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練功筆記・之一 】   

超越慣性、回復身心的原道

   

張鍠焜

長路

圖片來源/ Wix

在氣機導引課程中,老師每週都會提出不同的議題來說明氣機導引的心法妙理。這些議題有時候是弘大的道家思想、佛家教理,有時候是玄秘的古代氣功原理,有時候是西方哲學或神學,有時候是現代的腦神經科學、量子科學,有時候是嚴肅的世局批判,有時候是乍聽起來很荒唐的奇想或不太正經的話語。這些變化多端的言說其實就像莊子書中各種無端涯、無邊際的寓言、重言、卮言,時而嚴肅、時而荒誕、時而道貌岸然、時而故作卑瑣,總之都是在告訴人們「道」沒有固定形相,不可界定又無所不在。讀莊子可以從任何一個寓言窺見道的奧妙。同樣地,我們也可以從老師任何一個課堂的議題去領略氣機導引的「無極」理論和實踐方法。這篇心得主要是從老師所曾提到「人的慣性」這一議題,整理老師的說法和自己的理解,來與大家一起討論。

人的身心機能的重要特性是建立運作模式,在日常生活中運用這些既定模式來處理各種狀況,而不必每一件事都要重新構想因應與處理的方式。就好比醫療中的SOP(標準運作程序),對各種病症都有一套既定模式來處置,不須針對每個病例臨時設計治療方案。以模式來因應各種問題,可以為人節省大量的能量和時間,這是生命保全自己的重要功能。萬物之靈的人類更是具有充分的能力為自己建構許多身心運作模式。這些模式通常稱為慣性、習慣或傾向,一個人所具有的種種身心慣性的總合就構成他的性格或個性。

慣性不僅存在於明顯的日常行為,也存在於不自覺的身體姿態與機能運作、心理反應與感受方式、理性知覺和思考等方面。也就是說自己的身、心、靈(思)都有許多慣性。面對生活狀況,我們總是會用那些自己最熟悉、最便利省心的身心活動模式去應對:以習慣的姿態與動作去運作身體;以常用的知覺模式去辨認事物,判斷它對自己的利害;即使情緒反應和感受也有一定的型態。人的身心積存的各種慣性,原來是生活的有用利器,但因為運用得方便順利就一直保留下來,並且累積愈來愈多,主宰著自己的生活方式。慣性雖然給人帶來便利,但是交織於身心的各種慣性也把個人的生命限定於某種固定型態,也成為生命的包袱,甚至是所謂的掛礙,猶如成語所說的「作繭自縛」。

再則,人的種種慣性雖然使自己生活便利、穩定,但這些慣性並非都是恰當的,甚至可以說大部分的慣性是「走樣的」。自古以來許多修養性命的學說認為人的慣性其實違背人類先天的完美本性。就像一部新機器最初都調定在接近完美狀態,但一開始運作,各機件就會慢慢偏移、耗損,如果不適時調校,便會逐漸失準失效。人歷經生活的磨難,其身心狀態也逐漸走樣,愈來愈偏離原初的自然純粹狀態。太多的慣性阻礙了人身心原有的自然自在的本然特性。大多數成人的身型筋骨都因生活方式不當而偏斜不正,不如嬰兒的柔軟而充滿順應性;並且心思複雜而固執,不如兒童純真自在、沒有心機和偏見。所以,多數修養性命的法門就是努力從後天慣性糾結所造成的偏差狀態,回復到先天本性的自然自在狀態。例如,道家即追求「復歸於嬰兒」,儒家則嚮往回復「先天義理之性」。而在課堂上老師也時時提醒我們要跳脫慣性束縛,「練掉那個死樣子」,引導我們透過「無極」功法化解身上的種種慣性,回復到先天本性的自然自在。

消解偏差慣性以回復自然自在的方式,通常有兩種途徑,一是對偏差的身心模式,一項一項重新用正確模式來加以改正,用正確慣性來取代偏差慣性。就好像氣機導引十八套功法是以合乎原道的身心運作方式來取代我們累積在身上的偏差慣性。這一途徑比較是漸進而局部性的。另一途徑則是直接在身心中經歷、體察一種自在無執的經驗過程,以領會擺脫各種慣性、沒有偏執、沒有扭曲意圖、純淨自然的意境究竟是什麼狀態,並經由不斷複習這種狀態,而逐漸把自己的身心調整至完全符合這種狀態,也同時掃去各種積習慣性,回復先天的自然自在意境。像道家的「致虛極、守靜篤」,佛家的禪定靜觀,就屬於這一途徑。老師所創的「無極」功法似乎也是採取這種直接的方式,直探終極的原道境界。

無極功法同時引導身心靈體驗與經歷人的原道狀態。在身體方面,無極功法引導身體去經歷合乎身體自然原理的動態歷程(自然的螺旋、延伸、開闔、絞轉),以及內氣的自然運轉(靜心、旋轉、壓縮、共振),擺脫了過去累積的身體慣性。經過不斷的練習,身體將逐漸調整、重塑,回復到自然狀態(無極)。

另一方面,無極功法同時要求將心思集中於感覺身體動態的細緻變化,這是讓意識處於較被動、順應式的運作,儘量減少不必要的慣性辨識或判斷,把意識上的「有為」降到最低程度,而趨近「無為」。長久練習將可以讓我們的意識熟悉這種接近無為的狀態,而逐漸體會虛心、無心的意識狀態,回復原初身心的自然自在。

再者,在情緒感受方面,練習無極功法時將心思聚焦於身體感覺,消減辨識、判斷和意圖,這會減少因得失好惡所引發的七情六欲,使意識感受保持在低度波動的狀態。久而久之,就能逐漸體會無情、無意而無累的狀態,回復本來的自由自在。

 

在最初的嬰兒時期,我們曾有過自然自在的身心狀態。但經過生活歷程的諸多磨難,逐漸建立許多慣性做為應付問題的生存工具。也因為背負太多慣性,使我們遺忘、遠離了原初的自然自在。學習無極功法,將是一種喚醒與回歸的契機,讓我們一點一滴地修鍊自己以契合於「無極」,重拾身心的原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