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體證道德經 】   

無極就是回到本來面目:樸

 

文稿彙整/賴鈺晶

   

山地景觀

圖片來源/ Wix

〈第二十八章〉

知其雄,守其雌,為天下谿。
為天下谿,常德不離,復歸於嬰兒。
知其白,守其黑,為天下式。
為天下式,常德不忒,復歸於無極。
知其榮,守其辱,為天下谷。
為天下谷,常德乃足,復歸於樸。
樸散則為器,聖人用之,則為官長。
故大制不割。

知守同在,不分雄雌,不分白黑,不分榮辱,即是無極
 

「知其雄,守其雌,為天下谿。」在練功時,看得到摸得到的肉體骨骼、外形,用力的剛猛的稱為雄;看不到摸不著的內氣,柔弱的放鬆地叫做雌。練功的重點在練柔,不在練剛;不在練肌肉,而在練內氣。雌雄都是價值,取捨由人,但要守的是存乎內在的一種價值。以練功來說,不斷地內化,守在內部的精神,靜心感受。能善用剛猛的力量,但心態要放在緩慢柔和,守柔守順,不爭,能退能讓,成為天下最沉默的存在,如山間小溪靜靜流淌。「谿」就是隱藏,也是深度。人要有一種幽微深遠的隱藏。藏鋒,就是把鋒芒收斂起來。「為天下谿,常德不離,復歸於嬰兒。」「谿」就是把自己藏起來的地方,猶如刀鞘,刀鞘是為了藏鋒。要能藏才能守其雌,能藏得了自己叫做「常德」——就是道的樣子。雌的內在,有一個法則在形成、發展,把鋒芒藏在內部就是「谿」。如此就不離道體的樣子,漸漸地就能專氣致柔,返歸於嬰兒的狀態,最後像嬰兒一樣無知無欲的本性就會出現,是自性、初始、先天的存在。
 

「知其白,守其黑,為天下式。」白是元氣的顏色,男精為白,是腎臟所生。腎主黑,故精藏於腎,元氣不足從練腎氣開始。知白守黑固腎氣,所以要存精,練精化氣,守住腎氣讓身體溫暖。「式」是模範、典範、法則,對練功者而言這是必然的。知道光鮮、有道理、對的,但守在黯淡、混濁、錯的、逆言的法則裡。「為天下式,常德不忒,復歸於無極。」練功就是意守丹田,不離不偏,隨時處在同時包容對錯、真假的狀態。猶如太極圖的陰陽動態平衡,穩定而無所偏差。到最後,陰陽和合,道生一,一就是心,道生心叫道心。一生二就是陰陽,二生三就如受精卵,三生萬物。把人心拿掉,陰陽乃足,復歸於無極,進入空無而又生生不息的狀態。所以無極就是陰陽飽和,不分陰陽,不分對錯,故抱一為天下式。無極內息導引就是陰陽和合,含融一切,混沌不分。

    

「知其榮,守其辱,為天下谷。」隨時知道自己還有所不足、有所虧損,還得繼續不斷地修、學。大成若缺。知道如何可以得到讚美,有面子、尊嚴,卻不追求,有能力承受他人的唾棄、污辱,處在最卑微、恥辱的所在。因為「谷」是虛,但谷神不死,能處眾人之所惡,是緣於虛心、空心,有一股巨大的力量存在生命之中,毋須以具象繁華證明自己的存在。所謂「上善若水,水利萬物而不爭,處眾人之所惡,故幾於道。」即便承受奇辱大辱,卻能破天下之至剛。天下之至柔可以馳騁天下之至堅。水具有滴水穿石的勇猛功夫,川流不息的強大能力,何以往最苦、最髒、最低的地方去?因為水的性格如此,深入苦難,處在辱,不在榮的位置,高明的修行人就要進入這種無微不至的存在,當煩惱、痛苦出現時,神識也立即發生作用力。所以谷神不死是謂玄牝,玄牝之門是謂天地根,綿綿若存用之不勤。「為天下谷,常德乃足,復歸於樸。」如果能夠處在這裡,道的德行就俱足了,完全在道的樣子中。復歸於樸,樸就是道的樣子。

