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專欄一・體證道德經   

絕學無憂

文稿彙整/游夙君

Foggy Forest

圖片來源/Wix

道德經第二十章〈食母〉
絕學無憂,唯之與阿,相去幾何?
善之與惡,相去若何?
人之所畏,不可不畏。荒兮其未央哉!
眾人熙熙,如享太牢,如春登台。
我獨泊兮,其未兆,如嬰兒之未孩;
儡儡兮,若無所歸。眾人皆有餘,而我獨若遺。
我愚人之心也哉!沌沌兮,俗人昭昭,我獨若昏。
俗人察察,我獨悶悶。
澹兮其若海,飂兮若無止。
眾人皆有以,而我獨頑似鄙。
我獨異於人,而貴食母。

道德經第二十章是非常重要的一章,就是在講無極內息導引的身體狀態。修行就在起心動念處,念頭升起,心常不自覺追逐不捨、黏著不放。因為大腦的念頭常不由自主,你希望快樂,它卻痛苦;你期待放空,它偏偏胡思亂想。所以修行不容易,而我們可以從身體修。身體細胞能依指令執行,所以我們透過練功與身體對話,從身體的覺知做起。

 

「絕學無憂,唯之以阿,相去幾何?善之與惡,相去若何?」就是不要記憶動作外形了,身體的學習要投入情感。唯之與阿,相去幾何?善之與惡,相去若何?做得好或不好,有什麼差別?只是態度不同而已。不要管動作怎麼做,因你所在意的,就是你自己的樣子。這樣做出來的動作頂多像你自己,沒有融入動作中。不要管對錯、美感或醜陋,在動作中放空。重點是你在不在練功當下的心境裡。

 

「人之所畏,不可不畏」,練功的時候,身體有其結構法則,不能不遵守。遵循一個人身上的所有自然法則,該蹲就蹲,在能轉的地方轉,不能轉的地方,為什麼要轉?是為了追求一個樣子嗎?所以不要為了展現好樣子而傷了自己,沒意義。

 

「荒兮其未央哉!」未央,就是沒有盡頭;廣闊無邊的樣子,好像沒有盡頭。就像猿呼引肋、抱轉脊髓,沒有一個地方有斷點,沒有開始,也沒有結束。

 

「眾人熙熙,如享太牢,如春登台;我獨泊兮,其未兆,如嬰兒之未孩,儡儡兮,若無所歸」,眾人在那個地方好像要表現什麼,要享受什麼。只有我孤獨一人,悠遠淡然。「其未兆」,跟自己對話,如嬰兒般活在全然的滿足裡,不在後天制式動作的記憶裡。做動作的時候,安靜無所求。每一個動作不是為了拉鬆哪一條筋、轉開哪一個關節。「若無所歸」,不需要有什麼目的,就只是進入感受自己的那個當下。

 

「眾人皆有餘,而我獨若遺」,老子教我們要守缺,知道自己的不足。每個人的動作看起來很鬆柔,好像做得很好,也覺得自己做得很好;「而我獨若遺」,只有我自覺不足。因為我還有很多地方沒有到達,還有很多可以開發的空間,還可以再往內看見自己。

 

「我愚人之心也哉,沌沌兮!」沌沌兮,「兮」是指一種狀態,一種身心靈一致的狀態。做動作時,我們就是老老實實的,如愚人之心,了了分明。手、身、腿一體,身體一動無所不動,進入一個整體渾然的狀態。

 

「俗人昭昭,我獨若昏」。昏不是暈眩,是外混沌,內清明的狀態。一般人的動作做得有模有樣;只有我恍恍惚惚,動作依隨內息而走,外面看不到我內在力學而成的勁,也看不到我放鬆的樣子。

 

「俗人察察,我獨悶悶」,俗人察察,很多人在動作上做得稜角稜線,唯恐別人不知道他在做什麼,還外加解釋,或者記住每個動作的關鍵要領,深怕有所遺漏,反映唯美主義的學習態度。只有我在動作上回到內在氣息的覺知,隱藏所有的銳利。練功還是獨悶悶,感覺自己就好。不要急,因為練的是你與自己的關係,與練哪一招哪一式無關。練功是一種身體感知經驗的淬練,不是知識記憶的學習,讓情感到位就好。

 

「澹兮其若海,飂兮若無止」,「澹兮」蒼泛無邊像大海,沒有一個固定的狀態,沒有一個邊界可以依循。「飂兮」像高空的風沒有地方停止、到哪裡去都是一個過程,不知道它從那裡來,也不知道它要往那裡去。澹兮、飂兮都是一種心靈狀態,動作就是進入這種狀態。練功是向內面對自己,用心感受,看見之後也懂得放下,慢慢地有一天你懂得隱藏自己。藏的意思不是你不見了,是當你站在鏡子前面,它反射出來的那個你還在鏡子裡面,它不反射出來,那個還是你,不會變成別人。鏡子反射出的就是帶著目的、執著的自己。你那個罣礙、執著,在你的動作裡面一目了然。所以你必須藏住它,只剩下自己。一個什麼樣的自己,一個通透的自己,那個自己才是真的。這已經離開肉體制式招式的範疇,所以停留在怎麼比劃的層次是很低的。你要進到身體裡面去,直到情感能夠凝聚,最後動作進入形無形,欲無欲。

 

「眾人皆有以,而我獨頑且鄙」,眾人皆有以,大家都很清楚要怎麼做動作的理由,先有一個樣子在大腦的想像裡,再把它表現出來,這比較容易。「鄙」就是簡單。練功不是追求花俏的招式,而是專注凝神於當下。我沒有預期,所以不知道樣子會是怎樣。外形看起來或許相似,但內在整體的變化是很不一樣的。無,才能充滿變化的可能性;有,具體的形沒有什麼變化性。在無中變化,變化出外形的不一樣,你依舊看不出這個不一樣,以為同一招式,但其實不同。所以我獨頑似鄙,依然不動心,不執著。

 

「我獨異於人,而貴食母」,「食母」就是天道法則,一切的源頭。「貴食母」,尊重法則,回到源頭,最後都得歸於道。練功時,不管彼此做的動作多麼相似,但最終你還是你自己,叫「我獨異於人,而貴食母」。你重視的是身體的法則,道的內涵,形無形,欲無欲。恍恍惚惚地在一個整體裡面,不需要用你的樣子來證明什麼。最重要的是覺知你自己在那裡。

 

絕學無憂,慢慢從動作中的專注凝神,把自己轉變成到任何一個地方都能安在當下。每天如此淬練自己,這是要練一輩子的!

回到目錄

Heading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