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專欄二・體證道德經 】   

孔德之容  惟道是從

文稿彙整/劉雅君

Plants

​圖片來源 / Wix

第21章

孔德之容,惟道是從。道之為物,惟恍惟惚。

惚兮恍兮,其中有象;恍兮惚兮,其中有物。

窈兮冥兮,其中有精;其精甚真,其中有信。

自今及古,其名不去,以閱眾甫。

吾何以知眾甫之狀哉?以此。

 

「孔德之容,唯道是從。」「孔德」是太上——即「道」的形體狀態。以人來說,就是擁有超越存在的心。

 

「道之為物,惟恍惟惚。」假如把「道」作為一種有形體的東西,它會是什麼樣子呢?惟恍惟惚,亦即無狀之狀、無物之象。沒有東西的象,僅僅是波動而已。看起來是粒子、是象,其實是無物質型態的波包。

 

「惚兮恍兮,其中有象」,它可能在一瞬間之間被看到、或感知到,如同打瞌睡時忽然醒覺了一下。「恍兮惚兮,其中有物」,雖然看不到,其中卻有東西存在。

 

「窈兮冥兮,其中有精。」不斷的向內覺察、探索,達到深不可測的內在感受,就會看到波包和粒子。在此無形中,又感到氣的具體存在。「其精甚真,其中有信。」氣的具體凝聚體,叫做波包,是真實的存在。如果去測量,它是有波動的。

 

物質到了最小最小的存在,呈現為一種超越存在的存在,以純物質性存在的一種無象存在,非常具體而不可懷疑,正所謂「其中有信」。你無法看到如此微小的具體存在,就以為沒有這個存在。其實是你看不到那波動、看不到氣,所以沒有感受,不信任它,執意而行,依然故我。

 

對這麼一個最真象的源頭,你信不足焉,反而去相信源頭轉化之後的無常表象。以此態度看人,往往也只能看到表象,不懂得他人的用心,也看不到後面的不得已。這就是離道太遠。信,是一個很重要的停頓點,讓你去想想對一切的態度。

 

「自今及古,其名不去,以閱眾甫」。從古到今,從小到現在,你有沒有真的去看看自己?這法則、太上、信,一直存在你身上。名,就是大,就是孔德之容、惟道是從,姑且以「名」稱之。自古至今,「名」就沒有離開過你。萬物的形成,生命的變化無常,都是從波動而來。從波動看到一切,根據你身上的亙古法則,來觀性格及身體即為「閱」。閱萬物的生命本源,根本的出發點,也就是「眾甫」。

 

「吾何以知眾甫之狀哉?以此。」如何知道自己一切的變化?又要如何知道別人一切的變化?不要在別人的結果上論定,此人可能善良過,但因善良遭致侮辱,結果變成這樣。人生際遇不同,其源頭或有未知而不得已之處。該如何看到原始的發生?依循眾甫的法則,去看見眾人與眾物的源頭、初心,也就是信。

 

當內化到對信有覺知,去看到信,要以此,讓信存在。亦如同西方哲學的邏輯論述:此在。讓自己在那裡,代表很重要的意涵,等同「以此」。「以此」就在這裡了,就到達了。雖然還不近,亦不遠矣。接下來,就是親而譽之的階段。親就是去執行、親密、互動、往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