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專題/疑義相與析・之二    

在最低處找到真正的著落

 

六早班

Walking on Pink Water

圖片來源 / Wix

A:人藏的是根,是把一切藏在根裏面,只有根才能通天地之氣。我們要接地氣,在最低的地方,找到一個人真正的著落。老師說,好好去參。

 

B:請問這裡的「根」,是玄牝之門的天地根嗎?「藏」是以有練無嗎?還是六根收攝?或者「根」是湧泉,接天地之氣⋯⋯?

 

A:妳覺得呢?也請大家一起想,一起參。

 

A:所有討論都要回到生活來驗收。如果妳覺得是「玄牝之門」的「天地根」,在實際的生活應用,應該是什麼?沒有人會反對「藏」是「以有練無」吧?(我們體會到什麼就是什麼),可否舉個實際的例子(生活或動作)來說明「以有練無」的「藏」是怎麼「藏」?六根收攝又是什麼狀態?怎樣在生活中練習?一切經典皆要婉轉歸於自己,否則就變成口頭禪了。

 

B:我曾想過,人一出生就開始被教育,一路下來就是在過著被教出來的人生。而這一生,一舉手一投足你覺察了,你會懷疑你的「藏」或「無」是被教出來的。

 

當然,這個藏和無,我還沒辦法說明。

 

C:天地根,生生不息的根源在身體裡面,只要我們保持虛靜,就擁有足夠的能量,對應生活中的一切困難!以有練無,動作中摒除雜念妄想罣礙,從外形的比劃,往內讓身體如流水般流動。

 

D:收攝六根,隨時保持靜心。神不外馳,對境無心!

 

A:對境有心的時候怎麼辦?

 

A:怎樣「保持虛靜」?

 

D:殺了自己。

 

D:多到山裡面走走。

 

A: 「藏」或「無」是被教出來的。也許妳理解的「藏」和「無」跟老師講的不一樣吧?滿清遺老毓鋆說他母親教他「肉要藏在飯裡面吃」,一方面不要引起別人羨慕忌妒爭奪之心,一方面是別讓比自己窮的人有不如人的感覺。這個藏確實是被教出來的。但老師講的應該不是這樣。

 

A:「殺掉自己!」怎麼殺?「到山裡走走」,那只是轉移,萬一沒有山裡可以逃避怎麼辦?

 

D:靜坐

 

D:走路

 

A:老師昨天說靜坐沒用喔!

 

D:煎一爐香。

 

A:做什麼應該不是重點,擒賊擒王,應該是在六根下手吧?老師說的「在最低的地方找到真正的著落」,跟六根有什麼關係?

 

D:最低的地方應該是湧泉,和六根什麼關係?不知耶!

 

A:其他同學怎麼看呢?

 

E:我沒有太多想法。只知道水往低處流, 但抽刀斷水水更流,我們既是物質,也是介面,在精神面前,能彰顯「我」曾經存在的,只有感官。到現在我都以為我仍在練物質層面,只是層次不同而已。

 

F:有心即有念(想法),清楚知道自己有念,便將注意力放在當下的作為(專注)。

 

A:我們一定是從物質開始練,但物質會牽動心,所以從物質練到心。比方說練功練到身體鬆開,感覺很舒服。這個感覺,我們是要沉浸其中,還是看著,看它還有什麼變化?感覺自己的感覺,最後還是要跳出自己的感覺。這應該是練心的不同層次吧!

 

A:「在最低處」,要解釋成湧泉當然可以。湧泉無根,所有動作就沒有著落了。但我會把這個「最低處」看成是「處眾人之所惡」的最低處。我們一方面很在意「自尊」,一方面又無法真正看重「自性」,這個分裂,讓我們時常被各種莫名的情緒勒索。自性完滿,是不需要自尊的。

 

A:這都要在生活中時時觀照自己的起心動念,我們的微細念頭太多、太亂了,一句話進來,心有波動,念隨起,吐氣,馬上放掉。會有念,因為還有「我」。我是用這個方法來「殺掉自己」,當然不容易。但至少有落手處。

 

A:我的看法未必是對的,只是我目前可以操作、練習的方法。期盼有師兄姐可以給我指引。

 

G:專注成為「習慣」,念頭會減少,就算對境紛亂,也容易觀照而攝心。

 

A:專注是很重要的入手處,但專注到某個程度,也會成為一種「執著」喔!會陷入一種類似「輕安」的感覺裡。想起來了,那個狀態叫做「無記空」。

 

A:六根六塵六識,形成自己所理解及認為的,執著及無明往往自己不自知,經常需要別人當頭棒喝。就像上識香課,看到好的沈香就起貪念想要擁有它。

六根本有覺性,聽覺、視覺、嗅覺、味覺,想知道覺性是自性,還是本性?

自性老師說是屬於物質界。

 

H:我的理解,自性本空,物質界是有了自性才能見,見了物質來,返覺自性,這邏輯來看,物質其實也是自性所投射顯現的,所謂空有不二,真的看穿了的話,自性完滿,自尊不算什麽了,練習在每個當下覺,在那裡都清清楚楚。

 

H:只是習性執著,著境黏相,怎辦呢?老師說改不了了,不用改,練無極,覺那個動感。最近處理事情時覺得不想說話的,咦,忍不住一直呱呱呱的講,違背心裡的意願,習性使然,有察覺到,就是停不下來,還好不會在意,但離究竟太遠了。

 

J:早上泡杯即溶咖啡,開罐已久,聞來無味,棄之可惜,最後還是放棄。果然鼻子還是貪著香氣,心理「想」飲的是氣,身體「想」入的是味。

 

K:在不斷參之下,會莫名哭起來⋯

 

H:不在意需要練習,先接受自己的習性執著改不了,來吧就來吧,迎接當下的事件,嗯!這就是我的樣子,也因為它讓自己有覺醒,呀!緣影緣相,感謝啊!慢慢的每個當下能處於中立,都好,一切世間的好壞都好,趨近中道,練習中。

 

A:「在不斷參之下,會莫名哭起來⋯」,我覺得是觸動到深層的自己了,有遊子回到故鄉的情難自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