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專欄二・體證道德經 】   

「抱一」是練功的原則 

文稿彙整/楊清雲

Sunflower

​圖片來源 / Wix

第22章

曲則全,枉則直,窪則盈,

敝則新,少則得,多則惑。

是以聖人抱一為天下式。

不自見,故明;不自是,故彰;

不自伐,故有功;不自矜,故長。

夫唯不爭,故天下末能與之爭。

古之所謂曲則全者,豈虛言哉﹗誠全而歸之。

 

我們對《道德經》的入手,是從身體的邏輯出發,進而推展到功法,既不談做人或君王的治理,也不談人生的哲理經驗。第22章的「抱一」,就是練功的原則,以下我們將運用做動作的經驗法則,也就是練功的一切法則來探討這一章的內涵。 

 

「曲則全」

老子《道德經》每一章的開頭首字都非常重要,本篇的首字「曲」字也是一樣;世間事不可能盡如人意,倘若不懂得「曲」,而強求「全」,人生必定困難重重。

 

「曲則全」的「曲」就是彎曲、螺旋,只有螺旋的全方位,一切才得以完成。世界上不存在比螺旋更多角度的方位,將螺旋運用在身體上就是全方位的完成,亦即讓身體全部的作用力都同時存在。

 

氣機導引的八大原理、十八套功法都是從老子悟出來的,只要是動態的功法動作,全都內藏螺旋的動態(例如轉腰甩手是脊椎的螺旋),才能在身體上具體落實功法的功能作用。

 

八大原理(螺旋、延伸、開闔、絞轉,靜心、旋轉、壓縮、共振)的「旋轉」並非「螺旋」,但「螺旋」卻一定有「旋轉」。「旋轉」不單指氣血循環,而有旋轉任督之義,包括所有經脈的旋轉。功法強調的是任督二脈的旋轉,包括從頭到尾的上下,從右到左的左右概念,倘若任督二脈能夠旋轉的話,人體百脈就都能循環了。

 

「枉則直」

「枉」就是彎曲。功法動作的設計一定有彎曲,如任脈收縮的彎曲是為了讓氣下行,打直是為了讓氣上行。所以,「枉」了,氣才下行;再「直」,使氣直上百會。「曲」、「直」都是在闡述這個原理,「枉則直」就在說明身體是如何循環的。

 

「漥則盈」

「漥」是空間。人體到處是空間,因為有了空間,身體的功能才能運作,例如因有眼眶的空間,眼球才得以運轉,而關節液等液態之物都會往關節腔、組織間隙等空間(漥)走;做動作時,氣也會往空間而去,如果能看見空間,就等於看到氣。所以,練功就是練空間,到達「窪」的空間。

 

「敝則新」

人遇到苦難,就會改變、成長,太舒適就會墮落;身體也是如此,到達難以忍受的疼痛,反而是身體要開始強壯的時候。因為人體是有機的活體,在細胞老化的過程中,陰極而反陽,人體會進行必要的細胞分裂,分裂出新細胞。例如,骨骼中的破骨細胞會將老舊的骨質除去,而造骨細胞則會製造新的骨質來取代,以維持骨骼的強壯與韌性。老子用「敝則新」形容身體老舊細胞的汰舊換新,及自我分裂、複製;只要動作中能夠把握鬆、靜的原則,這一切都會在身體上發生。

 

「少則得,多則惑」

做動作的目的在身體整體作用的內涵,包括想法、心的感受、身體的動作,若能讓大腦少想、內心少波動、動作少外形,動作的張力就會不斷內化,動作就有內涵。假如身體有太多想法,企圖做出某種樣子,就會讓自己進入一個更不明白的狀態,反而到達不了真正的所在。

 

「是以聖人抱一為天下式」

「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萬物,萬物負陰而抱陽,冲氣以為和。」 「一」是完全的存在,沒有分別、沒有陰陽,是無極,是道初顯;在一生二之前還沒有二分法時,萬物都還在一的狀態。在身體上「一」就是氣,氣的運作法則就是道,道的德就是氣,所以練氣就是練道。德是有形的,是道的象,我們練道的象,去反推道的法則,鍛鍊道的法則,這叫做練氣。

 

古人所說的一氣流行,就已在「一」之中了;陰陽未分之際,氣在身體持續的流動,不斷的一氣流行,其實已經越過任督、陰陽;一般的練氣都走任督,唯有「無極內息導引」是超越任督,透過不同的筋膜線(例如,螺旋線、左右側線等)在百脈流動,因此,才能稱為「筋膜鍛練術」。

 

人體(肌肉、骨頭)終會腐爛死亡,身體的動會產生肌肉的酸、痛、麻等感覺,難以看見氣的存在,但透過身體的動可到達很多身體的系統,因此,我們可藉由練身體的觸、動覺,產生靈覺,也就是將從身體出發的動覺轉為靈覺;唯有開啟靈覺力,經由靈覺的存在,才能洞見那個恍惚之物,無狀之狀,無物之象,也就是波包,而洞見氣的波動。因此練功時不要執著,不要在動作的對錯、好壞中糾結。否則會讓自己受到陰陽、對錯二元對立的概念所綑綁,到不了內心真正的真相,天下所有的道理就是這樣了,

 

「不自見,故明」

練功之意不在追求「有」,而是一個追求向內的「無」的過程,因此動作不要特意想要表現,讓外形顯現,要看內部感受,明白六根的顯現,這樣就會更清楚自己。

 

「不自是,故彰」

「彰」是指氣的運行。練功的過程中所有一切都在變,動作持續在變,熟悉度也在變,千萬不要認為自己所做的就是對的,而自以為是的持續下去,不定奪反而更能感受其威力,更能全然的做動作。

 

所謂「大成若缺」無論你達到多大的境界,都還不夠大,都有所缺;而永遠有缺,才會永不間斷的大,這才是真正的大。人如果能「不自是」,更能彰顯生命的舞動、氣的狀態。

 

「不自伐,故有功」

不要把動作做到很誇張,要順身體自然,不要蠻幹;錯誤的邏輯,必定導致錯的結果。對自己不夠有自信,動作才會誇張,所以不要太誇張自己,才會有功效。

 

「不自矜,故長」

不要執著在自己喜好的動作外形,不要要求自己一定要做到如何,才感覺比較舒服,人如果感覺比較舒服,就不會成長,久了,反而就不舒服了。

 

所以,人不要去跟自己爭外形,爭自以為是,爭自我的誇張,爭自我的堅持,爭得心亂如麻,心不可能靜得下來。心要如何靜得下來?你只要「曲」就全了,只要保持螺旋,動作一動就到位,不必特意的扭來扭去。只要保持引體、導氣就好。

 

「夫唯不爭,故天下莫能與之爭。」

依照前述所行,人就會有功能,因為不跟自己爭,「天下」就是身體60兆個細胞所共存的生態,細胞不在生態中背叛自己生命的主人,身體就不容易被攻擊、敗壞,只會互相扶持。

 

「古之所謂曲則全者,豈虛言哉﹗誠全而歸之。」

「曲則全」,就是螺旋的概念,所謂的「曲」者、「全者」已經涵蓋一切的動作,從古至今就已經存在「曲」者、「全」者,並非虛言。所以練功時,務必孤注一擲,傾其所有,用你全部相信的力量全然相信它的存在,絕不能偷斤減兩或稍有猶疑「誠全而歸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