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 歲末專欄・之一 】   

我是蜂婆子

 

傅金匙

cea08ac3f1ab0deb5eb713bfc06992de1_4818581526932003006_221201_0090.jpg

圖片來源/ 闕建珍

每次上雪山坑,就是自然的去、快樂的回,從來沒有什麼念想。如果說膽子可以藉由環境磨練而變大,那麼雪山坑就是最好的試煉場。

 

光著腳丫子站在會所前草地站樁,拿下累贅的眼鏡,閉上雙眼享受著和煦陽光。「嗡嗡嗡…」的振翅聲,小不點兒忽然停在右眼皮上遊走,開始用口器沿著上眼皮、下眼皮輕囓,咬著、咬著,時而輕、時而重。接下來的動禪和練功,小不點兒如影隨形地飛在身旁。害怕嗎?沒有;它我之間,並無分別。以為沒人知曉,怎知坐在簷廊下專心看書的老師,在大夥兒練完無極後說:「剛剛那隻蜜蜂,讓校長忘記無極的動作接下去要怎麼做,她呀~就是個蜂婆子!」呵呵,我成了瘋婆子。

 

下午茶席時間更瘋狂了,和張老師、式冰師姐坐在同一桌喝茶,最誇張時,同時有四隻蜜蜂停在我的臉上、頭上,甚至想要鑽進我的耳朵裡!同學問我擦什麼保養品,讓蜜蜂如此愛我。

 

這次特殊的體驗,或許是無恐懼、無對抗的心,讓它們沒有感覺被威脅,所以彼此能和平共處。我深深體會:每個人所散發的訊息,物種皆能感受得到。

 

天地有情、萬物有靈。老祖宗們在大自然裡奔放生活幾百萬年,我們與大自然原是一體,放下恐懼、憎厭,人人都可以成為蟻婆子、鳥婆子…。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