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專題  / 疑義相與析・之一    

拉大頻寬,處理情緒震盪

    一晚班的分享與討論(一)

​彙整紀錄/游夙君

球根花卉

圖片來源 / Wix

A:我發現學習認真的時候,我會很焦慮。我到底在怕什麼?怕我理解的是正確的嗎?功法到位嗎?⋯⋯諸如此類的擔心。我現在體力也不夠,常常這裡痛那裡痛,身體、時間等條件不允許,感覺跟不上,就會焦慮。這讓我想到小時候數學題答不出來時,我會先擱下,之後再回來解題,就成了。現在呢?已來到人生的黃昏,我就試著暫停一下,不管老師說的功法還是心法,不那麼著急,但也不是完全放掉,就先放著,之後會有一些機緣讓我與它碰撞、相遇。所以我想分享的是,不用急、不用擔心。像我今天的身體又痛了,心裡蠻鬱卒的!我就反問自己:是不是太急了?剛好與同學交換輪到今天要分享,不然我會請假在家休息。剛剛坐在旁邊看同學帶練,腳痛得很不舒服,就起身離開到櫃台聊天,後來好多了,心想右腳疼痛關卡已過,我想左腳應該也可以。

B:所以你之前右腳也曾痛過?

A:我的右腳之前是萎縮的,比左腳細,因為疼痛的關係,我不敢用力,右腳就萎縮了。之後慢慢嘗試讓腳用力走路,使其恢復。

C:A同學之前重新定位自己是高年級實習生。

D:我想A同學跟我是學員中最痛的兩位。像我最近有幾個新進學員,因為我的腳一盤起來就痛,怎麼示範盤腿旋腰呢?我是先自我袒露,告訴學員我正在痛,接著示範幾個動作來緩解這個痛。身體會痛的學員看著,也就了解了。練功這麼多年最受用的就是:不再怕痛。再怎麼疼痛,我都可以過得去,而那個過得去,不是不痛,是我知道這痛是我的功課,我也有方法緩解它。在臨終關懷的陪伴經歷中,我曾告訴朋友:氣機導引的最後一堂課,是老子的「後其身而身先;外其身而身存。」這也是我在實踐的目標。所以疼痛不會干擾我。

E:最初很有目標地想要學些什麼,後來覺得平常心就好,學多少算多少,不追求目標。遇到瓶頸時,我就會慢下來。就像剛剛同學說的,這個疼痛在跟我說些什麼,那我就跟它共存,練功的時候就帶著疼痛一起動作。這個過程讓我學習到平常心,也就是依年齡、身體狀態、整體的生活型態來調整。有些時候不是鍛鍊身體的學習,而是一種感受性的學習。

F:我也有許多身體疼痛的經驗。從我練舞蹈開始,大概坐骨神經痛了二十多年。因不是科班生,加上目標導向,通常會做到超過標準,所以滿身是傷。舞蹈給我很多快樂,但我不怎麼尊重我的身體。學習氣機導引,讓我有了新眼光,讓我知道身體會受傷是因為我殘暴地使用它,它不是我表演的工具,而是我跟這個世界接軌的平台;是透過身體學習釋放「要做到標準動作」的工具性態度,轉換成盡量把自己放空。另外,去想自己跟身體的關係性,而不是他人來指導我什麼是正確的方式。慢慢地我坐骨神經痛的情形緩解許多。這讓我在面對疼痛時有了一線希望及舒緩的空間。

B:在座每個人都有疼痛的經驗?(大家都是)大概也都學會如何跟自己的疼痛相處吧!

G:我覺得同學好像都很能忍痛。我以前有椎間盤突出的狀況,又因工作關係,手痛到舉不起來。要不要動手術?不同醫院的醫師有不同的建議,我很納悶,加上這是大手術,心裡害怕而作罷。因緣際會接觸氣機導引。老師說過,痛不會死,所以我就不理它。前幾年,膝蓋也有疼痛情形,曾痛到半夜醒來且無法起身。說也奇怪,我痛到半夜醒來,但早上起床來練功,好像又沒那麼痛,這是長期練功之後的身體感受。近兩年來,也不知道為什麼,半夜不再出現身體無法動彈的情形。我覺得繼續練功就對了,也像同學所說的,平常心。

 

我也想分享如何面對學習的焦慮,其實此刻的分享也會讓我感到焦慮。老師講課的濃度愈來愈高,我不知道我的理解是否正確?老師說無極就是要回到日常生活中的修練。他提到兩帖藥的比喻,一是起心動念時,設法把念頭藏起來。其二,把想講的話吞進去。不斷地吞想法跟想講的話,這樣的藥吞久了會出問題,所以提供了一個解方,就是練無極內息導引。我困惑的是,我常跟家人吵架,為什麼都是我吞那個藥?像是非黑白到體內之後,要化掉對立,就是要提高維度。當維度不夠,又遇到事情時,如何排解?在吵架的當下不可能馬上練功啊?

