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專題  / 疑義相與析    

  埋藏在身體的恐懼
週一晚班的分享與討論

​彙整紀錄/范家豪

Blue Flowers

圖片來源 / Wix

A:每年都很期待大家到老師家走春,今年回娘家吃完午飯後來到老師家,看到大家像家人一樣的互相招呼,覺得是一種圓滿。老師過年前讓我們問自己三個問題,其中一個是「為什麼你要活著?」我想要活著的諸多理由中,有一個是為了「圓滿」。在追求圓滿的路上,透過五感,眼耳鼻舌身意的方法去練習,其中一個就是去正視你害怕的事情,眼睛看到的、耳朵聽到的、鼻子聞到的⋯,要去直視它。比如說,我在為電子報找圖片時,有時候會在無意間翻到一些很可怕的圖片,我就會刻意避開它,去找陽光、山、海⋯⋯等等比較正面的圖片。奇怪的是,我越是害怕,那些可怕的圖片越會出現。我覺得我應該好好看看它,看看自己到底在恐懼什麼、逃避什麼?

 

B:我很怕蛇,不知道有什麼深層的原因,我自己也還在探索。有次跟宛琳同行,我被一條小蛇嚇到跳起來,宛琳不怕蛇,還覺得牠們好可愛,偏偏她就不會看到。老師說過,越怕就越會遇到。面對恐懼,真的不容易。

 

秀娥:我怕老鼠,還有,要在那麼人面前說話。可能我最在意別人怎麼看我吧!我就慢慢push自己,告訴自己「他們都是西瓜,不用怕。」

 

C:我不太明白什麼是「同人於野」?

 

B:老師說,同人於野的意思是,你要愛你的敵人。一般人是,你愛你先生,是因為他很好,所以你愛他,但這不是真正的愛,真正的愛是你要愛他的缺點,愛他的壞處。所以同人於野就是愛你討厭的事物,比如說我就要愛那條蛇,去欣賞它。

 

D:我很在乎別人怎麼看我,我會沒信心,我會想是我觀念錯誤還是我做得不夠好、還是我想太多,所以別人看我才會不自在。但後來我發現,別人怎麼看我,不關我的事,慢慢地比較自在些。我來週一晚班2年多,不再像以前那麼害怕了,剛到週一晚班時,想說大家都很強⋯⋯

 

E:面對自己的恐懼,有時候就是要往死裡打,你要搞清楚你到底在怕什麼?

 

D:以前會覺得是不是我不夠好?別人都那麼優秀⋯⋯

 

B:阿充的問題很根本,就是你到底在怕什麼?

 

E:像我們寫程式,找出最根本的問題才能解決問題,不是意識上理解「我就不要怕」。

 

D:怕出糗⋯?我怕老鼠是因為,曾經有同學拿了一盒剛出生的老鼠放在我桌上,我突然看到,嚇死了,下意識手一撥,盒子飛摔出去,我就看到一團血肉模糊,從此我就怕老鼠。

 

B:或許,那個場景勾起你阿賴耶識一個更深遠的經驗。探究恐懼的根源是什麼,或許才有可能去破解它。然後自信心,還是我執、我相的部分,老師說沒自信的人其實是最驕傲的。

 

D:有同學講到「不要臉」這議題時,我就很有感覺。我就是太「要臉」了,後來我就試著讓自己厚臉皮。

 

F:我以前很怕在這麼多的人面前講話,可偏偏就有很多事,我必須要站上去,一次二次數不清了,慢慢就克服了。

 

G:像我也有一個框框在,我沒有要傷人,但在回訊息時又會想是不是又傷到人了,但後來發現其實沒事⋯

 

D:大家每次的討論都非常珍貴,我們可以多多練習,不用擔心你的發言會傷到別人。老師講過,我們可以像西藏僧人的辯經那樣,針對一個議題,打破沙鍋問到底。

 

H:我記得第一次視訊就是我來帶動作,其實很久沒做,動作也就忘記了,像今天帶動作也是,但後來慢慢記起來,是「 身體的感覺記憶起來 」。我剛剛在旁邊自己練習時,中間有些忘記,就一直想用記憶去記起來,但到前面帶動作時,慢慢的發現是身體的記憶跟情境帶動著,那個記憶是「 身體做到身體裡面去 」。另外想分享的是,老師前陣子上課說到,如果遇到事情,有二個處理方法,一是提高維度,另一就是把事情看小。在工作上,辦公室有時會有些變動,因為我們有在不斷的學習成長,提高自己的維度,所以再看辦公室發生的種種爭奪、計較,就發現也沒什麼,然後也更清楚的看著事情、著看著別人,也清楚地看著自己。

 

B:老師最近講「 觀、行、空 」,老師說天下所有的學問不出這三個字,我最近就在體會這三個字,老師真的很厲害,簡簡單單三個字就將佛經的內涵濃縮在其中。

 

很多年前,在余德慧老師辦的工作坊,有次他們請我評論三位學者的論文,他們是不同領域的學者。後來我是用易經的「觀」卦來串連三個不同領域的東西。易經的觀就是看,一個是看自己,另一是看別人,重要的是你要先看自己,要對自己非常的熟悉,你才能看別人。剛學氣機導引時,信心滿滿,學越久才知道自己還很遠。有句話說:「學佛一年佛在眼前,學佛十年佛在天邊」,有二重意思,一是越學越遠,另一是越學越知道自己不足。我曾跟老師說,我越來越能理解別人為什麼會那樣反應,因為他們的那些狀況我都有過啊!我因為觀察自己,所以可以理解別人。老師說:「你這樣還不夠,理解都還很淺,你觀察的都是表面的東西,還沒有真正進到心裡面去。」所以後來十幾年我就在揣摩這部分,我發現「觀」不是看別人,你要一直往自己裡面去鑽,不斷的追問自己最根本的地方。老師這次的「觀、行、空」更完整,像「行」,中間是「螺旋」,不是去感覺那個「螺旋」,而是感覺那個「空」,因為空就是螺旋,我們現在練功都可以感覺到身體的「有」,但更要去感覺身體的「無」,也就是螺旋產生的空間,讓氣一直往湧泉放,才能感覺到身體的「無」,所以「行」很重要,腳下的那一個點,「觀」要放在那裡,往最底層,而不在身體,「空」才會出來,大家要不斷的去體會,眼耳鼻舌看到的都還很表面,要一直往內,更深的地方。

 

I:像我的恐懼來自我媽媽,從小就常挨打,現在長大了,已經不再害怕,但有次在家中狹窄的長廊,我跟媽媽要擦身而過,快靠近時,她伸手撥了下頭髮,結果我全身冒冷汗、淚水奪眶,因為記憶中她手伸起來就是準備打我,我當下其實是被自己嚇到的,我大腦清楚知道已經不會再挨打,但身體卻還是這樣反應,那是因為我神經系統已經被寫入預設值,她的揮手只是我看到的視覺,但我的身體還是起了反應。可見恐懼深植在身體裡面,要消除是很不容易的。我現在還得繼續練習,看著我媽媽的動作,再觀察我自己會有什麼反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