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練功筆記・之二 】   

初夏再訪雪山坑

 

劉如璧

   

雪山坑.jpg

圖片來源/ 編輯小組

六月十日,雨。再訪雪山坑會舘,一行三人中午前抵達。幸運的是,天空看似即將放晴。據說這一個禮拜都會下雨。

 

一下車,涼風輕拂臉頰,瞬間趕跑睡意;空氣中草香、淡淡花香,鼻尖嘴角不由自主的微微上揚;環繞音響似的蟲鳥爭鳴,一下子火力全開,令我懷疑耳鳴又發作了。

 

毛毛細雨,彷彿在催促著我,趁不必打傘,趕快搬運呀。順著蜿蜒的白色石板,輕快地來回三兩趟;排序的美學及精準的步距,在在突顯設計者的高段。前廊下一轉身,映入眼簾的是,陽光從夾縫中露臉,將山莊對面的山脊線,框上金邊,氤氳繚繞的山嵐,如夢似幻的仙境,我又失神了,直挺挺的盯著,試圖記憶這瞬息萬變的美。iPhone不在口袋,可惜呀,不能分享。

 

一樓大客廳北側牆面,掛著一幅法藏法師的字畫「如幻」。大面積的留白是我一直的嚮往,至於我最熟悉的「如」字,怎麼在畫作裡幻化成一個跪在椅凳上的人?!雙手合十、低著頭、恭敬的注視左邊的「口」,感覺好安靜,請勿打擾!至於底下的「幻」字,則完全相反,活潑地在畫作上跳躍旋轉,幻化萬千,感覺隨時都可能圍繞到你身邊。這一靜一動,充滿生命力,我感動莫名,倚著樑柱,左看右看,突然內心冒出一句話:「見諸相非相」難道袈裟內、袈裟外的法師在訓誡我們:「知幻即離,離幻即覺」。哈哈,我想太多了。

 

第二天一早天剛亮,帶著些許的睡意及僵硬的身軀,我把自己赤腳放在前庭的草地上,彩排行禪30分鐘+無極1小時。先深吸一口氣,再慢慢地吐掉,想像每一口高含氧的空氣,進入了肺臟排擠掉污濁的廢氣,然後跟著內心的鼓聲移動腳步。一開始身體晃得厲害,我告訴自己,穩住、沒關係、耐心的走,在繞行4-5圈之後,身體漸漸變輕,腳步越發沈重,腳底滑過草尖的感覺,清清楚楚,原來行禪是如此的美妙。雨輕輕的飄落,我把圍巾披掛在頭上,由身體決定去留。感覺腳底濕漉漉的黏在地上,整個人輕飄飄、鼓漲漲,好像是 一顆充氣球,一放掉就會飛走。於是在惚恍中,空氣的支撐和阻力,感覺很真實很微妙,身體掌控了所有的舉動,我好似根本不存在。雨越下越大,頭上的圍巾有些沈重,衣褲也濕了,收功吧,初老的人更應該知所節制。

 

雪山坑會館令我嚮往的是, 除了有豐富的外在自然環境,還有在與相同或不同的人事物邂逅中,時不時會有令我拍案的悸動。我滿心歡喜地期待下一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