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專題/練功筆記・之一    

那一夜,「怒目金剛」——低眉慈目

 

沈紅玫

圖片來源 / WIx

金剛怒目,所以降伏四魔;

菩薩低眉,所以慈悲六道。

為啥在酒足飯飽之際,老師要跳出來,把小時候的玩樂無拘,鉅細靡遺地說與我們聽?是黃湯落肚,情不自禁,還是飯後餘興,沒他不行?

 

說到年少天真,拔毛作樂,口沫橫飛,其樂不減當年。憶起老友不可一世的「曾經」:坎坷世途,卻也叱吒風雲。當一切外在的可恃衰敗毀壞,再回首牽起當初的當初,讓情深緣淺的彼此,相伴走完最後一程⋯⋯;老師喉頭的不捨,用自己的「一口真氣足」輕輕帶過。就這樣,古今多少事,盡付笑談中。

 

把「穿開襠褲朋友的一生」放在「平步青雲的願念」一旁,老師語重心長地作了結語:同樣的貧瘠,同樣的環境,端看念力願力把你帶向哪裡。

 

說到底,人的神魂就是一個「質」,一個「器」,一個「格」,演一場,幹一架,誰的天地能比誰的大?質、器、能量、氣場或是格局都需要時間,有過什麼樣的「曾經」,就能結出什麼樣的香韻。而「曾經」的滋味是天堂抑或地獄,人的成敗是在江湖或在廟堂,如人飲水。而吃瓜的我們,何緣置喙,又何須置喙?

 

「天下第一」,不是那第一的榮耀,而是那第一的膽識跟過程。有那種信心,懂,出手,才會登上巔峰。人的神魂要為自己承擔過,登一個山頭,一定有同等的壓力,人要在那個壓力中承擔自己。沒有那個膽識,沒有那個承擔,怎能成就?

 

願力這個東西,不是你喜歡不喜歡,而是你有多少的願意。高度這個東西,你沒有那個高度就看不到,夏蟲不可語冰,但你要,就會看到!

 

一切沒有好壞,端看你是不是因甘願被上帝安排而不能回到上帝的高度,因為人一定要在那個地方當自己。我們是站在上帝的高度、眼光看自己,還是站在「被安排」的角落揣度一切?

 

或許是習慣吧,我們總是言必稱聖賢,永遠都是老師說,老師說。但老師一路用「自我毀容」,上課也總用信手拈來不拘一格似的辦法,期許我們跳脫「如是我聞」的孺慕之情,進化到「如是我行」的自性自渡。

 

虎年來了,人人都望虎虎生風,但事實與想像的距離並非裝腔作勢所能填補。這時候,不斷內求,一口香驚天動地,五分鐘入定的路是不是反顯真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