E:當我知道自己生氣時,就先不談,盡量先離開現場以轉換情緒。隔天找空檔播放音樂,練個二十分鐘,總之,就是讓自己開心。

G:跟老師學這麼久的最大收穫是,以前的我會爭辯,因為覺得自己是對的。現在遇到事情時會踩煞車,不爭辯。當下我不會起反應,但事後想到還是會生氣。其實我會排解,現在知道不是對錯的問題,但我還做不到。

E:對,我有很多次經驗是來上課之後,原本困擾的事情就沒事了。有時候是進到練功房,事情就解決了一半。因為進到一個要(面對)練的過程。

D:我去看《時代革命》,就是紀錄香港反送中的過程。紀錄片呈現很多問題,抗爭期間如果群眾情緒低落,幕後操盤手居然會希望有流血傷亡事件好拉高群眾情緒。觀影過程我沒什麼情緒。但映後座談有某位書店老闆在批判「中國」是一個被洗腦的概念,我也還好;可是當他說到台灣最大的問題就是被中國傳統文化毒害……。那時我就受不了,我明顯感受到自己的情緒開始翻騰起來。我知道我的問題又來了,也知道應該提高維度離開情緒,但做不到。因為無法起身離開座談現場,怎麼辦?我就握緊拳頭,脊椎打直,深呼吸。在那種情況下,大腦理解的道理是沒有力量的,必須有一個身體動作,因為你沒辦法練功嘛。有個方法是,握拳時,中指指尖抵住勞宮穴,然後脊椎打直。當脊椎打直的時候,所有的情緒會從任督兩脈走到中脈,而中脈是通往空性的重要管道。真的有效。有機會大家可以試試。

E:有時候我會盡量站在對方的立場,思考他為什麼會那樣,他的出發點是什麼,那我為什麼會這樣子,然後就化解掉。

G:上了老師的課之後,我也會去想為什麼對方會這樣子。

F:我覺得有一個很有效的方式是,當下感到生氣時,就是把「我」拿掉。發生衝突時,是把我看太重,所以把我拿掉。當我把我拿掉了,然後會去看到對方的心,也許他的想法是負向的,但會看到對方在負面之後有微小的正面之處。

E:有時設想對方為什麼會這樣,學習一個對他人行為及感受的了解,就會產生愛心跟慈悲,也會幫助自己緩和下來,然後真我就會比較清楚。

F:會看到對方行為背後的脈絡,就像看一棵樹,一開始只看到葉子,之後連枝幹紋理脈絡都清楚,也就是看到整體。也就有了高維度。而這個不是我比你好,不是我不跟你計較,而是真正理解對方是如何長成的。

C:我想分享如何「觀」。例如,入門班學員說我寫字很漂亮,這件事讓我想到老師說我的罩門是我優秀。到底是我優秀?或者我不夠優秀?還是我從小就優秀?那我把事情做好一點,我的很多問題就來了。我不是說我找到根源,我在想優秀是怎麼回事,也知道部分的原因。像我寫毛筆字有天分,小時候經常得獎,作文也是。即使是出社會後在他人眼中是很不容易的創業選擇,對我來講好像都是簡單的。我定義天分,就是我在這部分是自然的,從不自然到自然,叫做超越,叫做功夫。我這麼優秀,那為什麼如此脆弱?為什麼沒有比較快樂?在經歷到痛苦之後,才來學氣機導引。想說自己曾是校隊,練功應該駕輕就熟,沒想到我很不在行,而我還能撐那麼久。

 

這就要回到剛剛提及如何面對焦慮?我最近發現,我找到一件事情是我有點壓力、有點不自在,而且願意堅持下去,而這壓力又可以讓我有超越的機會。如果沒有氣機導引,我就只會一直往下滑。老師有講過慧敏從來不排斥對她來講不自然的事情,所以她什麼都好。我覺得她很不容易。那我慢慢理解到,不管是擔任教練或寫電子報專欄,我接受這裡讓我持續有壓力。也體會到:道是在跟你相反的地方,就是在痛苦開始之處。人家送我八個字,就是「不鬆不緊,綿綿密密」。這個壓力是不鬆不緊,綿綿密密。

 

至於黑白的議題,就是黑白不分,但是要明白黑白。如何實踐?我用的是空拍機的概念。當空拍機飛起來的時候,在山裡迷路,你就清楚如何走出來,也就不會害怕。

E:我的經驗剛好相反,我以前做事情常常處於尷尬的位置。譬如我不喜歡在很多人面前講話,偏偏常常需要如此,現在也是。我可以推掉,但我反而選擇迎向前去。記得求學時期,知道自己表達能力不足,就參加辯論。第一次的經驗很尷尬,雖然如此,還是繼續參加,我就是一直面對。現在回頭看,每一步都是關鍵,我在心態上變得很多東西都不怕了。所以我藉由過往許多處在尷尬位置上經歷到的一些情緒經驗,學習到可以如何面對,而這是很多年累積來的。

 

接下來分享「妙觀察」。有回識香課老師提到賞香時,要去感覺沉香。那一回我拿了塊沉香感受。現在碰到什麼,我可以感受到這東西是否有生命力。最近體驗到沉香碰撞而發出的聲音的瞬間奇妙感受,所以我把那塊香請回去了。這些學習也讓我在工作上有所幫助。

H:我以生活經驗分享如何拉大頻寬。像我是飯店服務業,常有非預期的事情發生,有時處理很耗時、費神,我容易情緒震盪。上了課之後,遇到類似的事情,我的情緒可以很快恢復平靜。譬如,有次我們正準備下班時,櫃台提到客人反應暖氣未能啟動,時間很晚了,維修單位已下班。客人堅持要處理,同事的反應就是飆髒話,跟以前的我一樣。我的情緒雖然被挑起,當下卻很快平靜下來,同時也能體會客人的處境,並設想解決方案,最終圓滿解決。所以我想說的拉大頻寬,就像剛剛同學提到的,把我拿掉、安頓身心之後,周遭的動靜你也都能注意到。

E:情緒震盪常常是因為那是自己在意的事,不在意的事反而比較不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