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專欄之五/身體書寫 】   

放輕鬆和不用力

高袖桐

圖片來源/羅吉燈

「不用力」要身、心、靈都不能用力。每一個無極動作的定點可以為一個樁步,在這一個樁步中每一塊肌肉不能用力,身體的不用力是希望力量不要跑到肌肉。心裡不要有情緒作用力,大腦的神識也回到不用力想狀態,只專注於身體的感覺中。

 

「放」全身每一塊骨頭依序擺好。

 

「輕」讓走過的每個空間互不驚擾,像游刃有餘般刀不碰骨,起手墜足也能輕到猶如踩在冰上而冰不會破裂,一種體呼吸狀態,全面觀照著。

 

「鬆」是氣機導引練功要訣的六字真言「輕、鬆、綿、透、虛、定」其中之一。

 

鬆需先沉肩。「沉肩」指上橫隔膜往下放,加上胸口大氣——心中波濤情緒要安穩住,也就是心氣(又稱日線)也要往下,此時肩膀才能真正鬆。

 

「落胯」意指下橫隔膜(海底線又叫月線)與腰腿鬆落像冰霜一樣溶化。全面到達。

 

練功的身體無時無刻在所有變動中維持恆定。老師的心法中,「體正神寧虛入髓」。「體正」是身體的中軸線不能跑掉,唯有肌骨處於正位時,身體最能放鬆;身體任何一處的沾黏緊繃會由全身分擔力量,到力量全部卸掉,達到身淨的狀態。

 

「虛入髓」:練無極時身體在無限螺旋中推氣入髓,整個脊髓神經、中樞神經、自律神經處於動態平衡中,心氣相依,心慢慢可以放空,在虛空中,大腦腦脊髓液與脊椎的脊髓液會經由脊椎代謝廢物,跟睡覺時大腦處於阿發波一樣,全身進行修復。

 

「神寧」元神在「觀」的覺察中,全身都照見,感受到全身每一個細胞在身體空間的流動,「內相不出,外相不入」身淨、心空、神覺而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