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體證道德經 】   

​超越動作,時時處虛

 

文稿彙整/游夙君

   

風箏在陰雲密布的天空飛行

圖片來源/ Wix

老子第26章    

重為輕根,靜為躁君;

是以聖人終日行不離輜重,雖有榮觀,燕處超然。

奈何萬乘之主,而以身輕天下?

輕則失根,躁則失君。

 

氣機導引以老子道德經作為上中下丹田修煉之指引,不只是養生,更講究全人的實踐。以身體閱讀道德經,輜重章說明氣下湧泉、湧泉長根是修煉過程的核心基礎,透過不斷意守丹田的過程,從肉體物質層次轉化到靈性的超越。

 

「重為輕根」,指的就是氣的邏輯。重就是氣,重就是沉。以練功而言,引氣下沉,身體才會輕。就像大樹,根一定盤得深。氣下湧泉,湧泉就是體呼吸的基盤,是身體重心所在。所以,身體必須「沉得住氣」,如何做呢?就身體動作而言,前提是胯要鬆、大腿不能用力;同時,若能大腦放空,念頭來了,即生即滅,才能真正「沉得住氣」。

 

「靜為躁君」,靜是躁的主宰,躁是身體的動盪,心神是躁的主宰。神,化萬念為一念。修煉下丹田,把身體當成媒介,時時意守丹田,氣下湧泉,把紛亂思緒化為大腦專注的狀態,方能靜。君,有上丹田之謂。致虛極,守靜篤。如丹道大小周天不斷往復運行,結成金丹、聖胎。胎,是比喻心神能安住不動,生出定力。也就是上丹田煉成高度專注,漸次達致身心、內心外境、前念後念皆統一。

 

「是以聖人終日行不離輜重,雖有榮觀,燕處超然。」聖人是指練功修道之人。輜重為古代有遮蓬覆蓋的車子。以輜重為喻,取其靜與重之義。終日就是隨時隨地。以練功來說,輜重是丹田,是谷神,也是玄牝。玄牝就是內在氣機的生生不息。玄就是看不見的,牝是生生不息的創生力。於內在守候一個看不見而生生不息的創生力,叫意守丹田。丹田,不完全是指臍下三吋,還包含更廣大的存在性意識,是具象中的抽象存在。意是真意,本能的意,是朝向神魂的,與意念不同。意念是知識經驗養成的;真意是純粹的神魂,每個人身上都有真意。燕處超然就是一心不動,一念不生,不受外在紛亂所擾。終日不離錙重,也就是時時保持虛靜的內觀,但外表是與時偕行的。十八套功法可以打開身體的空間,用意識訓練等待真意顯現,讓肉體進入氣的狀態,所以不能離開真意。一離開,就又回到肌肉運動狀態。

 

「奈何萬乘之主,而以身輕天下?輕則失根,躁則失君。」「主」是古代的王侯。但「奈何萬乘之主」可不是指君王,萬乘,乘是層次,無窮層次的眾生叫萬乘。這無窮層次的眾生之主,是人。奈何萬乘之主,而以身輕天下?就是一個可以成就內心無窮無盡存在的人,怎麼會看輕自己,讓身為萬乘之主的可能性,淪落於外在名利的追逐呢?

 

以練功來說,單一動作練習久了,若未能體悟動作的意涵,就失去了根本,即便最後動作學會了,也是枉然。練功不離丹田,動作雖然有很多的變化,但不能離開氣的根本。以意導氣,不是以意導動作。不要被六根、七竅與外界作用的一切所蒙昧,讓自己的內在逐漸穩定,在往復循環中潛移默化,同時能超越動作,時時處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