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專題/練功筆記・之七    

功成不必在我

范家豪

Sunset Photographer

​圖片來源 / Wix

「鋒刃邊緣」電影中,屆臨退役的選手卡姐,在擊劍職業生涯中,能在最後一役奪得金牌,是她最強烈的渴望。面對一路指導訓練的學妹小拉,小拉心中亦知道這是卡姐最後一戰,而自己還年輕,還有許多四年可以挑戰,故而未盡全力出擊。看出端倪的卡姐,訓斥著要其奮力出擊,小拉依著一路來的訓練,沈穩住後,在最後一擊險擊勝出,卡姐看著一路教導出的後輩,心中甚是喜悅,但另一面卻也遺憾,自己未能得到一面金牌。

 

卡姐依靠著的是一路自己的努力,當看著頗有天賦的小拉,又得到教練獨自教導,心中難免有隱隱的不平衡。訓練結束後,總是默默的不斷看著錄像帶,研究策略與其破綻。而小拉看著卡姐,看著她的強大穩重,卻看不到其背後的付出。

 

卡姐看著努力、進取的小拉,卻沒看到她也有脆弱的一面。當在一次練習賽中,不小心韌帶撕裂傷,恢復期需三個月,這將會錯過奧運賽,所有人都勸其之後還有機會,頓感孤寂的她,放醉自我,跑趴飲酒,一次遇到了流氓,茫然、不知何所往的她,只知道她要往前,帶著渾身是傷,來到卡姐家,眼神卻堅定的訴說著繼續訓練的渴望。卡姐看著她的堅毅,亦改變了原本的想法,將全部的經驗教與小拉。

 

最終個人賽中,卡姐終未能奪得金牌,遺憾中想交棒給未來時,小拉表示是卡姐的一路教導才有今天,終於使其轉變了思維。同時,卡姐以教練角色引導的其他隊友,反而在最終團體賽排名中贏得了金牌。

 

知其雄,守其雌。雄雌,是身體的實力,卡姐的經驗累積,知道自己的實力,卻仍在賽前不斷反覆的分析、研究著即將迎戰的對手。是為天下谿,像小溪般默默的流著,在他人看不到的地方,自己默默努力著。

 

知其白,守其黑。白黑,是大腦的認知,小拉在受傷後,周圍的人皆勸其放棄參賽,小拉也明白,灰暗中,卻也聆聽著最深處細微的心念。為天下式,在遇到挫折、困惑,不放棄、不服輸,是其中的倔強。

 

知其榮,守其辱。榮辱,是內心的感受,卡姐本來可以追求自己的榮耀,不需要教導小拉,但看著後輩的堅毅,決定甘願無私的教導,即使知道自己將會被超越。為天下谷,看到山的高度,知道著榮耀,心胸如山谷般的深。

我們總是看得到別人ok 的一面,卡姐看到小拉的積極,卻未能看到學妹也跟她一樣也有脆弱的時候。小拉看著卡姐的穩健,卻沒有看到其背後付出了多少。

 

在飯店職場工作時,一直以來,只能看到自己的付出努力,只在乎自己ok 不 ok,覺得主管或是老闆能力就是要有,覺得下屬不足的地方就要改進。殊不知,自認為在工作上受了委屈,而主管或老闆在外受的委屈,我又看到了多少?下屬們的努力付出,我又看到了多少?在當上一部門主管時,同時也傲驕了,一切想要掌控著,主導著,表現著,選擇性著做事。

 

道德經,是為一標尺。把自己放上去,看看自己在了哪個位置。

 

現在,試著往後退了一步,少了榮譽感,少掉了主導,多了分「願意」,任何發生的事,都跟你有關,面對著,去做著。而視野似乎稍微有些轉變,每個人有著不同於我的邏輯、思維、運行,在當我 ok了時,會想著我怎麼幫其他人也ok,流動著,自己不再那麼的重要。我仍不知道老闆在外的艱辛,但知道和每個人相同的是,有著壓力、有著委屈。

 

電影中,卡姐境界的轉變,放掉了既定的榮耀感,無私的教導,推進後輩往前;小拉知道自己的天賦,但最後也知道自己不足的部份,各自站上另一角色位置,看到了不同的高度,成就在眾人,功成不必在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