老師是最後關燈的人,他選擇的是對生命長廊的嘶吼,我們選擇的是永遠都在趕時間的曲僂。

 

如果用李安的眼把老師釘在亙古長空⋯⋯?

 

媛媛問:「只要念起就是妄心嗎?如何找本心?」

 

碧珠答:「色受想行識中的色受是六根本能,如再去想,起心動念就會形成妄心,出現自己執著的識了,六識一旦形成就很難滅,所以要在想的階段去下功夫,就是不想就不起心動念也就沒有妄心了。」

 

啊,我的六根六塵六識!沒有了內心小劇場,我還算活著嗎?

 

多少次,在那方寸練功之地,滿室「氣宜鼓盪」,無限歡欣,淚水難抑,老師卻收了功,伏了氣,止于所不可不止。一聲下課!彷如在向庭上說:「陳述完畢, I rest my case.」

 

那樣的夜晚我總是暗自嘟囔,才剛漸入佳境,老師為啥不帶我們走深一點,停久一點?還說什麼「進愈深,所見愈奇」!

 

這會兒,老師又說話了:

 

「這一切只是腦的換算(computerizing?)。 我們聽到的所有的一切都是別人的投影,一件事情就看你對那個假象如何換算,所以,只存在一個本心。老師的說法也只不過是你的一個緣影,任何一個相在你面前呈現,全看你如何處理。我們容易迷失的是拿假象當真相(or拿真相太當真相?),然後在那裡執著。」

 

哦,我大概懂了。一個會創「股海人生」的人怎麼會不知道帶你進去,一定要帶你出來?然而,修煉的佳境癮頭勝過嗎啡鴉片,帶我們一窺堂奧其實不難,怕的是我們不肯出來。更何況,「吾愛吾師」是如此地政治正確,我們死抱著「其心可感的真相」不放,老師可能會希望自己從來不曾來過。

 

《金剛經》:「須菩提,若菩薩有我相、人相、眾生相、壽者相,即非菩薩」。

「凡所有相皆是虛妄,若見諸相非相即見如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