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專欄四/股海人生逍遙遊   

我們擁有的是資源還是錢?

蔡育展

雨點

圖片來源/Wix

貨幣的發明原本是為了要讓交易更為便利以增加經濟產出,讓人類在物資豐沛之餘能有更多時間思考生命這個課題。貨、幣,貨為主幣為從,幣如果不能轉化為生活所需的商品、勞務,轉化為生命的體驗與經歷,幣、紙鈔、金融資產存在的意義就沒了。幾十年來工具似乎成了目的,我們大概也要開始經歷一個反動期,起點大概就是貨幣、信用體系的大變動,人類藉此機會一步一步的改變目前的模式。

 

之前提到美元幾次的華麗重生,最大規模,最令人歎為觀止的一次應該是中國加入世貿組織(WTO)之後的「後布列敦森林體系」。上次提到美國巧妙的利用石油危機將美元與石油掛勾,創造石油美元體系,強化美元在貿易上的獨霸地位。1991年蘇聯解體後,全球範圍內沒有任何一個力量足以與美國對抗,黃金十年於是展開,直到科技泡沫重創美國。危機仍是轉機,科技是提高生產力的最佳方式之一,但是美國亟需一個夥伴彌補傳統製造業不足的短板,以便將資源全力用在科技、金融這些高附加價值產業。當時人口是美國五倍,但是GDP總量只有美國八分之一的中國成為最好的選擇。2001年中國加入世貿後,長期持續的向美國提供成本低廉的日常生活用品,美國也掌握關鍵技術,讓中國成為代工生產基地。美國賺取市場、品牌利潤,中國負責毛利低的製造財。更重要一點,類似石油美元體系,美國只要負責「提供美元」,就能取得實體商品,美元供給可以源源不斷。為了取得貿易優勢,中國還自願維持近乎固定匯率的弱勢人民幣,間接地吸收通膨壓力,賺到的美元又自動回流到美債、美股推升資本市場。這麼好的交易,是上帝送的第三個大禮。這種對美國大量出口取得美元,並維持類似固定匯率的模式,被稱為「後布列敦森林體系」。石油美元僅限產油國、原油交易,這個模式則涵蓋以中國為首的許多新興國家,貫穿國際貿易的許多層面。

 

在這種模式下,對美元、貨幣、金融資產的需求快速增加,貿易金流創造貨幣、債務,貨幣以及債務回過頭來推升金融資產,自我強化之下,我們經歷了二十年資產價格不斷攀升的「黃金年代」。過程中也產生了一種信仰,就是錢能解決一切問題,解決不了的話就是錢不夠多。一開始是降息刺激經濟,降息沒用就量化寬鬆印鈔,印鈔還不夠用就再加上政府按人頭發錢,直接天上下鈔票不下雨了。不管出現什麼問題,印鈔、發錢、減稅/補貼、買股票、買債券,有錢天下無難事。這段簡短而且好笑的文字,簡單闡述過去二十年來各國政府施政的重心。這一切現象的源頭可以回溯到1944年布列敦森林協定,美元跳脫黃金儲存量限制,一步一步轉向信用貨幣開始。

 

這兩年可能是有錢會買不到某些商品的一段時間,不管是因為被制裁沒辦法正常買賣,還是因為反制而不想交易,或是因為供應鏈問題而真的來源受限,錢好像不能解決某些問題了。隱隱約約,人類似乎在反思,錢是什麼,我們擁有的是資源還是一組數字。

 

潦草又過度簡化的以三篇文章快速帶過美元、貨幣/債務、資本市場黃金年代這些概念,真正想表達的是百年未有之大變局這個想法。制度總是反映當代的集體意識、信仰,重大的制度、體系的改變,也表集體意識的轉向,暗示著人類或許將改變信用刺激消費、無止境追求經濟成長等等方式,建立起人跟環境一個永續共存的模式。天地與我並生,而萬物與我為一,不然真的要移民到火星嗎?危機常常就是轉機,貨幣之亂也許將開啟新的一個局面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