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 練功筆記・之一 】   

手揮無極刀,試解親情困(完結篇)

   

游夙君

在沙灘上的腳踏

圖片來源/ Wix

共時性:自然與心靈合一的宇宙

端午,往年三寶會跟友人一起划龍舟。雖是老弱婦孺,同舟共濟下,曾與體育好手隊伍並駕齊驅,划出前三名次。疫情,龍舟賽不再,仍應景吃粽子。一樣是娘親備料,今年粽子少了父親巧手包製的味道。全員到齊討論照顧分配,老人家屬意嫂子照顧,如同過往爺爺奶奶三代同堂的大家庭照顧模式,然時代變遷,如此價值已不復在而破局。眾人意見分歧,沒有結論。那夜三寶輾轉反側。隔天依舊不安,至廢墟花園拔草,連根拔除夏日繁盛的草,拔出平靜,但很快又惱煩,拔到無草可拔,走回庭院,忽見種了十年的成排虎尾蘭花開,如同被打一棒,念頭散。午間小憩,念頭再起,自問到底怎麼回事?呼吸吐納間,知悉害怕失去親人的恐懼,而其他家人因著生活經驗、資源條件等不同的差異,也都旋入各自的恐懼中。看見彼此的恐懼,因此放掉對照顧分配的期待。此時,開放空間的倉庫傳來家人發現貓吃掉老鼠,有殘餘鼠屍的聲音。鄉野的貓不如都市寵物貓有飼料可吃,得捕獵地上物以為生存之道。動物間的捕獵,上演有生必有死的自然法則。共時性的發生,三寶心定。又後來,天空烏雲密布,下起傾盆大雨,雨後天晴,遠邊掛著一道彩虹,小狐狸與三寶共賞這一幕,依稀感覺依病痛而經過一番洗禮後,會有新的可能性,心更加篤定。

 

傍晚,於客廳繼續未盡事宜的討論,硝煙味四起,已放下期待的三寶安靜坐在一旁聆聽。此時,小狐狸跑到身旁,面露笑容卻欲言又止,說著要玩遊戲,並示意依隨她走到遊戲室,拿了把木槍,對準三寶喊著:「蹦蹦,蹦——,蹦蹦......。」見三寶明瞭眼前的衝突就只是一場遊戲,小狐狸自個兒玩耍去了。三寶回到客廳聆聽與理解各方處境,重申主張但不帶期待,也就是「沒有非得要怎樣」的心態。最後,依三寶的主張,塵埃落定。

 

雖然經歷了共時性,之後往返老家的過程,仍難免對老人家的復健有所期待,又太過站在老人家的立場,而隱微地與兄、嫂們對立。不久,出現老人家頭部嚴重瘀青臉腫的夢境;隔天轉乘途中明明緩速過馬路,對向來的Ubike也慢速前行,怎知身體就是不聽使喚,撞上了;幾天之後,騎車撞上從小巷穿出的摩托車,猶如動畫每秒2影格般跳車雙腳落地,路人的驚呼聲成了背景,時間像是靜止般,騎士下車並上前探問,幸好毫髮無傷。騎士的探問,讓三寶在那當下明白自己面對家人的態度偏離中道。夢及兩次擦撞是不斷在提醒:三寶得站回、站穩身為老么的位置。

 

面對,並且開始新的事物。

回歸自己的中心,放下好轉復原的期待,最終就是面對死亡的恐懼,隱約感覺到病痛像是家族裡已逝未安息的「什麼」。每每在按摩前,禮敬病痛的存在,深深鞠躬致意,不抱持消除病痛的「復原」心態,而僅止於紓緩身心的「復元」,恢復元氣,從頭開始。

 

一次又一次的按摩,在老人家的娓娓道來中,看見眼前這個病後經常為難家人的老人家身上,過往堆疊了種種難為的處境,幫生意失敗的弟弟還債、極度壓抑來維持一家的穩定......,一如當年因戰事與生父離散而輾轉落戶游氏先祖聚落的老爺爺之處境,同時知道「游皮張骨」的由來。也看見因著病痛,三寶們與老人家的相處模式重現老奶奶中風時的家人互動關係,如同英國生物學家魯柏特・謝德瑞克博士(Rupert Sheldrake)的形態生成場(morphogenetic field)之形態共振觀點。老爺爺當年因照顧分配事宜與叔叔關係斷裂的未解情緒結,得以重新敘說,差異並陳,不再以道德論斷對錯。就這樣從按摩延展出敘說的平台,淚水、沉默、平靜交替著.....。層層結構的擠壓、扭結而成的緊繃,得以在此過程疏鬆、還原。

 

往復陪伴的過程中,偶然遇一安寧病房尼師教授以缽安頓身心的手法,三寶拿自己做了實驗,契合己心,也把缽背回家。一家老小通通來上一回,原本距離遠的二寶也給敲,還悄悄地播放〈You Raise Me Up〉送給三寶,一寶得知,也感驚奇!是八月底的週末傍晚,這回全家人望見天空中的一道彩虹,彷彿事物回歸了自己所屬的位置,關係顯得和諧有序。

 

病痛轉身變臉,成了恩典。

 

後記:原始的發生,化成文字,已經過大腦意識的揀擇,所以沒什麼代表性。那為什麼還要寫?剛好會館給了一個機會,就嘗試表達曾為一個陪病者的歷程,若能因文章起上一點共鳴,是美好;假如沒有,就這樣。

​歡迎分享您的心得感想

感謝您的分享!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