 

常德不離,常德不忒,常德乃足,即成道的樣子:樸
 

練功的人俱足三個常德,成為道的樣子,第一不離開(常德不離) 要能做到「為天下谿」;第二不偏失(常德不忒) 要能做到「為天下式」;第三永遠滿足(常德乃足) 要能做到「為天下谷」。所以三個常德就是身心靈:不離開你的身體,不偏失你的心,上丹田永遠滿足的谷神不死。不離、不偏、滿足,然後就能復歸於「樸」,「樸」是一種天下萬物共同的樣子。

「復歸於樸」就回到萬物本來的面目,謂之性,復歸於道的原性,道的原質,萬物的原質,原始生命的動能狀態。道存在人的初生、人的本性,超越陰陽形成「樸」。從嬰兒到無極,就是沒有區別,太極還有陰陽、人與萬物的分別,無極就沒有分別,回到萬物的原質,就是萬物的波動。
 

練功就是要學習波動的觀察,最後體察萬物的波動。看到波動不僅在任督兩脈,而是奇經八脈全部都通,螺旋動作已經在動帶脈。無極的功夫超越陰陽,不再練陰陽,不再練上下前後左右,六合同時存在。最後到達深不可測的谷神狀態,回歸到萬物的本質。在物理學中,波動是萬物存在的狀態,萬物都是由波動開始的,最小的原子、電子都是以粒子的方式存在。粒子本身就是波包,其存在就是波動,無極已經到了波動,是萬物的原質,就是「樸」。


谿、谷、樸,虛空有大用
 

波動一產生就形成萬物的氣。波動的產生就是「樸散則為器」,波動一出就成為器。「散」就是練功時氣的作用,元氣開始作用,就成為器。「樸」就是黑,就是腎臟,腎氣一作用就形成精子,形塑為生殖器,故腎氣等於內分泌,所以練氣就是練內分泌。「聖人用之」,練功的人能夠用「樸」結精制欲;「則為官長」不管在什麼地方都能成龍成鳳。「官長」是一種程度、維度,返歸於「樸」的狀態,自然就能處在較高的維度,看得清楚、想得明白,處事圓融無礙。
 

「故大制不割。」「大制」就是道,制就是德,道跟德是不能分開的。內在的想法必須有做法才能成為真正的道體。道體無所不在,所以道是不能分開的,道在對裡,道也在錯裡,道沒有對錯,你把它切開,裡面還是有它。
 

練功時,要能「谿」、「谷」、「樸」而成為道的全然,最後才能化生萬物,有生生不息的創造力。「樸散則為器」,「器」就是萬物,在人體叫做元精、幹細胞。幹細胞分裂之後生成四肢百骸、器官。「樸」在人體中就是全能幹細胞,可以化生所有的器官,此為身體中的道。

 

總而言之,在做動作時「知其榮、守其辱」是動作要領,不要讓自己處在「榮、白、雄」,那是揣而銳之不可長保,飄風不終朝,驟雨不終日。「守其辱」就是守在空、最內在的地方,守在最微弱、最脆弱的地方,那是練功內化、低調、安靜、守虛、獨處的狀態。練功要練的是元精的內息,而不是呼吸的外息,身體要不斷的往內化走,走到很深的地方叫做「谷」,到達很深的空間裡叫做「谿」。凝神、虛沖,谷神不死,道沖用之或不盈,谷神就是道所處的地方,內心很深很寬闊的地方,處在那個地方像一顆無為而無所不為的「樸」,「樸」就是原木,只有原木才有可能製作各種器具。守住那樣的狀態,讓無限內化的原性、自性朗然存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