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圖靈集 】   

靜做

 

​阿充

   

楓樹

圖片來源/ Wix

氣機導引提倡的是「靜做」而不是「靜坐」。我們不是反對「靜坐」, 而是與其「靜坐」不如「靜做」。「靜坐」是藉由減少六根的參與來進入禪定的狀態,而「靜做」又叫「動禪」,是在六根全員參與情況下,尤其是身根,來達到禪定的狀態。不是只有練功才叫做「靜做」,只要能靜著做、做著靜都是「靜做」,所以醒著的時候都可以「靜做」。練功時的「靜做」和生活中的「靜做」本質上並沒有什麼不同,只不過練功是一個變數較少的平台,而生活是一個時時面對無常的平台,「靜做」的目的是要在平台上看到自己的弱點,面對自己的恐懼,朝維度的超越邁進。

 

「靜」是降低六根的干擾

 

「靜坐」是藉由對環境的控制,來減少六根的干擾;「靜做」是透過自我的訓練,來降低六根的干擾。「靜坐」就好比在清淨的山中修行,而「靜做」則像是在紅塵中修行,環境的控制並不是究竟,修自己的本心才是。 如同我們之前談過的生活線和生命線的概念, 真正的富有並不是擁有大量的金錢,而是不為金錢的匱乏所恐懼; 真正的「靜」並不是擁有一個安靜的環境, 而是擁有一顆不被六根干擾的本心。「靜」了就知道該做什麼,「做」了才知道自己到底靜不靜,「不靜」了才知道如何修正本心。 過程中看到的善惡、對錯都無關緊要, 真正的輸贏是有沒有順了你的本心。

 

「身根」要參與

人活著就是要動, 身心靈並不是獨立的個體, 而是會隨時協調運作的, 如果少了身體的參與, 情緒就像水庫的水無處洩流, 會潰堤的。 練功的第一階段要將動作融入自己, 第二階段要將自己融入動作, 最後要與自然合而為一。 身體的訓練就是空間的訓練, 不只是為了身體的健康, 同時也是維度的訓練, 朝天人合一的目標邁進。 身體的每個細胞都帶有訊息,帶有密碼,在「做」的過程中, 我們要溫柔地對待全身每個細胞, 提供每個細胞最自然的工作環境, 唯有「靜」下來, 我們才能觀察、調整, 然後給細胞一個最好的工作環境。 我們通常習慣於粗暴地對待自己,比起外在的榮辱, 身體從來不是我們最關心的,所以身體的細胞常常處在驚嚇、恐懼、沒有自信的狀態下, 唯有透過靜靜地做,給細胞一個自在的環境, 才能讓細胞愉悅地工作。

 

「做」才能看見別人看見自己

「做」才能創造經歷,有經歷才有超越的可能。 別人就像自己的一面鏡子, 當我們看到別人的悲苦其實就是看到自己的悲苦, 但是我們往往不願意承擔別人的悲苦, 輕易地就替為別人下注解,所以也就錯失面對自己悲苦的機會。 悲苦之所以產生是因為恐懼,「做」才有機會面對自己的恐懼, 不管是做動作還是做人的過程中, 常常會不自在, 會勾起你的各種情緒,這都沒關係,要珍惜, 因為唯有透過「做」, 才能看清楚自己的恐懼, 才能去修正你的本心,才能超越你的人生。「做」得聰明地做,不能只是做苦工,要讓恐懼現形,所以氣機導引的訓練就很重要,如果具有「觀身」、「觀心」、「觀想」的能力,就會知道身體怎麼了?心裡怎麼了?腦袋怎麼了?是什麼樣的起心動念造成你的恐懼?那顆本心出了什麼問題?這就是一種覺悟的訓練。

 

你所經歷的一切,都是你的福報,如果你選擇唉聲嘆氣,那就是你的業障。今天你會哭、你會笑都是理所當然的,因為都是那顆本心的投影,但是我們可以選擇,選擇什麼樣的本心。不需要為你的笑感到高興,也不需要為你的生氣感到罪惡,你只是順著你的心而已,修行不要搞錯方向,不要怪地上的影子不好看,源頭是被投影的物體本身,就是那顆本心。那顆心要怎麼修?只有在一次又一次對自己的觀察中,一次又一次對自己的溫柔對待中,一次又一次對自己身體的空間開發中,一次又一次對別人的同理中,一次又一次對別人的慈悲中,才能培養出高能量不偏不倚的心,展現出從容不迫無所畏懼的態度。

 

修行不是宗教、不是信仰,是實實在在生活中的行動。「靜做」就是修行,冷靜下來看看自己怎麼了,看看自己在害怕什麼,看看是怎樣的一顆心才會害怕,這顆心該怎麼修?修行不是強迫自己不要生氣,不是強迫自己要做善事,不是強迫自己要當個社會公認的模範生,修行是自己的事,是要讓自己的每個細胞無所恐懼,是要能接受一切的善惡,直到最後看不到善惡。氣機導引的「無極」,是一套動作,也是一種境界,在動作中趨近那個境界,熟悉那個境界,自然而然就將生活帶入那個境界。這不是唯一的法門,卻是近在我們眼前的法門,只要老老實實地「靜做」, 溫柔地對待身體每一個細胞, 細胞安定了, 心裡就平靜了, 思緒就不會紛飛了, 心經裡那個無罣礙、無恐怖,遠離顛倒夢想的世界就在眼前,這應該是人生最值得期待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