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專題  / 疑義相與析・之二    

  無所住,就沒有妄念了!

一晚班的分享與討論(二)

​彙整紀錄/范家豪

綠色小植物

圖片來源 / Wix

A:老師要我們好好參一參生命與時間的問題,我的分享是:佛教講述靈魂是不滅的。六道的分類,天人、人、阿修羅、地獄、餓鬼、畜生,而其中人和畜生具有有形的軀體,人和畜生又有所區別,因為人具有七情六慾、怒恨怨惱煩、貪嗔癡慢疑,而這正是靈魂修行的最佳道具,所以當我們擁有人的身體時要好好把握,好好修行。

 

人的六根,會因自身的執著及外在知識環境,很容易蒙塵,起無明,失去了原有的自性、佛性,而跌跌撞撞、痛苦,靈魂也不再純粹,所以老天爺讓我們在世間道場修行,帶著業障和願力來,透過無明、煩惱來修行,我們在日常生活中可以時時去觀照自己內心的起心動念,不起「妄心」,以平等心來加大我們的頻寬,在更高的維度來處理所面對的人事物,讓心靜下來,無所罣礙,這是上天賦予我們來做人的生命的目的。

 

每人在世的時間是老天爺給的,我們珍惜這既有的時間,時時把握當下,讓生命更有意義,讓靈魂裡的阿賴耶識也會更加圓滿,才不會辜負了老天爺給我們來當人的目的。

 

總結的說,生命很重要,時間要珍惜。

 

B:我想請問大家,什麼是「妄念」?

 

A:色受想行識,有了那個「想」,你要去「不想」?

 

C:老師在課堂上有句話語,我就笑了,我就想我怎麼會這麼快就對號入座,當時浮現我生活中的兩個部分。一個部分是,有次團體討論交代了自己在群組對話的不安後,其實還有些話想說,但我吞回去了,因為工作本行的關係,我很習慣以此時此刻與人接觸,甚至有時可能會直接戳中對方的團體對話場面,但我想可能目前討論的環境不適合,所以有些話我就收了,只交代了我的不安。

 

另一部分是,團體討論後回去看群組對話,當時會留言,是想跟大家講我知道如何加大頻寬,當下覺得沒什麼錯啊,但再回看整個過程,我突然覺得那是我的一個妄心,就是因為我在1月份電子報寫了一篇文章,那確實是我的一個經驗,但就只是瞬間的感受,僅止於此,而我又因為這個經驗,以為我還在那個狀態裡面,但其實那個「境」已經消失了,而這重新回看的過程,讓我覺得我是自我意識很強的一個人,我覺得我夠幸運遇到某同學,因為她空間夠大,接得住我覺得是刺人的話語,我是不安的。

 

然後有次的自主練習,探討到「螺旋、藏起來」,我思索著,或許不只是指身體「氣的螺旋」,在一次教練的課堂上,看到教練指導「沉入湧泉」的同時,老師在課堂講說的兩帖補藥之一是「藏起來」,和我以前一位恩師提到過「深沈如大海」,這三個片段的浮現,讓我有所觸動。老師在開春的第一堂課說的兩帖補藥,一是「藏起來」,另一是「把話吞進去」,但吞久了還是會出問題,所以要練「無極內息導引」,彷彿就是我有些話吞回去的過程,而練無極內息導引不只是身體上的練習,而是在生活上也可以運用老師在課堂上提到的「心法」來領悟。

 

B:是啊,其實我們每一個人自我意識都很強大,也都撞得坑坑疤疤、鼻青臉腫,一路慢慢走過來的。

 

老師說的「大圓境智」,哇,聽起來,感覺好遙遠,我們要練到何年何月⋯,但我最近聽到一個說法蠻好的。我們帶著「阿賴耶識」在這個世界生活,課堂上老師說的「世界法」「法界法」,我們就在「世界法」「法界法」間來回跳躍,當你的「阿賴耶識」跳到「法界法」的時候,你原有的「大圓境智」就打開了,所以其實很近,在隔壁而已。

