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股海人生逍遙遊 】   

歸根曰靜

 

​蔡育展​

   

紐約市

圖片來源/ Wix

那天跟一個朋友閒聊,才知道他的股票從年初一路抱著,經過幾千點的下跌也只有出脫三分之一左右。我問他不是有一個交易系統訊號可以看買進賣出嗎,二月下旬開始就全都是賣出訊號了。他也只能老實說要完全照著訊號操作很不容易,賠錢了就會想等反彈,等啊等的就等到現在。

 

之前聊過比較多用的層面,均線看趨勢,三天、五天高低點變化看轉折,順著均線方向的轉折勝算長期來說都比較高。把規則寫成程式碼,套用到圖形軟體產生買賣訊號,交易上進退就有一個依據在。如果是這樣,金融交易應該是一件單純的事情不是嗎?就像過馬路一樣,先看是要過前面的路口還是後面路口(方向),再等紅綠燈信號,可以過馬路時才過(點位)。交易訊號不是萬能,會有賠錢的時候,但是可以防止重大虧損、長期套牢。但是人的意識、認知,是一個很不同的模式,已經不是等紅綠燈那麼簡單了。

 

心識與宇宙作用的空間學,心識有著極大的主導能力。如果簡單探索一下人類心、腦、想法、感覺的運作模式,會大概知道行為模式如何成形。人類的思考,以眼睛、耳朵為例,是將眼球、耳膜接收到的波先轉成神經訊息,再傳到大腦皮質區之後轉成訊號。轉成訊號後提取海馬迴的記憶比對過去場景賦予意義,我們才能將波轉為顏色、臉孔、語言、音樂,並且產生情緒與感覺以強化這個記憶迴路。強化的過程會建立模式,並且定義作用、喜惡,在下一次遇到類似情形時能迅速反應。人類的額葉還會針對舊有迴路繼續進行演算以產生新模式,這是一個強大的學習機制,皮質、海馬迴、杏仁核的偕同運作,造就了人類這個讓人驚嘆的生物。優勢是能夠透過學習適應環境,問題在於感覺、情緒主導能力極為強大,本能部分弱化了,大量的記憶資料庫搭配情緒、感覺,總是為五感的訊號加上許多色彩,人類的行為就不再是理性分析這麼單純了。

 

金融市場的交易當中,會產生逆勢交易並非不知道趨勢為何,更多是想要重溫或厭惡某一種感覺。假如有人疫情低點時買到航海王,並且參與了倍數行情,即使後來看到美國消費熱潮減退,或是上海航運指數下跌,還是會傾向於告訴自己,航海王有競爭利基,今年獲利驚人,股票就是要長期等等理由,不管股價下跌多少仍寧可逢低買進。是因為想獲利,還是想重溫身為股神的舊夢?其實大腦活動再透過內分泌系統釋放化學訊號可以有極大影響力,這化學訊號會使我們帶著偏向性解讀眼睛、耳朵的神經訊號。每個人在過程中或多或少都被某種情緒、感覺、習性的慣性牽動,做出所謂合理的判斷。

 

如果物質、有形世界運作上有一個數的法則在,先以數的變化為依歸,而非僅從個人分析、判斷,也許能產生更多樣化的作用,不會一直揮直拳。我們認為的理性分析,有先天稟賦的影響,有後天累積的情緒感覺,像底層程式碼一樣已經先決定了我們的演算模式。每個人自身能接收的資訊量也有過濾性、排他性,有限資料量加上某一種偏向性的演算模式,行為模式也就會有一種偏向性、僵固性。分析會不會是一種經驗的產物,而非全然理性的結果?

 

先回到價格本身,回到漲跌,回到數的變化。像四季變化一樣透過數的變化來定義多空、趨勢而先不加入個人分析判斷,也是一種歸根曰靜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