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練功筆記・之一 】   

手揮無極刀,試解親情困

   

游夙君

橙花

圖片來源/ Wix

東北有三寶,人參貂皮烏拉草;台灣張家也有三寶,一寶二寶加三寶。家有三寶有時好有時吵。自從三寶浪遊單騎返台後,一寶二寶受三寶的影響,也騎起單車來,然三寶反而棄車練功去了。練功,對三寶來說彷彿是另一個召喚。沒有「應該」,時間到了,自然就是會去做,不需要人家提醒,就是會朝向練功的方向,或許在其中得到滋養,又好似可以活出生活裡流暢的能量,還有一些難以言明的什麼,三寶就是愛練功。

 

往常練完功,飲食忌燒烤辣炸冰酸甜的三寶,老愛點一碗西貢燉肉,和熟齡同伴閒話家常,吃完再往下一個行程。鳥語花香的四月天,悠閒經歷身體空間舒展後,這一天卻沒用餐胃口,胡亂塞了滿肚的燥烈之物,不多久,老人家身體癱軟無力昏迷送醫的消息傳來......。疫情之下,完成一道道陪病者的檢驗程序,跟被公司召回的一寶準備換班交接,聽到老人家這幾天住在神內,三寶:「神內」,在神裡面,病房名稱如此詩意?一寶白眼回道:神經內科病房啦!行事謹慎的一寶小心翼翼地交代照護事項後,依舊有點不安,只見三寶眼神無懼,彷彿全身細胞自動轉換成住院陪病模式,也就離去。

 

原本日常生活一切可以自理,現在變成飲食、穿衣、清潔、排遺處理、活動等處處仰賴他人,躺在病榻中的老人家,因著失能致身體不受控制,挫敗沮喪等複雜情緒難言,認知模組像是缺了零件般難以統合運作,胡亂吼叫,在旁的三寶看了感同身受,但也明白什麼事都做不了,憂傷,呼——吸——之間,回到當下,眼神悠悠地往老人家躁動的身軀一瞥,浮出「這是過往累積至今的習氣」,但見其完全聽不進安撫話語。登愣!那就代做以手旋踝吧!不停地螺旋,螺旋,還是螺旋,緩慢之間,止息躁動不安的漩渦,回到此時此地,此時病榻旁三寶的手心勞宮及腳底湧泉轟隆轟隆地波動著......。

 

深夜,老人家身體不適,起來數次,三寶皆迅速排解,隔壁腦傷的阿伯也來湊熱鬧,來到三寶床邊準備上廁所,三寶趕緊正色示意阿伯轉身回到向他招手的廁所。躺回小床上,看著無極內息導引經,腦袋上演著悲苦,眼前成了一片模糊,長夜漫漫,夜鷺的鳴叫聲忽遠忽近地止了思緒,明白自己著境了,睡意悄悄地襲來,肉體呼呼地睡著了。夢,三寶孵了夢,夢裡祖師爺畫虎難說:你有靜定的質地,切莫得意,更別自以為是!還得一體才是!冷不防地敲了一記三寶的頭後,悠然乘風而去。

 

白日,護理師、醫師、治療師等輪番上陣,按時給藥,例行巡房,規律課程,試圖在如此按表操課的秩序中,讓失衡的身體造出一個新的平衡,然而患病失能的身心依然容易躁動不安,穩定成了奢想,變化才是常態。雖有凝念而來的純粹,三寶仍會被老人家的狀態,捲入身為人子卻無能為力的悲苦劇情中......。

 

交班返家,家裡的家人如常生活,三寶也在柴米油鹽醬醋茶中回應家人;有個三歲娃兒小狐狸,對著三寶手足舞蹈、開心哼起兒歌〈天黑黑〉,也邀三寶一同玩耍,三寶感受著小狐狸,跟著她玩耍,依其反應回應小狐狸。獨自一人的空檔,著境的心噴著淚。北返路途上,憂傷與當下交替著,望著車廂上的緊急通話,問:老天,祢這回要跟我說的是?老天:心若有事境自困,心若無事境自遷。你早已明白,只是親情本難捨,不小心就會入戲。    


——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