 

剛剛提及的「妄念」,我們可能都會覺得它是很大的敵人,像我剛剛說的,阿賴耶識是你跳到法界法的一個重要「階梯」,妄念其實也是,就是知道有妄念、會胡思亂想,你才會催著自己往另一個方向去。

 

D:意識層面的三個領域,「觀想、觀身、觀心」,我每次都會講說「然後呢?」就是我們要把最終的原因找出來,看的做法就是「觀」,進入看的狀態叫「覺」,你觀,就在「覺」裡面,就在天堂,我們訓練的是維度的提升,就是當你深陷其中時如何拉高呢?

 

舉個例子,像是「空拍機」,但你起飛起來要有條件,第一要有空拍機,我們的訓練就是訓練你有一台空拍機。二,如果我們迷路的時候,你很緊張,撞來撞去,欸,可以想到放空拍機起來,至於開不開心、是非對錯,我覺得用兩句話,很簡單,我們「不分黑白,但是明白黑白」。當在回頭看過程中的感受時,這是大腦的運算,六根進來的東西,經過運算,當然我們還沒有厲害到不用算,直接反應,但這運算會慢慢慢慢變少,像是可能一句話就解決了,後面不會再有故事,這是一個過程,就像一個諾貝爾大師「觀察」到一最簡單原理,不是發明,那之後再加上的原理,就會越來越簡單,所以這是一個過程。

 

E:老師在課堂上講的,我們好像都做不到,沒有靈魂,那個死樣子,那我就在思考說怎麼擺脫這個死樣子?老師說,就是聽他講的心法,然後儘量去做到,死樣子就會慢慢的沒有,超越,練「無極」是一個方式,那我在練無極的時候,就去找「螺旋」,螺旋才能「轉」,轉才能「變」,看能不能改變死樣子,所以我就在找「螺旋的軌跡」,然後不要用手比,慢慢的揣摩,看能不能實際「身體的做」,慢慢的影響到「心」,影響到「想法」,讓我有所超越、改變,我也會用電子報上的「老子」文章,看我做動作是否有符合,想法是否契合。有一篇「曲則全,枉則直」,說到功法動作食,任脈收縮的彎曲是為了讓氣下行,督脈打直為了讓氣上行,我今天就在想這件事,但想不通⋯。

 

D:其實不一定,我們用科學來分析,吐氣的時候是曲?還是吐氣的時候是伸?我們如果吐氣的時候剛好是曲,吸氣的時候剛好是伸直,但有時候是相反過來,不一定。那在講到練功的維度,動作、呼吸、意識,動作是九大關節、開闔空間,呼吸是自然呼吸、順腹式呼吸、逆腹式呼吸到體呼吸,我們畫一九宮格來看,你不一定要落到這一格裡面,你現在的狀態已經到另外一維度了,就像我們現在的動作已經在空間的層次,那在教學時一樣教九大關節,但你仍舊在空間的層次,不用又跳到肌肉力量的層次,有時候就是我們沒有搞清楚在哪個狀態,我整理的九宮格,就是動作、呼吸、意識,下丹田、中丹田、上丹田,個別做什麼樣的訓練,所以老師的語言很立體,在這九宮格跳來跳去。

截圖 2022-04-08 下午3.59.19.png

B:我發現老師的話,有時候當參考就好,不能依文解意,一個字盯著一個字去問,老師講話的那個時空點可能不同了。你越要求道,越求不到,老師說我們死樣子,我們要有這個死樣子,才能練啊,所以就在這個死樣子的基礎上繼續練,哪天這個死樣子,啵!突然不見了。

