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體證道德經 】   

​如何才能「襲明」?

 

文稿彙整/游夙君

   

紅葉

圖片來源/ Wix

老子第二十七章

善行無轍迹,善言無瑕讁;
善數不用籌策;
善閉無關楗而不可開,善結無繩約而不可解。是以聖人常善救人,故無棄人;
常善救物,故無棄物。是謂襲明。
故善人者,不善人之師;不善人者,善人之資。
不貴其師,不愛其資,雖智大迷,是謂要妙。

 

氣機導引之學習,是不斷在身體動作過程及日常生活中,將形於外,所產生的想法行為,以《道德經》作為參照,並順應自然規律,長養大智慧。「襲明」章闡述如何從具象身體之有為法,讓好的與壞的,互為因緣,從中取捨而不會有得失之分別,以練入空無,達致無為,任運自然。

 

「善行無轍迹」,這一章用了很多的「善」,善不僅是善良,也是指完整、循環不已、剛剛好。「轍跡」,原指古代馬車走過的軌跡,依此可以看出駕車者的想法。一如氣機導引的動作外形,可以看出自己的想法。很多人以為記住動作,其實記住的只是表達自己樣子的方式,並沒有到達那裡!所謂「那裡」,就是前面所提到的「善」,在「修」、「行」兩個字的字義上,那個剛剛好的地方。剛剛好就是不再有負擔。假如還會在意動作好壞,那就是沒有剛剛好。如果記住的是樣子的表達方式,那叫知識。這樣只是多了一個制約框架,即便動作再熟練,也是枉然。「河車」就是任督二脈氣血循環的作用。無痕、無跡,無形,無相,是河車自運的氣血循行。假如有痕跡、有外形,那麼就是以既定想法運氣而成的河車搬運,不是自在的氣血循環,而是有為的做法,就會有樣子。樣子越多,用心越多。無心,方能「善行」。做就對了!

 

「善言無瑕讁」,道、天、地、大自然一直向萬物表達,但是用耳朵是聽不見的!人也有語言,但人的語言不可靠。所以老子説信是最基本的底限,人的底限就是言善信。天的語言是希言,人要向天地學話,就需要守住本體的虛空。人如何向天地學話?谷神不死是謂玄牝,玄牝之門是謂天地根,綿綿若存。所以一個人真正的語言是氣!莊子也說過:「勿聽之以耳而聽之以心,勿聽之以心而聽之以氣。」語言最後是用氣來聽,用虛空來聽的。

 

「善數不用籌策」,怎樣才是善數者?怎樣才算是真正會思考的人?就是無思無想。真意往來無間斷,知而不守是功夫。讓真意存在就好,意就是感覺。只要感覺自身的感覺,感覺到那裡,意就到那裡。即:以意導氣,以氣運身。練到最後掌握自己的感覺,真意自然而生。意就是善數者。善數者,是整體運行而大腦放空的狀態。
 

「善閉無關楗而不可開」,善閉是指六根的管理,安守著眼耳鼻舌身內在化的過程,亦即收視反聽。善於練氣凝神的人,外在表現如常人,但內部充滿各種變化的可能性。

 

「善結無繩約而不可解」,一個善於專注在內在感知的人,不須外在教條規範他的起心動念,因為他自有底線。善結,善於練氣結丹的人,元神與氣緊密凝融,這樣命自然歸性,毋須勉強合一。

 

「是以聖人常善救人,故無棄人;常善救物,故無棄物。是謂襲明」,能善行、善言、善數、善閉、善結之人,叫做聖人。聖人如何處世待人?「天地不仁,以萬物為芻狗。聖人不仁,以百姓為芻狗」。不仁就是他善救人的做法。所以人沒有好壞之分。救人不是拯救他人,而是善待、成全的態度。身心靈和諧一致的人,與人相處沒有區別,也不會放棄任何人。他對待萬物也是一樣,萬物有其時位,只要擺對位置,都是資源。所以沒有什麼東西是無用的。

 

以練功來說,過程會先經歷痠痛,再慢慢強壯。如果太著意身體而期待它更好,又不斷地在身體下功夫,追求更大的突破,最後變成泰山又如何?身體是有極限的,努力練身體,最終救得了它嗎?痠疼病痛是身體的自然發生,想要用侷限的大腦理性去克服,無異是緣木求魚。所以一個善練功的人,懂得在練功的具體經驗中,體會並超越身體的邏輯,這就是襲明,承襲道的本性,本性自清明。

 

「善人者,不善人之師,不善人者,善人之資。不貴其師,不愛其資,雖智大迷,是謂要妙。」所以善人者可以做為不善人的榜樣;看到他人的缺點,可作借鏡反省自己。不貴其師,不愛其資。沒有對方的錯,也比較不出我的對。能夠換位思考,涵容對方的立場,成為一個整體,這才符合自然法則。假如看不到自己的缺失,就找不到方向改變。不好,就引以為戒,它是邁向好的循環之指引。沒有好壞之別,因為是一體的。若能了解善與不善、棄與不棄的關係,就能領會道的精微奧妙。

 

練功,最終也是融入整體的過程。先專注意守一個點,練習體會每一塊肌肉骨骼之間的關聯,須讓氣機到達四肢百骸。持續專注之後,要把專注放掉,最後到達無處不丹田。亦即一切都是透空的狀態。一切透空後,身體的所有病痛,自然沒有附著的地方;感覺到痛,是因為沒有完全透空,就跟它對上了。那個痛,就是不善之人。所以練功要練到全然的透空,是何等不容易!老子的這種功夫,是很深沉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