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專欄四/股海人生逍遙遊   

石油美元

蔡育展

Branch with Catkins

圖片來源/Wix

最近一個很熱門的話題大概是俄羅斯要求以盧布購買天然氣以反制金融制裁,俄羅斯這個動作膽子很大,盤算得很遠。將貨幣與能源、實質商品連結,以硬通貨支持貨幣價值的威力有多大?是不是真的能反制核彈級的金融制裁呢?這次讓我們回顧近代最早將貨幣與能源交易連結的事件,石油美元的誕生,或許對未來的發展可以提供一個參考。

 

最近幾十年來的物質、科技發展受益於貨幣、信用、資本市場而加速發展,然而也產生了喧賓奪主的副作用,工具成了目的。當美元信用貨幣地位面對硬通貨的挑戰時,也開始隱含人類集體認知、價值觀,開始要往另一個方向擺盪,但願一個去中心化、多極化的金融體系,能成為新秩序的一個穩定力量。

 

上次提到美元與黃金脫鉤後,美元成為信用支持的貨幣,市場相信它值多少,就值多少吧。然而上帝在這方面幫不上太多忙,美國財政支出不斷創造美元供給,對黃金的價格從脫鉤前一盎司黃金對35美元,到了1973年中貶值到120左右。當年又發生一次震撼全世界的事件,第一次石油危機。為了報復美國對以色列的軍事支持,產油國將石油價格從一桶3美元左右提高到11.65美元,引發主要工業國家的一波經濟危機。戰場上打不過你,讓你經濟衰退一樣是個武器,能源引發通膨比坦克、戰機還好用。

 

然而危機就是轉機,苦於不知如何維持美元價值與通膨壓力的美國,突然想起一個槓桿支點,美國稱霸全球的軍事力量與石油消費量。於是在1974年組團說服沙烏地阿拉伯將所有石油交易以美元結算,賣多少油就有多少美元需求,等於是以石油擔保美元價值。作為交換美國將提供沙烏地安全保障,並提供軍事援助與武器。由於沙烏地阿拉伯的影響力,這項協定很快為當時其他石油輸出國組織接受。出售石油的美元收入,基於默契回存到美國購買美國公債或是存入美國銀行體系。這個交易似乎是上帝送給美國的大禮,美元由石油擔保,美國公債也找到買家,油井在別人家裡,美國只要負責提供美元,就能源源不斷的取得原油。

 

美元作為貿易端結算基礎,創造出來的美元又回流到美國金融體系,為金融交易、資本市場定錨,這個基本方程式成為美元主導世界數十年的基礎。產油國之外,即使後來的亞洲四小龍、金磚四國或是其他發展中國家,為了進行貿易,為了促進資本市場發展,都必須不斷的累積美元資產。被排除在美元體系之外,等於是被排除在全球化貿易、金融體系之外,美元成為號令天下的終極武器。信用貨幣能這樣華麗重生,上帝的確相當眷顧美國。

 

石油美元是力量的產物,然而力量終究必須遵從消長、生滅的法則。石油美元建立在軍事力量上,建立在經濟實力上。盧布與能源、商品連結提出了一個問題,持有貨幣比較有用還是擁有商品比較有用?認知的改變或許是一種最強大的作戰方式。

 

世界可能將邁向多極化貨幣體系,隨著貨幣體系多元化,價值觀、意識形態也會更加多元。歷史不會終結,也不會只剩最後一人,更有可能是在不斷的兼容並蓄中,不斷發展出共存共榮的新模式吧!

 

石油美元體系之後,就不得不提及中國以及後布列敦森林體系,中國的崛起帶來全球化蓬勃發展的美好時光,也無可避免地會對現有體系造成衝擊,並帶來新的機遇。百年未有之大變局,似乎就將一步一步展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