F:「應無所住而生其心」,什麼是「住」,就是「住在」了那裡,像下雨天,你說,哎呀有太陽多好啊,那就是你的「心」住在了太陽天,「應無所住」,就是你的心不要去住在任何一個狀態裡,看到晴天就是晴天的心情,看到雨天就是雨天的心情,所以耶穌才會說小孩子是最接近天堂的,我們都不是小孩了,所以我們心都會「住在」某個地方。再舉個例子,股票為什麼很多人買都會賠錢,是因為你的心都住在你買進去的成本,賺錢很高興,賠錢很難過,誰管你賺錢賠錢,你只要忘記你的成本,該賺錢就會賺錢,該賠錢就會賠錢,忘掉你的成本,你才會看到股價是會往上還是往下,你死死緊抓成本,該放手不放,就會賠啊!什麼叫「生其心」?看到漂亮妹妹就很高興,就是生其心,這沒有對錯,就是本性。肚子餓就吃飯,累了就睡覺,這叫自然,哪有什麼妄念,妄念就是因為你「住」在了那裡。

 

所以為什麼沒有現在過去未來,這一秒是這一秒,股市就是價格一直流動著,你的心不要一直去留在你買的價格啦,你的心要隨著環境而變動,《易經》說的,只有「變,是不變的道理」,全世界都變了,你的心還住在那邊,穩死啦,老師其實用很生活化的方式跟我們說這個世界是怎麼樣,你的心要怎麼隨著而變,可能常覺得老師怎麼又說得不一樣了,因為老師與時俱進,我們沒辦法像老師變得那麼快,但是至少要知道「要變」。我們都隨著年齡、成長不斷的在改變著,年輕時對著戀愛憧憬,當你有孫子了,你的心就不在那裡了,你的心跳來跳去,是活的,不只身體,你的心也跟著年紀變化,所以沒有誰對誰錯,沒有黑白,只有「觀黑白」,那什麼時候會變?月亮圓了就開始缺一角,缺到不能再缺了,又滿了,時間到了,就是《易經》倒數第二卦〈既濟〉,之後,美好了,重新再來,就是〈未濟〉,就像我們動作,轉到這邊不能轉了,自然就回來了,是很活潑的,不是什麼招式,你的心也就自在了,本來就很自在,你為什麼要把自己綁死?所以什麼叫妄念,把自己綁死就是妄念,看到漂亮妹妹就高興嘛,結果我們都用文化、壓抑、去認黑白,我覺得這是老師一直在提醒我們的地方。

 

G:常聽到說要長壽,但其實是害怕死亡,害怕那個點會到,像當上帝來找你時,你跟上帝說,啊我兒子還沒有結婚,再給我五年。五年後,上帝再來時,又跟上帝說,啊我孫子還沒有長大,再給我五年⋯⋯是害怕那個點會到,而不是害怕剩多少時間,所以我們要訓練,碰到那個點,我們要怎樣減少它的「衝擊性」,而不是一直無限期延長,就是那個「點」要去解決掉。

 

平常生活中可以練習,「替別人找理由」,比如當別人超車了,可以想說,他可能是外地人或有急事,剛開始可能覺得很彆扭,說服不了自己,沒關係,因為我們要的是那個「感覺」,就是外因對你的衝擊,能不能把它降低,慢慢你的心,就軟下來,又像我們小時候都很天真,看到任何叔叔都覺得好善良,但隨著教育、社會化,就會開始判讀,看到刺龍刺虎、嚼檳榔,就覺得不是善類。再像有次一位病患進到診間就大力放包包,我當下心就跳了一下,想他必定不是善類,但看病過程中,發現他根本沒什麼惡意。我們在社會上,一直都失去像「小朋友那個心」,在社會上跌跌撞撞,為了避免遭受危險,我們常常都事先架起了預防。事實是,刺龍刺虎的人很多都是善良的。我現在發現很多第一印象其實是錯誤的,嘗試著替對方找理由,常這樣練習,覺察你當下的感覺,你的心就會慢慢慢慢軟下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