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 編輯小語    

 覺性與識性的對決


 ​編輯部

海與船的風景

圖片來源/ wix

中研院院士、史學家許倬雲在接受媒體專訪時說:「現在全球性的問題是,人找不到目的,找不到人活著的意義。」

 

這幾天北投高中生霸凌老師的影片四處瘋傳,關於「教育失敗」的種種感慨,又在各種社交媒體上此起彼落。

 

其實,說來說去,不管是教育還是社會、經濟、政治、文化⋯⋯,病灶都在「人找不到意義」。於是,就如盲人騎瞎馬,半夜臨深池,看似繁華鼎盛的世界,隨時可能土崩瓦解、灰飛煙滅。

 

然而,意義,不又是一個可以讓人鍥而不捨、忘勞忘死的目標、想望、價值感的追求?

 

多年前,筆者曾致力推動所謂的「經典教育」,主要目的,就是從小學教育開始,以「覺性」的啟發,駕馭「識性」的發展。用貫通各學科領域的自編教材實驗過小學六個年級的王修亮老師說:「每個孩子都帶得起來!」因為,「識性」教育的目的是把人當工具,而「覺性」教育,是引導人時時自問「我是誰」、「我怎麼了」?

 

當每個人都能時時自問「我是誰」、「我怎麼了」?意義,自然浮現,並且,本自俱足的「自性」會引領著我們,以「覺性」為燈,一步一步往下深探。同時,一旦覺性展開,物質世界「用」的需求,也會與時俱進、左右逢源。

 

張老師最近揭示的「氣機導引學習系統」(道的周天循環),其實就是覺性與識性的對決。這是人類社會發展到今天必然要面對的抉擇。多年來,我們用自己的身體,一起走在一個大時代的關鍵隘口上,大山大水在前,幸哉!幸哉!

bottom of page